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米米爾

2017-08-11 18:39:56

歐巴桑的第一次之人人都可以是偵探-(1)

 第一話︰如何用演繹法鎖定犯人的身分
又一次按下「暫停」。
一輛各部分都相當清晰,就連車內駕駛正在講手機的樣子,都拍得一清二楚的房車,赫然出現在DV的螢幕上。
「阿夏,今天又沒拍到紅色刮痕了。」
歐巴桑嘆了口氣,大拇指俐落的操作DV的按鍵,畫面中的黑色房車也從停滯變為往前,前輪轉向,車身拐了個大彎,開進位於DV螢幕畫面中左側的傾斜洞口吸納,房車的尾燈紅的耀眼,宛若潛伏在暗處的海獸。
同時,一輛火車從洞上的鐵軌呼嘯而過,火車通過的同時,黑色房車也消失在這條附近的人才知道的小路中,洞旁的街燈閃了好幾下才濛濛的亮了,將放在其下的乾枯花束映照一片昏黃。
歐巴桑打了個哈欠,眨了眨因為盯著DV螢幕太久而酸澀的雙眼,左臂傳來一陣陣痠痛,她知道這是因為她用挽著提袋的左手拉公車吊環的緣故。
路旁站牌有人招手,公車靠站停下,歐巴桑趁機放下拉著吊環的左手,右手挽過提袋,動了動左肩和膀臂。
車門打開,乘客魚貫上車。
「借過。」
「拍謝捏。」知道自己舉臂的動作擋到上車的人的歐巴桑,立刻將手放回吊環。
就在這時,一陣清新的水果香水味,隨著身後的乘客經過時,飄入歐巴桑的鼻尖。
這不是……女兒曾拉著自己到百貨公司去聞的香水味嗎?歐巴桑思忖。
她還記得女兒撒嬌的對自己說了些︰「我的好朋友她們都用這款香水」「在高中女生中很流行呢」「用學生證買的話有打折」之類的話,目的就是要自己買來給女兒當生日禮物。
明明並不是很久之前發生的事情,現在想起來卻很遙遠了。
「等等就可以買了……」
歐巴桑嘆了口氣,將老花眼鏡摘下放置胸前的口袋,將DV收入提袋,疲憊的身子隨著重新發動的公車晃啊晃,燙的捲捲的髮梢搖啊搖。
車窗外的萬家燈火像是一盞盞燈籠,每一個燈籠下都有著一個家。
視線焦點從窗外的景色,逐漸定焦到她那張又有黑眼圈,又有魚尾紋,又有曬斑,嘴角下垂,顯得疲憊又倔強的臉上,她發現她許久不曾好好看看自己了。
原來自己在一個月內老了這麼多嗎?
視線移開,恍惚的意識遠颺,停佇在一個多月之前。
不知往前開了多久,公車又停下了,距離歐巴桑前方約兩個位置的單人座,因而空了出來,注意到這點的歐巴桑,意欲用浮腫的雙腳往前走時,肩膀突然被身後的乘客撞到。
「哎呀!」歐巴桑重心不穩的往前跌了下去,提袋裡的東西因而撒了一地。
「蝦米郎這麼不小心啊?」歐巴桑大罵,並蹲下身撿起自己的東西。
有老花眼的她,看不太清楚靠她比較近的東西的模樣,便一面念著︰「面紙包、口紅、太陽眼鏡、口罩、錢包、DV……」一面藉著辨識手中東西的觸感,來確認東西是不是都收回提袋了。
公車上的人不多,不曉得是不是因為如此,沒有人前來幫忙。
「歐巴桑,妳快站好,我要發車了。」公車司機不耐的催促著。
「但幾咧啦!要是司機先生你害我跌倒,我一定會去你們公司投訴你!」
司機先生立刻閉口不言。
等東西都收的差不多後,歐巴桑檢查提袋,才突然想到還有一個東西沒撿到,於是她叨唸著︰「我準備要買……」兩眼巡弋著四周,不一會兒便在車門旁的階梯和扶手擋板的空隙處,發現一只用藍筆寫著3100,形狀類似信封的白色紙袋落在階梯上。
「找到了!」
歐巴桑大喊,並起身走過去欲撿拾,一抹熟悉的水果香水味,再一次從她身後越過她並超前她走過去,兩腳輕快的跑下階梯,隨即停住。
然後,一隻細嫩白皙的手在白色紙袋的上方停駐了數秒,而後用大拇指和食指掐起邊角,彷彿在確認什麼似地。
歐巴桑立刻將目光移至撿起者的身子,但因為那人並沒有直起身,而是保持著彎腰的姿勢繼續步下階梯,所以她的身影便被公車扶手下的擋板給擋住了,並維持著這樣不舒服的姿勢走下公車,匆匆踏上人行道。
「小、小偷!」
總算會意過來發生什麼事情的歐巴桑,急忙忙的跑下公車,朝四周東張西望。
或許是因為正值傍晚,街道上的人潮熙熙攘攘,卻無一腳步匆匆。
老花眼看近的不行,看遠的很合適,因此歐巴桑得以注意到一名穿著黑色上衣的女子,手拿著白色的紙袋,正一溜煙的跑進附近的連鎖超級市場。
「看你往哪跑!」歐巴桑立刻提腿追了上去。

