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JACK

2017-08-05 14:21:01

一位小兵鐵齒的橫禍

這是在我當兵時所經歷過的一段故事,至今回想起仍然心有餘悸⋯⋯

相信當兵是許多男性朋友必經的一段過程,其中有的人會在痛苦中成長、有的人會在悲傷中茁壯,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增添人生中不同的色彩,而我也經歷了一些害怕的事,實在無從解釋⋯⋯而這件事就發生在成功嶺的新訓中,就讓我向各位娓娓道來,道出我心中的納悶。

「一二一二一~~二,愛心、服務、責任、紀律,一二一二一、二,大聲點,再大聲!」

進來一個禮拜多快兩個禮拜了,已逐漸習慣軍中生涯的模式,前一晚我們一群利用零碎的時間在抱怨隊上種種,卻意外聽到一些駭人的事⋯⋯

俊哥:剛剛電話才剛講沒五分鐘,就被分隊長制止,不就是集合要說明天的行程而已,還不都差不多,連這一點時間給我安撫我女友也不行!

我:對啊!是在兇什麼兇啦,洗完澡回寢,沒打招呼也要扣我個一分,沒說謝謝還要再扣個一分,有夠機車的。

博豪:噓!小聲點!要是被聽到準沒完沒了⋯⋯

我:好啦!說的也是!欸,你們知道軍中最近大家一直在流傳鬼故事...嗎?

俊哥:對啊!聽說這棟之前有人跳樓,說是壓力太大承受不住,但有沒有這麼玻璃心啊?而且流傳他的冤魂總是在我們這寢徘徊,欸博豪,你怎麼一臉驚恐?你不舒服嗎?

博豪:先不要說了⋯⋯

我:這麼膽小,真是的,算了不說了!早點用一用,等等十點就要就寢了。

因為博豪就睡在我隔壁,我晚上11點多時我突然驚醒,轉頭看見博豪用棉被把自己頭包超緊,一直發抖,我輕聲的問他,欸,你怎麼了?
「來了!他剛剛來了⋯⋯」
「怎麼會來找我⋯⋯」

「誰?誰來找你?你不是一直都在床上嗎」

「我實在忍不住了,可以請你們以後不要再提關於鬼的東西嗎?其實祂們都在旁邊聽⋯⋯」

我聽他說完頓時雞皮疙瘩,感覺一陣陰涼,「你,你別亂說啦!」

「我沒亂說,因為我從小就看的到。」

一陣驚悚感再度傳遍我全身⋯不知不覺身上開始冒出冷汗,「這太嚇人了吧⋯⋯」

「你才知道,看不到還好,看得到的每天都在努力不要對上眼,深怕被他們知道我看得見,祂們怨恨太深了,中午就一顆血淋淋的頭飛到我面前,為了不要被發現,我只好往下看,結果祂往下飛,直接看入祂眼窩,深不見底,讓我也毛了起來!」

「阿你不早講,剛剛不是還在提跳樓的⋯」

「對啊,祂們剛剛就突然飛到俊哥旁邊,貼在他肩膀上,露出厭惡的表情,我只好叫你們別再說了,雖然我不知道是不是本人,但在軍中就是超多啦,不說了,我要睡了!」

那一晚我輾轉反側,翻了許久才睡著,晚上還夢見一個無頭屍在地上爬,害我嚇出一身冷汗,真要命。

「不要講話!」分隊長吶喊著,「走路講什麼話,我有讓你們講嗎?」
窸窸窣窣的聲音傳進分隊長耳朵,讓分隊長一陣暴怒。

「欸,博豪,你昨天不是說你看的見那個,那現在大白天的有嗎?」

「俊哥:看的見什麼?你們是說鬼嗎?俊哥露出很不屑的表情!都什麼時代了,還在說這麼不科學的事。」

「博豪:真的有只是你看不到而已….」

「俊哥:我只相信我見到的事物,如果鬼是真的有的話,有種就來上我身阿。呿~」

「我:呸呸呸!黑白亂講話,真是的!」

晚餐的時候,吃著乾癟的魯雞肉及難以下嚥的配菜,自進成功嶺以來我肚子的肥油已經消一半了。

此時突然一陣喧嘩聲,我轉頭一望,俊哥全身抖動,用手從上而下往餐盤角邊方向打下去,瞬時餐盤飛了起來,所有的菜都濺灑四處,散落一地,旁邊的人在那大喊,你有病喔!

分隊長隨即跑過去訓斥俊哥一頓,俊哥拎著分隊長的領口輕鬆的往上提,眼看分隊長用力抵抗也無濟於事,剎那間,大家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集體抱住俊哥把他們兩分離,一陣拉扯後,事情才平息下來。

晚上,俊哥被教官帶進小房間裡。
「該不會俊哥要被嚴刑拷打吧….」

「不知道,但我知道他發生了什麼事,他今天開口得罪了祂們,祂們來報復了。」

「報復?為什麼」

「祂們其實無所不在,有時後就在你旁邊聽你說話,你要是得罪祂,絕對吃不完兜著走。」

小房間傳來一陣喧鬧聲,清楚的聽見有人在大力的拍打門,隨後看見教官衝出來…驚慌失措的說…祂瘋了…

分隊長隨即帶著教官離開小教室,卻沒人敢進小教室…

裡頭傳來又深又長的冷笑聲….聽得雞皮疙瘩…

「怎麼辦怎麼辦!博豪!你能幫幫祂嗎?」

「你陪我進去,走!」

「你瘋了嗎?去哪….不!不要阿!」
我被博豪拉著手往小房間帶,這短短的十公尺就像十光年一樣久。

一進去看到俊哥,邊邪笑邊聳肩,正對著我們,隨即看見博豪做出一些奇怪的手勢,搭配著踩腳的動作,嘴裡念念有辭:「天靈靈,地靈靈!恭請玄天上帝做主護持弟子劉柏豪及陳彥俊,驅離在陳彥俊體內的外靈」

隨後念起了金光神咒。

「天地玄宗,萬炁本根,
廣修億劫,證無神通
……………….
鬼妖喪膽,精怪亡形,
內有霹靂,雷神隱名,
洞慧交徹,五炁騰騰,
金光速現,覆護真人。急急如玉皇上帝律令敕!」

念完後只見他在俊哥額前以右手施法,左手壓在俊哥頭頂,好一陣子,俊哥突然身一軟,跌坐在後方的沙發上,昏了過去…

「結束了!快去跟分隊長報告,讓他去廟裡收收驚。」

「祂到底怎麼了?」

「他被3隻鬼附身。」

之後就再也沒在軍中看過俊哥了,五年過去了,他到底在哪?無人得知,但從他身上我學到一點,做人千萬不要太鐵齒,「看不見的不代表不存在,祂們只是生活在另一個空間而已。」往後遇到這種事還是少碰為妙,因為我並不想攬禍上身!博豪跟我說,人死後只是到另一個世界,天下萬靈只是在六道輪迴中不斷循環,永無止盡,如果真要跳脫六道,唯有修行戒、定、慧,發出離心、菩提心及般若心,如果你不懂我說什麼,那就至少做到諸惡莫做,眾善奉行這件事就好了,自有上天庇護。

雖然不知道博豪是信道教還是佛教,但都沒差,我認為他說的不無道理,「因果循環,報應不爽」,而我也從那時開始助人為樂,看到弱勢或有需要幫忙的人,對他們伸出援手。這件事的發生讓我從此更相信鬼神之說,此外我也相信因果報應,我會努力實踐助人,直到永遠。

留言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