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Ming-Chung Ho

2017-08-04 17:38:40

喂,記得關燈!

時間對於剛入伍的菜鳥來說,總是不夠的。

每天早在起床號與班長的諭令之前,菜鳥就得跟時間不斷的相互競速。無論是把棉被折成一塊豆腐、穿好自己的迷彩服、全副武裝、甚至於抱著鋼盆前去洗澡,你都會覺得班長所給予的時間永遠都不夠用。

而且,一個人遲到,便等同於整個連都不準時,事後被班長剝奪了福利或是休息時間,這都是無法抱怨的。只不過,在這種不想成為他人累贅的著急心態下,很容易因此忽略了一些極為重要的小事。

——例如關燈。

◆            ◆

「當兵用不著花上半毛錢,但卻是花著整個國家納稅人的錢!也就是你們父母的錢!」還記得剛入伍時,班長像這樣訓誡我們這群菜鳥並不只是一次而已。無獨有偶,這全都是大家趕時間所釀成的失誤。

忘記關燈、忘記關上水龍頭……諸如此類的小缺失,平常我們都會覺得這沒什麼。但在營中,當此一舉動攸關著每一名納稅人所繳的稅金時,看待的眼光也就跟著不一樣了。因為只要身為士兵的我們有一絲一毫的浪費,那就是在浪費國家的資源。再怎麼說,營區中的任何水電費用,全都是國家納稅人所繳與的血汗錢。

然而即使如此,在這樣匆匆忙忙的生活之中,總是有人忘記關上電燈、忘記關上水龍頭。想當然爾,這些事情是不可能抓到兇手的,就算那人明知道自己是最後一名使用者,也依舊沒有膽量承認——因為,沒有人想成為被人責怪的傢伙。

只不過,在軍中以「團結」二字為由,一個人的錯,就是整個連隊的錯。當大家一起被處以全副武裝罰站幾次之後,對於這樣的缺失便開始戰戰兢兢。

「喂,記得關燈!」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這句話成了離開大寢前人人都會說上一遍的口頭禪。而這,也確實是真的有用。

可是,這種順利的情況沒有持續幾天,又開始有某個天兵忘記關燈的情形。

「喂!到底是誰又忘記關燈啊?」

那是在準備吃晚餐之前。於連集合場中排隊且發著餐盤的我們,只能對樓上寢室中尚未完全關好的燈光咒罵道。大家我看看你、你看看我,就是沒有人願意再度衝回三樓、關上大該死的大燈。

「你們在這邊看著燈是會自己關起來嗎?」望著我們,班長一副事不關己的隨口說道……但,這也確實不關他的事,因為要為這燈沒關好負責的人並不是他,而是我們這群菜鳥。

在沒有任何人願意挺身而出的情況下,我只能大嘆一口氣,隨即將餐盤交給了一旁的弟兄。

「報告班長,請讓我上去關掉大寢的燈!」

「給你三十秒。」

班長話音剛落,我立刻拔腿狂奔!

穿過中廊、跑上樓梯,在這奔跑的過程中,我緊張到幾乎是沒了呼吸。直到我一口氣跑到了三樓頂端,這才大大的吸了一口氣!

踩著踉蹌的步伐,我走進寢室裡頭……沒有想到,先前的我完全會錯意了。不是有人又忘記關燈,而是還有人沒有下樓!

是在拿什麼東西嗎?就在前方,那人開著內務櫃不知道在翻找什麼東西。老實說,進來沒有幾天,我實在是記不清每一個人的名字,更別說每一個內務櫃前到底睡著什麼樣的傢伙了。衝著那名拖時間的天兵,我劈頭就是大聲一罵:

「喂!你在搞什麼?大家都在下面等你一個耶!」

對方沒有馬上回答,但經我這麼一罵,他似乎開始慌張了起來。過沒多久,才畏畏縮縮的回了我一句:「對不起,我馬上就好……」

「下來的時候記得關燈!一定要關喔!還有動作快一點!」我沒好氣的丟了一句,而那傢伙也只是默默的點了點頭。真是,就是有這樣的人在拖時間,才會惹得全連都要跟著受罰!

我無奈的搖搖頭,只能先行走出寢室。哪知道才剛走了出來,底下的班長馬上就吼了上來:

「喂!你是雞嗎?雞走三步就會忘記事情,你爬三樓上去就會忘記關燈嗎!」

「報……報告班長!寢室裡面還有人!」

「啊?剛剛可是全員到齊,上面怎麼可能還有人啊!」

……咦?

班長說得沒有錯,方才點完名時,每個班都是全員到齊,要是現在有缺人,那缺少的人也只有可能是我才對啊?那裡面的人又是……

——啪。

正當我回過頭要走回寢室時,裡頭的燈光忽然熄滅了。只不過,無論我怎麼等,兩邊的門都沒有半個人走出來……那麼,我剛剛看到的人又是誰?

「關完燈還不快點下來!」

在班長的怒聲催促下,我只能快步走下樓梯。然而在這短短的時間中,同樣的問題卻在心裡直打轉。我剛才到底碰上了誰?為什麼後面沒有人出來?為什麼燈又會自己熄滅?抱這份疑惑與幾分恐懼,我便這麼進了隊伍、上餐廳。

直到現在,我依然沒有跟任何人提起這件事。因為在那之後,我回寢室時曾瞞著其他人去偷偷驗證了一次。但奇怪的是,我卻找不到任何東西。

沒錯,任何東西!內務櫃一側是完全空的,名牌上更看不到任何名字。問了其他人,只知道從入伍開始,這個床位就是一直空到現在……

……那,我到底碰上了什麼?

編輯記錄

調整句子間距。(Oreo 8/10)

留言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