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米米爾

2017-08-11 18:44:05

歐巴桑的第一次之人人都可以是偵探-(2)

  【第二話︰懂得使用演繹法 ≠ 偵探】

重新打起精神的歐巴桑,甩掉滿腦子亂七八糟的思緒,逼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在這最後一名黑衣女身上。
她注意到對方正面對冰櫃,伸出白皙細嫩的手,拇指和食指像是正要捏起什麼小東西似地張開,握住門把,略略使力的拉開冰櫃的門,冰涼的冷氣從其中吹出,淡淡的香水味因而飄了過來。
逐步靠近的歐巴桑略略閉上雙眼,在心中默念當初陪女兒看香水時,櫃姐曾說過的話︰
「我們這款淡香水是以葡萄柚、柳橙,搭配小蒼蘭、玫瑰和石榴香,並交織著香草的香味……」
沒錯,就是這味道。
她張開眼睛,剛好站在黑衣女的背後,於是她轉身,背對黑衣女,假裝挑選貨架上的衛生紙,然後在心中默念︰「盧翠芳,不要急,我們要像阿夏一樣大膽又迅速地靠近……」然後稍稍側身,用眼角偷覷著黑衣女。
歐巴桑發現這名長髮黑衣女長得眉清目秀,看起來像是個很會念書,個性乖巧,但有點呆呆的女高中生。
這樣的孩子怎麼會偷錢呢?
長髮女高中生將一盒盒高價的進口冰淇淋放進提籃,裡面有兩包衛生棉。
「月經來還吃冰淇淋,和我女兒一樣愛吃冰……」
長髮女高中生突然抬眼看向歐巴桑,秀氣的面容上寫滿錯愕和醒悟。
她認出我是誰了──會意到這點的同時,歐巴桑這才發現她剛剛把心裡的話說出來了,所以才驚動了女高中生。
於是她心一橫,伸出手對女高中生說道︰「還來,那筆錢我是打算要給我女兒買香水,兒子買球鞋,孩子的爸買保溫瓶……」
女高中生臉色突變,不等歐巴桑說完,便將提籃朝她丟了過去。
「哎呀!」歐巴桑立刻舉臂格擋,塑膠袋中的蛋被砸破了兩顆。
長髮女高中生甩頭朝超級市場的出入口跑去,回過神的歐巴桑追了過去。她一面跑一面大喊︰「別跑,還我錢!」
豈料,這時突然有一群主婦湧進超級市場,店內也開始廣播︰「感謝各位顧客蒞臨本店,十分鐘後就是本店的特賣會,請各位顧客遵守秩序,不要推擠,有任何需要請洽附近身穿制服的工作人員……」
長髮女高中生因身形纖細,身子又比歐巴桑靈活許多,一下子便從搶特價的大批主婦中穿出;反觀歐巴桑,她的身材圓潤外加手上又提著蛋,雙腳又因為一整個下午都坐著而浮腫,追的異常吃力,於是等她好不容易擠出超級市場時,長髮女高中生已搭上剛發動的公車,還在車裡對她做鬼臉,完全不復方才初次看到時的乖巧模樣。
「可、可惡……」扶著站牌喘息的歐巴桑,氣呼呼的瞪著女高中生所在的公車。

