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米米爾

2017-08-11 18:46:16

歐巴桑的第一次之人人都可以是偵探-(3)

  【第三話︰真相不只一個】

如果一切都順利的話,自己現在應該在百貨公司挑選送給女兒的香水、給兒子的球鞋、給孩子的爸的保溫瓶的。
挑選這些應當是很快樂很享受的一件事情。
自己已經好久沒有開心一下了。
她覺得她應該做這件事情,而這不僅是為了自己,更是為了能堅定持續的去蛋糕店拍DV。
可是,什麼時候才能拍到呢?
「阿夏,我好累……你有阿華,我卻只有自己。」歐巴桑方才在公車上得到的那一點點小小的信心,現在已被消耗殆盡。
她忍不住趴在透明的桌上,想就這麼一睡不起,如此就不需要面對或許終究得不到真相的現實。
就在這時,一只白色的紙袋輕飄飄的飛入她的眼中,落在她的腳尖不遠處,也就是透明桌子的正下方地板上。
歐巴桑下意識地彎身,將紙袋撿起,翻過來,3100這四個數字赫然出現在她面前。
一抹厲芒閃過她的雙眸。
「歐巴桑,不好意思,我剛剛倒垃圾時不注意,垃圾掉出來了,這個給我丟就可以了。」一名頂著一頭自然捲,身材高挑,臉型狹長的青年男子說道。
歐巴桑立刻轉身看向這位手提垃圾袋的便利商店店員,緊揪著他的領口並問道︰「這是誰丟的?」
「啊?」男店員露出愕然的神情,有點呆。
「我縮,這是誰丟的?是不是一個長頭髮,穿著黑色衣服,看起來秀氣秀氣,很乖巧的女高中生?」
男店員露出狐疑的神情,一副他在懷疑歐巴桑問這話的意圖。
歐巴桑靈機一動的說明︰「是這樣的啦!阿我是跟著拿著這個紙袋的女孩子過來的。她是我兒子喜歡的人,我是瞞著我兒子去偷看她的,但是吼!我跟著她的時候,發現她掉了這個紙袋,阿我只能跑出來幫她撿起來還給她,然後不小心說了我兒子喜歡她,結果她好像誤會我了,生氣了,拿走紙袋就跑了。阿我擔心我兒子怪我,所以繼續跟著她,想找機會和她道歉啦!」
男店員一瞬間露出古怪的神情,看起來似乎不太樂意。
啊,糟糕,這個長得有點像阿夏的年輕人,是不是喜歡那個女生?歐巴桑心想,隨即又解釋道︰「啊,你不要誤會啦!我知道我兒子沒那個福氣,只是吼,當媽的會好奇自己的兒子喜歡哪款的女生啦!我沒有惡意。」
雖然仍有點半信半疑,男店員思索了好一會兒才地說道︰「那位女高中生是我們店裡的常客,晚上常來買咖啡和冰淇淋。歐巴桑妳想和她說話的話,可以在這裡等等看,她們學校快期末考了,這陣子應該都會來買咖啡。不過,她不是長髮,是短髮妹。」
「短髮?所以共……那個女高中生戴假髮嗎?」
男店員聳聳肩。
為蝦米?
儘管想不出個所以然,歐巴桑仍說道︰「這樣喔?謝謝捏。」
「不客氣。」男店員露出欲言又止的神情。「但我勸歐巴桑妳不要抱太大的希望,是那女生沒福氣。」
「啊?為蝦米這麼說?」
這時,歐巴桑看著男店員那張狹長的臉,突然沒頭沒腦地冒出一句︰「年輕人,越看越覺得你長得好像阿夏喔!」
「我姓夏沒錯……歐巴桑,我認識你嗎?」
「謀!」歐巴桑竊笑。「沒事。謝謝你捏,阿夏。」
「不、不客氣……」男店員摸不著頭緒的又看了歐巴桑幾眼,這才轉過身繼續忙他的事情。
