作者:Ming-Chung Ho

2017-08-04 17:24:31

走火

在軍中,槍,永遠是不能輕鬆以待的一項物品。

「槍口嚴禁對人」、「槍隻嚴禁強拆硬卸」、「不准讓人踏入槍陣」……等有關於槍隻的規定,永遠是多到數也數不清。更甚者,還會有人告誡「站槍哨之前,千萬不能去剪手指甲」這種古怪的規定。

無論這些命令與規定是上頭的長官還是學長所傳下來,只要面對槍隻,就絕對是不能開玩笑的。尤其是在新訓單位中,打靶時的嚴肅氛圍到現在是怎麼也忘不掉。

——只不過,因為開玩笑而所導致的問題,卻依然存在…

◆            ◆

就算到了現在,我依然無法忘記那人生中最為緩慢的瞬間——那個晚上,是我與同梯弟兄小林第一次站到深夜的槍哨。

洞二洞洞站到洞四洞洞,一般而言,這種時間還站槍哨可說是相當累人的。只是,因為我跟小林都是第一次、再加上還是同梯好友,這個槍哨站起來別說疲累了,甚至還有點興奮。

半夜的大門根本不會有任何車輛出入,這樣的原因,也讓我跟小林有更多時間聊天。甚至於位處我們之間、站哨長位置的學長,也跟著加入話題、一同聊個暢快。

「嘿!你們兩個先看一下,我上個廁所先!」

「學長,你明明是想偷抽菸吼?」

「哈!就算是也輪不到你們來唸我啦!」

「我要打一九八五,說學長都把哨丟給學弟站,自己則跑去抽菸!」

「小林,你這個菜鳥真敢這樣啊?」

在彼此的一陣嘻笑打鬧之後,學長就獨自一人離開了,只留下我跟小林站在大門兩邊、看著眼前空空如也的馬路。

不知道是不是學長突然離開的關係,原本熱切的話題頓時冷了下來。我和小林沒有半點交談,只是一同望向馬路、並不時看了看彼此挾槍站哨的蠢樣。而且也真是太無聊的關係、以及沒有學長在旁看著,我和小林的膽子都不約而同大了起來。

「喂,你看!」小林率先對我這樣說道,並順手將手中的步槍給頂到了頭上。

瞧他那副拙樣,我很快便笑了出來,並且跟著耍起了寶——為了能與之抗衡,我將步槍用下巴給頂了起來!

「哈!超蠢的啦你!」

話雖然這樣說,但我卻也用了一個更加不雅的姿勢加以回敬。我們兩人就這樣,頂著「國軍」二字的名號、在緊臨馬路邊的大門前不斷搞笑。要不是現在這個時段沒有半點人車,不然不用幾分鐘就全在馬路上曝光了吧?新聞標題一會是如此打著:「這就是現在的國軍!」

——但,卻也因為遲遲沒有人出來喝斥,我們更開始大膽的玩了起來。

「喂,你有看過藍波嗎?」一邊說著這樣的話、小林一模仿起電影中那豪邁的舉槍姿勢,嘴中更學著機槍的聲音大聲嘟嚷。

當然,我也決不會就這樣讓小林出盡風頭。一句:「你還是看看我駭客任務帥氣的動作吧!」我便單手高舉著步槍、同時對著小林高聲大喊——

——碰!

是我喊太過於大聲?還是真有那麼一回事?震耳欲聾的一聲槍響,劃破了我與小林之間的嘻笑打鬧。而就在我的面前,小林他輕晃了幾下,整個人便隨知從哨台上摔了下來。還是臉部向前的重重一摔!

一開始,我還以為小林只不過是在跟我開玩笑而以。但看他整個人栽下去後便不再有所動作,我整個人可說是完全傻在原地。

接著,後面所發生的事情,全是一團混亂。

學長回來了,後頭跟著留守的副連長以及幾名班長。他們拿走了我手中的槍、並立刻將我拉下哨台。而在另一邊,副連長偕同幾名班長蹲在小林身旁,不知道在檢查些什麼。因為槍響的關係,我的雙耳是一陣陣低沉的朦朧,但從他們大張的嘴巴、驚慌的神情,我總覺得有什麼不妙的事情正在發生……可是,到底是什麼事情?

隔天一早,小林便從部隊中失去了蹤影。

「他是心肌梗塞!」

面對我的詢問,班長就像事先預演好了一般、對我說出這種答案。不過就我的記憶中,小林的基本資料表上並沒有任何痼疾。可是,若非如此,那小林倒下的真正原因到底是什麼?

站夜哨時所用的槍隻,彈匣中的前兩發一定是空包彈,這是不容出錯的規定。且在當時,我的步槍保險是關著的,理應不會有擊發的情況發生才對。

可是,當時小林倒在我的面前,那是鐵一般的事實。

現在,我不再被安排到槍哨的位置,這亦是事實之一。
我當時到底引發了什麼?而小林的身上又發生了什麼?直到現在回想起來,我仍舊是一頭霧水。

——那把槍,怎麼可能會走火?

編輯記錄

調整句子間距。(Oreo 8/10)

留言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