時至傍晚,二線道的馬路上車流量非常大,機車汽車和腳踏車塞成一團,公車開的並不快,依舊在歐巴桑的視線中,但也不是以她的腳力就能輕鬆追上的速度。
一股挫敗和不甘湧上心頭。
「阿夏,怎麼辦,我怎麼那麼憨慢,好不容易找到犯人,對方卻要跑了。」
公車越開越遠,無論歐巴桑如何凝神眺望,都看不見女高中生在車內的身影了。
「思考啊,盧翠芬,思考,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思考,不是放棄。」她對自己說著。
一輛黃色的車子跑入她的視線內,歐巴桑立刻想到她可以搭計程車追公車,但是傍晚的計程車生意很好,經過的每一輛都有載客,若要叫車,公車不曉得都開去哪了……
此念頭閃過腦海的瞬間,歐巴桑突然想到她曾在《連環粉紅命案》中,看過阿夏在腦中模擬倫敦地圖的畫面。
「可是我對這裡不熟啊!平日都只有從市區總站搭到蛋糕店的那一站……」
就在這時,載有長髮高中生的公車靠向路邊停下,走下了幾位乘客,歐巴桑立刻聚精會神的眺望,裡面沒有身穿黑衣的人,她鬆了口氣。
「幸好……」
公車又發動了。
一瞬間,靈光乍現。
「我對這裡不熟,但是公車跑的路線是固定的啊!不是到總站才會停,是只要有人上下車就會停!還有機會!」
思及此,歐巴桑大喜的研究站牌上的公車路線圖,確定三站後有一間大學,公車一定會在那邊停下,如果路上的車夠多,上下車的人也多,公車就會在那裏停很久,自己跑快一點說不定能追得上。
只要……長髮高中生沒有趁她還沒追上的時候下車就來得及。
「感謝阿夏!」
歐巴桑大喊了聲,拿下老花眼鏡,握緊雙拳,開始追著公車跑。
她像是一隻雖已老邁,但仍記得當年勇的獵犬般,爬滿魚尾紋的眼睛死盯著公車,豐滿的胸部隨著步伐起伏,口紅早已掉光的嘴唇略噘,發出規律的呼呼聲,浮腫的兩腿辛苦但堅定的持續交替,兩手則是小心翼翼的護著蛋和手提袋。
「盧翠芬,妳可以的,加油!阿夏和阿華會保佑我們的。研究了那麼久的《福爾摩斯》一定有回報的,天公疼憨人的!」泛有血絲的瞳眸閃耀著堅定和執著。
事已至此,她不容許自己放棄。
她也想藉此試驗自己,看看自己到底有沒有從阿夏那學到東西。
十幾分過去,就在歐巴桑滿腦子迴盪著自己快不行了,好想坐下來,抓到小偷後一定要好好教訓她,跑步對老娘來說,已經是十幾年前的事情了之際,大學總算到了,公車也如她所料的正停在站牌旁,打扮新潮的大學生們魚貫上車。
筋疲力竭的她已經沒有力氣擠上車了,只剩下快步走至排隊人群最後方的體力,陸陸續續還有其他學生也跟在她後面上車,公車裡越來越擠了。
顫抖著手戴上老花眼鏡,歐巴桑拖著沉重的步伐走上公車,顆顆汗珠滑下泛油脫妝的額際。
刷卡後,她立刻在車內張望,試圖找出女高中生,突然發現她不在裡面。
歐巴桑慌了,她著急地從車窗外眺望,找了老半天,才看見女高中生正走在大學旁邊的商店街上。
她的步伐步快也不慢,彷彿並未察覺歐巴桑已經追上來似地,白色紙袋在她白嫩的指尖晃啊晃,晃啊晃的。
看在歐巴桑的眼中,此乃赤裸裸的炫耀!
「下車!」
歐巴桑用力按了按下車鈴,擠了擠她那圓潤的身軀,試圖從後車門下車。但是車上的大學生們只自顧自地聊天打屁玩手機,沒人讓路也沒人注意到她要下車,僅瞥了她一眼,便又忙自己的。
「我說我要下車!」歐巴桑又看了一眼車窗外的商店街,女高中的身影漸漸被川流不息的人潮吞沒。
阿夏,怎麼辦,這些年輕人都不理我!
歐巴桑想起她唯一認識的大學生──是那麼乖,那麼孝順,和這群冷漠的大學生完全不一樣,但是他已經──這念頭令她的心緊縮,差點呼吸不過來。
「不行,盧翠芬,振作點,阿夏不曾因為案件有多困難而放棄,我也不行,連個小偷都抓不到,阿捏我怎麼可能抓得到車子有紅色刮痕的犯人捏?」
重新提振起精神的那一刻,福爾摩斯在《貝爾戈維亞醜聞》中,曾帥氣地舉槍朝天空發射,好通知警方的一幕,頓時在歐巴桑的腦海閃過。
明白這一定是阿夏給她的啟示,歐巴桑喃喃自語道︰「可是,阿夏,我沒有槍啊,我手上只有……」
她低頭看著自己的手,只有提袋和裝雞蛋的塑膠袋,袋子邊角正滴出透明中混有濃稠蛋黃的液體,不僅在她的格子裙上留下一條條透明的,宛若蝸牛爬過的痕跡,也滴在她的塑膠涼鞋和襪子上,同時,也滴在站在她附近的大學生的球鞋上。