道在這裡說不定可以等到長髮女高中生後,歐巴桑的心一整個定了下來,她先謝謝了阿夏的保佑,然後上了廁所,挑了一碗她許多年沒吃過,都是買給家人吃的泡麵和一瓶冰的礦泉水,吃飽喝足便看DV打發時間,但或許是因為今天太累也太興奮了,沒看多久便趴在桌上昏沉睡去,直到一陣喧嘩將她吵醒。
「就說我只是不小心忘記了嘛!聽不懂國語嗎?白癡耶。」年輕女子的聲音充滿譏笑。
「妳等等自己跟警察說。」男店員的語調則是充滿了隱忍和不耐煩。
「就說我沒有偷,是忘記結帳,忘˙記˙結˙帳!」
「衛生棉、牛奶、雜誌、吐司和巧克力冰淇淋,通通都是忘記結帳?小姐,說謊也不是這樣說的。」
「阿就放在袋子裡不小心忘記,懂咩?我有錢。有錢幹嘛不結帳,我白癡嗎?」
打了個哈欠的歐巴桑,揉了揉睡眼惺忪的雙眼,朝吵得最劇烈的地方望去,發現結帳櫃檯旁邊圍了一群人,坐著的她只聽得出來其中個人的聲音,是那位長得像阿夏的男店員。
「好了,讓讓。」兩位警察從大開的門走進人牆內。
「鄭華珊,又是妳。」某位警察喝道︰「我之前不是說過妳再犯,就要通知妳爸媽了嗎?」
聽聞這中氣十足,異常熟悉的聲音,歐巴桑站起身,動了動坐麻的大腿和屁股後,朝著人群探首望去,赫然發現長髮……不,現在是短髮的女高中生和男店員被圍在人群中央。
再三確認她那張秀氣乖巧的面容後,歐巴桑肯定對方的確是偷了自己不小心掉出來的紙袋的小偷。
為了當小偷還買假髮?
她不缺錢嗎?
不缺錢為啥要偷錢?
現在的年輕人到底在想些什麼啊?
「哼!去通知啊,他們不會來的。更何況,我又沒偷,只是不小心忘記結帳,又不小心在門外踏出一步而已。」女高中一臉無賴的說。
「強詞奪理。」男店員大罵。
警察嘆了口氣說︰「把妳的身分證和學生證交出來,這次得通知妳老師了。」
「不要!」女高中生聽聞此才露出動搖的表情,但仍倔強的堅持道︰「我沒偷!不信叫監視器畫面啊!我只是把這袋子當購物袋,懂咩?」
「帶回警局再說。」另外一位看起來比較沉著的警員說。
「我也去,我願意作證。」男店員氣憤地瞪著女高中生。
「我不要去警局。」女高中咬著下唇。「我沒偷。」秀氣的面容充滿倔強喊委屈,彷彿大家在欺負她似地,她才是無辜的受害者。
「鄭小姐,妳已經不是第一次了,請妳配合。」
腔調很是中氣十足的警察刻意將手按在手銬上,暗示女高中生再不配合,或許就會逮捕她了,注意到這點的女高中生臉色微微變了,隱隱懼怕了起來。
「刑事訴訟法第八十八條,現行犯,不問何人得逕行逮捕之。犯罪在實施中或實施後即時發覺者,為現行犯。」另一名態度較為沉著的警員,定定地注視著女高中生。「意思是民眾不需要倚靠警察,任誰看到有人正在進行犯罪行為都有權逮捕,像是這位男店員,他不˙需˙要報警就能把鄭小姐送至警局了。」
「原來如此。」「真的假的?」「好威啊!警察大人。」周遭圍觀的人紛紛低語,而女高中生的臉色也因著漸漸發白,眼淚落了下,眾人和男店員的表情從氣憤鄙夷變作尷尬和不齒。
用哭得太卑鄙了。
站在人群外的歐巴桑,看著女高中生全身繃得緊緊,彷彿在抗拒著全世界,不知不覺,她覺得她好像在看著這一個多月來的自己。
她知道沒人看好她,警察的態度也越來越敷衍,甚至開始覺得自己很麻煩,親戚鄰居認為她瘋了,蛋糕店的店員可憐自己又怕惹事,並且她的確有消費,所以便對自己的行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她都知道,都知道。
