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駱小紅

2017-08-11 15:22:36

我的靈異家族-上集

又到了七月說故事的時間,今年就來分享一點關於家族裡的事情。

靈異的體質似乎是會遺傳的。我父親一共有三兄弟,都是麻瓜(完全沒有靈異體質),但是三叔卻在晚年跑去修行,現在是有牌的紅頭道士,可是問他是不是有看見過甚麼,他都只是呵呵笑,說他當道士是興趣,其實啥都沒見過。

其他長輩中就是大伯母最容易被託夢,祖父母過世之後,三不五時會聽到親戚提起,大伯母又夢見了甚麼,然後大伯父就會從台北跑回中部來,說要做些甚麼事(通常都跟祭拜有關係)。大伯母的這個體質,似乎只有遺傳給孫子,堂妹的大兒子,八個月早產,照家族的慣例小孩生出來都會抱去批命,算命仙對著堂妹說,「這孩子是陰陽眼的命格喔。」

之前的文章裡面寫過,堂妹曾經短暫住在淡水(妹夫任職的機構配給的公家宿舍),在她入院生產第二胎的時候宿舍發生了火災,起火點是臥室裡的衣櫃——消防單位判斷是老舊的衣櫃裡的燈泡(打開衣櫃門就會亮起來的設計)電線走火,幸好當天晚上,全家人帶著老大到醫院看堂妹,所以火災的時候家裡沒有人,損失一些財物罷了。但是日後堂妹想起,大兒子曾經不只一次告訴她,「馬麻衣櫃裡有一個阿姨」,讓她有點驚嚇。

因為宿舍燒掉了,堂妹打算自己購屋,就請仲介帶看娘家附近的房子,看房的時候,如果兒子哇哇大哭,她就告訴仲介「這間不看了」,這大概是有個陰陽眼孩子的好處?不過,堂妹還是希望孩子大了這個能力可以消失啊。

+

另一個有特殊體質的是三姑的老大,克里斯。三姑早年離婚之後跑去佛寺修行,中年就出家了,在教育孩子上觀念比較開明,克里斯是個皮膚白皙的清秀女孩,但是行走江湖的時候都是男裝打扮,算是很早就出櫃的女漢子。

我的祖父,生前一直是地方上有名的大善人,任公職的時候造橋鋪路,退休後建圖書館、賑災、設立獎學金、提供慈善塔位等等的...但是在我們晚輩眼裡,只覺得阿公是個低調、生活簡樸的慈祥老人,一直到祖父過世出殯的時候來了好多政治人物,才曉得祖父是藍綠都敬重的地方聞人。

阿公過世之前因為肺炎跟肺水腫住進了加護病房,神智還很清楚的時候,就知道自己的時間到了,交代好不插管不急救,後事要簡單辦之後,因為遺囑也在幾年前就寫了,沒有後顧之憂的阿公每天都開心地在加護病房裏面聊天。
「阿爸你都跟誰聊天那麼高興?」平常就負責照顧阿公生活起居的三嬸(她也跟三叔一樣在修道),因為是醫院的醫檢師,可以無視一日只能探視兩次的規定,偷溜進去加護病房。
「都是我們家的親戚啊...就是那個誰誰還有誰,妳去幫我買牛奶,我要請他們喝...」

三嬸心裡想「那幾個親戚不是早就都往生多年了,怎麼可能跑來聊天...看來阿爸都神智不清了...莫非迴光返照了?」
那天晚上我爸他們三兄弟去探視阿公(我爸也是醫院退休員工、醫生特准讓我們可以超過兩個人進去),阿公看起來心情不錯,
「跟你們說,我準備要去做官了喔。我已經收到證書了...官名是...」阿公說了一個六個字的官名,可是麻瓜三兄弟都覺得老頭是時間快到了,神智不清胡言亂語了吧,但又不好吐槽老父,只圍著阿公聽他說話。(他們當下覺得很離譜,就沒把這件事說出來)

之後阿公見了從部隊請假回來的堂弟之後,不久就陷入昏迷,依照之前交代的,坐救護車回家,在老爸他們事先布置好的大廳裏面,往生極樂。克里斯雖然很早就因為父母離婚跟了爸爸,可是受阿公的照顧很多,喪事期間都陪著姑姑們在家幫忙。某個七的當晚,她在夢中看見了阿公——她說那是一個有如仙境的地方,就好像佛說阿彌陀經裡講到的地方(克里斯是基督教徒,但是祖父母過世都有一起念經),地上牆上都鑲著黃金寶石瑪瑙,雲霧繚繞亭台樓閣,繞過一道瀑布之後是一間古代的書房,
「那是阿公的辦公室,裡面有張書桌,牆上貼著一張證書...我靠近一看,上面的官名寫著六個字!」

克里斯醒來以後馬上把這個夢境告訴姨媽(他的姨媽是我的姑姑),然後姑姑又跟大伯父(克里斯要叫大舅)說了,大伯父很驚訝說,
「這是誰告訴你的?」
「我自己看到的啊。」
一比對之下,那六個字就是阿公生前在加護病房裡說的同樣的六個字官名。

日後克里斯也告訴我,其實他還常常在夢中跟我們那位已經過世的小表妹見面。小表妹的故事我也曾經寫過,是個為情所困,長期受憂鬱症所困擾的可憐孩子,在阿公過世五年之後跳樓自殺走的。
「最近我常常看見妮妮在阿公身邊,本來自殺死掉是不能投胎的,要在原地受苦等時間到,可是阿公找到了妮妮,把她帶在身邊修行了...現在的她,看起來很幸福...」

那就好,那就好,我一直擔心小表妹自殺之後會繼續受苦,我們能有這樣一個阿公真的是前世修來的,阿公、謝謝你。

.待續.

留言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