夭壽,雞蛋滴在襪子上很難洗。
啪!
靈光乍現。
等歐巴桑反應過來時,她已經手握著一顆雞蛋,並且當場捏爆,蛋液四濺,噴灑在周遭大學生的衣服、臉部、包包和手機上。
一名正在玩手機遊戲的女大學生,發現她的螢幕噴上不明的透明液體,立刻驚聲低叫,一個抬頭,便正好看見歐巴桑那隻流淌蛋液,並緊緊握拳的手。
「歐巴桑妳……」女大學生詫異的瞪著她,周遭的人因而反應過來,並沿著女大學生的視線看向歐巴桑。
歐巴桑淡淡的用她那已然下垂的眼皮,狀似冷靜地環顧大家一眼後,說︰「我縮,讓我過去。」
啪搭啪搭。
蛋液自歐巴桑摜緊的指縫間滴落。
「蛋沾到衣服上是很難洗的。」歐巴桑語氣堅定,宛若在宣告眾人將來會遭遇的不幸下場。「相信我,我當了三十幾年的家庭主婦了。」
眾人先是無言了一會兒,隨即面面相覷。
「我縮,讓我下車,否則……」她又用那隻沾染蛋液的手掏出另一顆蛋。
頓時,眾人如摩西過紅海般瞬間分開,歐巴桑緩慢地握著那顆仍完好如初的蛋,走至後車門,並兩步一階的慢慢下車。
就在她要踏到馬路上之際,車上突然傳來一聲︰「歐巴桑,妳起孝喔?」
歐巴桑停下下車的腳步,轉過身,對那位不知道是誰發生的乘客,舉了舉手上的蛋並說道︰「你們連老人家年紀大了,手很容易手抖都不知道嗎?一群不孝子。快點回家看你們的媽媽吧。」
這回沒人再說話,歐巴桑順利的將兩腳踏在人行道上後,公車立刻揚長而去,並噴了她一臉廢氣。
歐巴桑咳了咳,餘悸猶存朝大學圍牆外的木椅上,一屁股坐下。
「阿夏你這個愛炫耀的小子,膽子很大捏,敢在大街上開槍,歐巴桑我連在公車上把蛋捏破都嚇得要死了……」
她拿出放在提袋中的水壺,洗了手並喝了水。
「我幹的還不錯吧?阿夏。我有沒有比較像偵探了?」
歐巴桑喀喀的笑了笑,一陣後怕,使她眼眶發酸,晶瑩的眼淚滑落,她用力抹了抹眼睛。
「謀帶至,謀帶至。」歐巴桑安慰安慰自己,嘿咻一聲撐膝站起身,重新提振士氣,朝著商店街快步走去。
傍晚的商店街熱鬧非常,到處充滿著小販吆喝和店家優惠特價的廣播聲,採買的人潮絡繹不絕,人車搶道的情況隨處可見,喇叭聲和煞車聲響徹雲霄,深怕自己被撞到的歐巴桑退到人行道上,但攤販擋了至少一半的空間,再加上逛街的人潮。
行走其中的歐巴桑,只能走馬看花的察看靠近她一條路和店家內,是否有長髮黑衣女高中生的身影,至於對街和馬路上的情況她根本無暇顧及,更不要提時間過去了這麼久,長髮黑衣女高中生說不定早就回家了,再繼續找下去無疑是大海撈針。
可是,歐巴桑仍不願意放棄,否則,她覺得在這一個多月以來,心中堅持的某個信念,將因此蕩然無存。
老邁的身體跟不上鬥志昂然的心靈,她越來越疲乏,又累又渴又餓,無法急中精神,於是歐巴桑決定先找個地方休息休息,順便把提袋裡泡在蛋液和蛋殼中的蛋給清洗乾淨,便能把這只還在滴著蛋液的塑膠袋給丟掉了,然後再作打算。
於是她一看見路邊的便利商店內居然有空位,隨即欣喜地走了進去,用水壺佔位置後,便在便利商店附設的廁所洗手台,將剩餘的完好的蛋清洗乾淨,用販售熱狗處所提供的回收紙墊著蛋,丟掉破洞的塑膠袋,再回到座位上,一面休息一面擦拭蛋殼。
這些事情一下子就做完了,她不得不面對現在的真實情況了。
儘管費了這麼多周折,自己還是失敗了。
沒有抓到小偷。
知道已到絕路的歐巴桑,嘆了口氣,沮喪地垂著兩肩,駝著背,兩眼放空的看著桌上的蛋。
歐巴桑突然覺得這一切都好荒謬,她不懂為何自己現在身在此處──完全不曾來過的陌生商店街內的便利商店,每個年輕人看起來都好像她的女兒和兒子,是那麼的青春恣意,大好的未來正等著他們,自己卻已屆中年,等待自己的唯有那永遠不會迎來明天的永夜,但如果那時還有她心愛的家人與她一起,似乎也不壞──她更不懂自己為何那麼氣餒、那麼難過。


-待續-



---
●以上文章為米米爾原創文,想要了解更多請上二維秀官網。
二維秀作者專頁:https://goo.gl/q28eZx
樂多日誌:http://blog.roodo.com/groachino 

留言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