叮的一聲,透明的自動門大開,舒爽的冷氣迎面襲來。
總算記得戴上老花眼鏡的歐巴桑,卻一點都不覺得舒服,反倒感到一陣焦急,因為她放眼望去,無論是在收銀檯前,又或是特價促銷的花車周遭,還是一排排高聳的貨架間的走道,到處都是顧客,形形色色,幾乎什麼人都有,穿著黑色衣服的女子也不少,她根本認不得誰是小偷。
這時,歐巴桑才想到一點,她根本沒有看到小偷的長相。
「夭壽,我怎麼會這麼糊塗……」不管多麼努力的回想,歐巴桑對於小偷的印象就只有那雙白淨漂亮的手。
「媽,家裡的烏龍麵還沒吃完,妳又買!」某位陪著媽媽買菜的女兒發著嘮叨。
「等吃完才買就來不及啦!妳爸加班回來最愛吃這個了。」這位媽媽一面說一面拿了好幾包放入提籃內。
旁觀著這一幕的歐巴桑,愣愣地移不開目光,一股深沉的孤寂感衝擊著已經與她同活四十多年的心,她費了很大的勁才讓自己不要太過沉醉其中,轉而專注於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找出小偷。
「哀,阿夏,怎麼辦?那筆錢我打算拿來買送女兒的香水、送兒子的球鞋,還有送孩子的爸的保溫瓶。我知道現在不該把錢花在這上面,可是吼,我真的好久都沒有開心了,很想開心一下,我想送給他們……阿夏,幫幫我,保佑保佑我,給我一點你的啟示吧!看在我看了這麼多遍《新世紀福爾摩斯》的份上,阿夏,給我點面子吼母吼?」
歐巴桑滿心期盼的望向超級市場的天花板,以往看過的影集內容,一幕幕的在她腦海中浮現。
或許是因為歐巴桑想得太過專注,又或是她真的看過太多遍福爾摩斯,這一個多月幾乎可以說是福爾摩斯陪著她吃早餐和晚餐,陪著她入睡的,《連環粉紅命案》裡,福爾摩斯是怎麼借著觀察手機和華生,推敲出他的身分來歷的畫面,一一浮現歐巴桑的腦海。
「阿夏是趁著借用阿華的手機時,觀察到這支手機不是他的。」歐巴桑一面絞盡腦汁的思索,一面自言自語道︰「原主人也就是阿華的哥哥是個酒鬼,因為他每次充電都對不準插頭;還、有阿夏從阿華的站姿、手腕的曬痕、阿我觀察到小偷的什麼特徵了?」
歐巴桑這才後知後覺的發現,眼力不好,外加上在蛋糕店坐了一整個下午所累積的疲憊,使她根本沒精神、也沒眼力看到什麼線索。
「哀,為什麼我這麼憨慢,沒有趕快先戴上眼鏡……阿夏,你說的對,我雖然有看,但是沒有觀察。抓犯人真的好難。我只知道小偷穿黑色的衣服,噴我女兒很喜歡的香水,手很白很細……啊!丟吼!」
歐巴桑恍然大悟的大喊。「阿夏你在《巴斯克維爾獵犬》中曾嗅過韓德森管家的香水味,推敲出她去哪裡約會,我雖然老花了,但鼻子還不錯,是不是也可以靠嗅的,找出犯人捏?」
越想越覺得這個點子可行的歐巴桑,大喜過望的喊了句︰「謝謝你,阿夏!」重振士氣的踏入超級市場中。
一開始,歐巴桑先從距離她最近,也就是靠近收銀機附近的花車處,那位正在挑泡麵和罐頭的馬尾黑衣女走過去。
她深吸了一口氣,仔細盯準馬尾黑衣女的一舉一動,免得又錯失觀察小偷的機會。
於是,歐巴桑一步兩步的朝目標邁進,馬尾黑衣女拿起三罐一組的玉米罐頭。
花車上一張黃底紅字的海報,擄獲了歐巴桑的視線。
「三罐八十五元好便宜!」歐巴桑低呼一聲,手刀跑了過去,拿了兩組就放入不知何時拿挽在手上的提籃裡。
不曉得是被歐巴桑貪小便宜的衝勁給嚇到,又或是決定不買了,馬尾黑衣女一個轉身,背對著歐巴桑改去挑泡麵。