錯的事情就是錯的,真相必須要揭開,否則她覺得自己將再也無法信任這個世界了。
女兒最喜歡的香水味,輕撩著歐巴桑的鼻尖,一陣心疼湧上心頭。
是個需要媽媽的孩子啊……
剛才聽她說她爸媽似乎沒有空管她,那我這個當了三十幾年媽媽的歐巴桑、被她偷了東西歐巴桑,是不是有資格管上一管呢?
如果她是我女兒的話……
不行,我是來抓她的,我需要那筆錢才能給女兒兒子和孩子的爸買禮物,讓自己開心一下,可是若我現在跳出來,這個女孩子會怎麼樣呢?警察和店員又會怎麼樣呢?
阿夏,若你是我你會怎麼做?
阿夏,你一定會語帶炫耀,大言不慚地出面證明,用許多你觀察到的跡象,說這個女孩子就是犯人吧?或許還會指點店員該怎麼重新布置店內的監視系統,好減少死角之類的。
可我、我做不到,我只是一個歐巴桑。
阿夏,我果然沒資格當一個偵探。
沒關係,阿夏,做不了偵探,我可以做一個愛管閒事的歐巴桑,這我最厲害了。
思及此,歐巴桑深吸口氣,撐桌站起身,堆起笑臉,用力擠過人牆,站到女高中生的旁邊並拉著她的手說道︰「唉唷!警察先生不要這麼生氣嘛!人都會犯錯的,我剛好認識這個女孩子,等等送她回家後,我會好好念她的,這次就先這樣好不好?」
女高中生驚愕地望著歐巴桑,粉嫩的嘴唇張了張,卻什麼都沒說。
「盧太太妳怎麼會在這?」腔調總是中氣十足的警察詫異地問。
「啊就……」
歐巴桑的話才剛起頭,男店員便主動解釋︰「這位歐巴桑說她兒子喜歡這個小偷,所以特地在這裡等她,想和她解釋。我能做證。」隨即,他又對歐巴桑說︰「歐巴桑,你懂我剛對妳說的「是那個女生沒福氣」的意思了吧?這個短髮妹在我們商店街很出名。」
語畢,他斜睨了女高中生一眼,像是很受不了又害怕她哭的模樣。
兩位警察互相對視,達成了無聲的共識後,說話中氣十足的警察便開口道︰「盧太太,妳要好好勸一勸鄭小姐和她的雙親,這孩子已經不是第一次被抓到了,我們和店家都很困擾。」
「是是是。」歐巴桑頻頻點頭,還拉著女高中生和她一起彎下腰。
「至於妳拍的影片,我們都有查,有消息再通知妳,別太勞累了。」另一名態度較為沉著的警察,態度安撫的說。
「不累不累,我只想早點抓到犯人。」歐巴桑擺擺手,匆匆的回到座位拿她的提袋和塑膠袋後,要女高中生把她偷的東西的帳結清,這才頂著眾人的目光,拉著她的手離開便利商店。

夜幕已降,舒爽的風一掃白日的炎熱,也將歐巴桑和女高中生的裙襬吹的微微擺盪,兩人的身影在電線杆下拉的極長。
一路無話。
歐巴桑在心中想著她該和女高中生說什麼,等等送女高中生到家時,該和她爸媽說什麼。
啊,母丟,剛剛她說她爸媽不在,所以她都一個人在家喔?
「多管閒事。」女高中生突然語氣不善的說。


-待續-



---
●以上文章為米米爾原創文,想要了解更多請上二維秀官網。
二維秀作者專頁:https://goo.gl/q28eZx
樂多日誌:http://blog.roodo.com/groachino 

留言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