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Ming-Chung Ho

2017-08-04 17:41:42

裡面有人嗎?

無論在哪個新訓單位,幾乎都會聽到這樣的一個故事:

在夜間空無一人的廁所中,為了節省電資源,班長總是會在關燈之前、朝裡頭問一句「裡面有人嗎?」

以常理而言,廁所裡頭是不會有任何回答的。但就在有的時候,班長卻會聽見一聲「有!」的答覆。

那聲音怎麼聽不像其他幹部,只能猜測又是一名正在蹲廁所的新兵。但為了做確認而逐一打開廁所門時,所有門都打開了,卻不見任何人影。碰上此一情況的班長,往往都是快步回到門口、關燈離去。

——但,有的時候,卻也不是如此順利。

◆            ◆

「床上躺平就別再出聲了!不然要你待會兒站著看班長睡覺到天亮!」

在我衝著寢室罵了這麼一句之後,房間中的躁動這才漸漸平息了下來。雖然偶而還是會聽見新兵不安翻動著的聲音,但這還是遠比剛上床前的吵雜還要好上許多。確定所有人都攤開棉被之後,我這才走出了大寢。

走廊上是一片漆黑,但眼尖的我卻發現廁所燈還亮著。新兵就是如此,對於生活上的細節總是粗心大意。我不耐煩的唸了幾句,便立刻走進了廁所。

浴室裡頭燈光明亮、地面則是濕濘且帶有幾枚黑色鞋印……廁所檢診的人在做什麼?這麼髒,明早不被我幹飛才怪!我又唸了幾句,並照慣例順口問了一句:「裡面有人嗎?」

「有……」

聲音相當微弱,就像是在害怕什麼似的發著抖。我往前一瞧,忽然發覺原來在最後一間廁所中,竟然還有人在裡頭。

對方露出半個身體以及半截拖把柄在打開的門外……是還在打掃嗎?剛才都已經床定結束,現在卻還在這裡打掃?像什麼話啊!挾著這股怒氣,我立刻脫口大罵:

「都什麼時候了還在掃!」

「報……報告班長!我是廁所檢診人員……」

「什麼廁所檢診人員!都已經說打掃做收尾了,你還在這邊幹嘛?一個口令一個動作,你現在是想頂撞上級嗎?啊!」

  「報告班長……可是,班長說……說沒打掃好,就不准離開……」

被這麼回答,我可真是越來越火大了。而且從頭到尾,那傢伙回話都不曾看過我一眼,只是自顧自的繼續掃地。我大步走向前,一把就把廁所門猛然一甩、怒聲罵道:

「哪一個班長說的?還有,又是誰教你跟班長說話不用看著對方的啊!」

大概是被我的動作給嚇到了,對方馬上停止動作並呈現立正姿勢。只不過,就在下一秒,反而是換我被眼前所見給大大的嚇了一跳。

就在眼前,整間廁所滿佈著紅黑色的髒污,地板上更流滿了一地黏膩的深紅……現在是該思考該怎樣使用才能讓廁所髒成這樣?亦或者是想想這些東西從何而來?我的思緒一片混亂,身體本能更促使我倒退了幾步。

就在我看到那名打掃的新兵時,方才的怒氣消失殆盡、完全被恐懼取而代之。

「……報告班長,是……班長……說的……」

不知道是我的聽覺出了問題、還是那名新兵說話真的是口齒不清。然而這些問題都比不上親眼所見的景像更加重要——血!我很確定方才的汙漬全都是血、而且來源正是眼前那名新兵!

在他的兩只手腕上,已被不知名的利刃劃上數刀、皮開肉綻,如同地板一樣的汙血就從傷口之中源源不絕流出!但奇怪的是,那名新兵的臉上看不到半點痛苦,只能看見憂傷似的陰鬱……無論是什麼原因,這都不正常!

「快……快來人啊!有新兵自殘……呃?」

——當我還在嚷著喊救命時,眼前的景像又在此時有了改變!

原本打開著門、且血流滿地的廁所,不知道什麼時候關了起來,門邊還以木板封得死死的;至於剛才那名滿手是傷的新兵,也於此一同時消失無蹤……這一切,全都只是眨眼之間而已!

也在這個時候,我才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這間廁所在我到連上報到之前,早就是像現在這樣、完全封鎖的狀態。

老我幾期的幹部曾跟我解釋過,廁所之所以封起來,是因為幾年前連上發生的一起軍紀案件,導致那間廁所之後根本無法正常使用。要說詳細的原因,我只聽說有名新兵因為軍中生活的壓力太大,而在廁所裡頭割腕自殺……難不成,就是我剛剛所看到的景像嗎?

「……軍中還真沒有一個正常的地方……」

我低聲喃喃了這麼一句,並用生平最快的速度離開廁所。且關上了燈。

編輯記錄

調整句子間距。(Oreo 8/10)

留言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