沒注意到這短暫變化的歐巴桑,喜孜孜的叨唸著︰「太好了,好久沒煮玉米濃湯,這下子可以煮放了很多玉米的……」突然,她像是想起什麼似地一頓,肩膀垮了下來。「我在黑白講啥,根本喝不完。」
像是洩了氣的皮球似的歐巴桑,遺憾萬分的將兩組玉米罐頭放回花車,隨便湊近馬尾黑衣女聞了聞,確定只有淡淡的髮膠味和汗味後,便朝著第一排貨架的生鮮區走去。
一名髮型是及肩直髮的黑衣女,正在彎著腰挑選蒜頭。
歐巴桑湊了過去,用力嗅了嗅,只聞到滿鼻子的蒜味。
「有……有事嗎?」發現歐巴桑奇怪舉止的及肩直髮黑衣女,滿臉驚疑的看著她。
糟糕,我聞得太明顯了。
「啊、啊……謀啦!」歐巴桑急中生智的說道︰「我素想聞聞看蒜頭新不新鮮啦!」她捏起一顆蒜。「這裡的蒜雖然有蒜味,但是吼,太乾憋了,不新鮮!」
「是喔?」及肩直髮黑衣女看向自己手心的蒜,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嘿啦!挖共不會錯的啦!我做主婦做了三十幾年了耶!」
語畢,歐巴桑對及肩直髮黑衣女露出憨厚的笑,隨即便趁對方研究蒜頭的同時,快步移動至下一條貨架,這才將魂未定的手撫胸口。
「阿夏,偵探不好當捏。」歐巴桑吐了口大氣,隨即露出喜孜孜地笑。「但我應該還有一點點天分吼?剛剛那個女的就這樣被我呼弄過去了,薑還是老的辣!」
結束自吹自擂,歐巴桑繼續在一排排走道裡,尋找身穿黑衣的女子。
或許是因為越來越熟練之故,歐巴桑總算習得秘訣,她發現她只需要假裝要看黑衣女子附近的商品,再悄悄的深呼吸,就能以對方察覺不到的情況下,嗅聞到對方的味道。
於是,她的調查動作越來越快,畢竟小偷也不可能在這裡待太久。
尤其如果小偷是為了甩掉她才進來的話,對方說不定早在她巡弋各個貨架中時,從反方向離開超級市場。而且,這家超級市場的訂價頗便宜,走快點她才不會一直分心想要買東西。
雖是如此,她還是因為雞蛋太便宜了,便用她需要假裝成一般顧客,免得引起小偷的懷疑當藉口,而挑了一袋新鮮又便宜的蛋去櫃台結帳,趁此看看市場外面有沒有黑衣女,還是沒有發現。
提著已經結帳的雞蛋,裝作又想到有東西要買的歐巴桑,嘆了一口氣,又走回賣場中。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她明白找到小偷的可能性正隨著時間流逝而降低,但歐巴桑還是決定要找完。
等到歐巴桑走到最後一條擺放冰櫃的走道時,仍沒有聞到女兒喜歡的香水味,而這裡只剩下一位正打開冰箱門的長髮黑衣女,她也逛完整各賣場了。
歐巴桑明白若這女也不是小偷的話,她便失去找出小偷的最後機會了,方才的自得其樂消失殆盡,被挫折感和失望給填補了。
找小偷居然有這麼難?
連小偷都找不出來,那還用找兇手嗎?
想到這一個多月的點點滴滴,歐巴桑泛著血絲的雙眼閃過一到堅毅光彩。
她不想留下遺憾,這世上的遺憾已經太多了,至少要堅持到最後,才對得起自己和自己的家人。就算被親戚恥笑也沒有關係,她是為自己活著,不是為了別人。


-待續-



---
●以上文章為米米爾原創文,想要了解更多請上二維秀官網。
二維秀作者專頁:https://goo.gl/q28eZx
樂多日誌:http://blog.roodo.com/groachino 

留言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