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海水正藍

2017-08-07 23:49:47

在部隊不要太好奇

主角A學長-脊髓受傷,腳沒知覺。
主角B學長-政戰業務士

在連單位,都會有所謂業務士,以前都說參一、參二,空軍警衛或許比較白話,都直接講作戰士、政戰士、行政士....等!而小弟就是政戰,與B學長同辦公室。

A學長比我們兩個還要早很多年入伍,但不知何原因,某日在部隊起床連集合後,雙腳就失去知覺,經過軍醫院判定可以提早退伍,而回到連上休養到退伍,不須出操、公差、集合,就是所謂的驗退,其實他在軍醫院已經待了很長一段時間,不然早退伍去了!只是退伍令還未送達。

而業務士執勤時都是安全士官,值勤連部大門及大樓管制進出,我們連部是現代ㄇ型大樓,未避免影響一般兵作息,業務士寢室在最左側;B在與其他學長一房間,我跟A同住在一間,進門後左右各一張床靠牆,B與我們兩隔壁,而我和B兩張床中間就是一道磚牆。

話說兩個學長都是上兵,我是一兵,做學弟總是好奇部隊裡有沒有奇怪的傳聞,沒事就問問學長有哪些靈異傳說,所以A學長就在寢室說,B學長辦公室說。幾乎每一陣子都有學長臨時想到的傳承故事可以聽,當然睡覺的時候居多,所以大部分是A學長在講,而且常講到深夜,A學長因為行動不便,當然由政戰士照顧,不用說,這一定由學弟擔綱。

這一天夜晚00:00已過,業務士早已回寢室,而我和A學長還沒睡。
我:學長,再想一想啦!真的沒故事了嗎?
A:真的啦!有也被你聽光了,哪有人像你沒事就要聽,晚上還是少說這類故事的好。

我:好吧!那晚安!(隨著說話中,我縮進了被子裡,只露出臉,冬天冷阿!)

ㄘ~ㄘ~ㄣㄣ~~ㄘ~~~!一陣類似高壓電塔漏電的聲音,劃破了我安靜地聽覺,而且持續了大約30秒有,而且是很急迫的閃電聲音!!就在我頭上的玻璃窗外,而玻璃窗外就是連集合場,根本沒任何電塔、電線、電器。

空軍警衛營的弟兄,已被訓練到有風吹草動,就立即反應要注意!所以我也是靜靜聽有何下一步動靜。

慢慢地就在玻璃窗外,很近,就像在你的耳朵旁邊,有很多講話聲,有男有女,講話速度很快,感覺很多人,但聽不懂他們在講什麼-(瓜拉瓜啦~),根本不是中文,也不是英文,而且怎麼會有那麼多女孩子~深夜00:00…

我不敢動,瞧看毛玻璃窗,玻璃外面就像藍色帶白色的電流,在黑色窗外像車燈流過~一次一次。大約過了3~5分鐘,聲音停了!!!

學長!學長!我輕聲又急切的在被窩中叫學長。
A學長:幹嘛啦!又什麼事!
我:你剛剛有聽到什麼聲音嗎?

A學長:什麼聲音!沒有阿!
我:還是你又在聽廣播?

A學長:沒有啊!怎麼了嗎?
我:還是你在跟嫂子講電話!

A學長:你哪時看到我有電話?我只有BB CALL!
我:我剛剛有聽到很多人在講話,可是我聽不懂它們說什麼!

A學長:神經病喔!你做夢啦!聽太多鬼故事,睡啦!

我聽學長說完,也覺得可能是睡著了!
好吧!睡吧~翻身過去面對牆壁!(約莫2分鐘不到的時間)

刷刷~一陣起身翻棉被的聲音~非常急促~

我翻過身去看學長,只見學長坐在床上,呼吸很急促,好像還在冒汗。

我:學長,你幹嘛!
A學長:你~你~剛剛是不是聽到很多男女在說話?都是聽不懂的?

我立即明白發生什麼事!
我:對!你聽到了?

A學長:我翻過去睡覺沒多久,他們在我旁邊一直說話,我都聽不懂!然後越來越多人跟說話聲,完全聽不懂!

我跟學長互相看對方,大該知道對方在想什麼!
輕聲地向空氣說:對不起對不起!我們沒惡意!
說完話,我們兩個各自鑽回被窩裡,不再說話。

咚~!咚~!咚~!咚~!
我和B學長間的那道牆傳來捶牆壁的聲音~伴隨著男生在嬉鬧的聲音~

躲在被窩的我感覺到~ㄟ~~還好隔壁學長們還沒睡,可以壯壯膽,雖然很吵,但是碰到剛剛的事,寧願有多點人的聲音。

嬉鬧的聲音跟捶牆壁的聲音讓我感覺到至少有人氣,但沒那麼擔心,就像在玩的時候會碰撞到牆壁~聽著聽著~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第二天在辦公室處理政戰業務】
B學長:你跟學長昨天晚上是睡不著喔~玩成這樣!有點吵就算了,還一直撞牆壁,感覺都快從牆壁出來了!要不是有學長在,我就殺過去幹ㄍㄧㄠˇ了!

我:學長!是你跟C、D、E學長在玩吧!你們都已經快穿牆過來了!
(我開始有點怕)

B學長:不是你們在玩嗎?我怕過去你房間會被學長轟出來!(那時還有學長學弟之分)所以沒過去!牆壁槌很久ㄟ~而且有女生的聊天聲音,我以為是樓上車勤的在..

(我把昨日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
我:學長!我們兩個的床鋪,只有一道牆,你沒捶我沒捶,那從牆壁往你我方向捶出來的是~~?

我跟B學長兩人相望,然後默默低頭做事。
從此不在營區內說鬼故事。

留言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