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米米爾

2017-08-11 18:49:00

歐巴桑的第一次之人人都可以是偵探-(4)

【第四話︰尾聲】

「啊?阿華,哩共啥?」歐巴桑尚未為意過來。
「我說放手啦!妳的手很熱,濕濕的很噁心。還有,不要跟我裝熟,我們不認識好不好,白癡。」女高中生甩了甩手腕,歐巴桑沒讓她掙開。
「不行,我答應警察要把妳送回家。」歐巴桑頓了頓,當作沒有因為女高中生嫌棄她的手而難過,反倒因為感覺好像牽女兒般,有點開心。
「我們現在是往妳家走嗎?」
「啊災。」女高中生冷哼了聲。「告訴妳,我不會因為妳多管閒事就答應認識妳兒子。」
歐巴桑想了想才會意過來女高中生指得是,她說她兒子喜歡女高中生一事。
「謀要緊,是他沒這個福氣。啊阿華妳家真的素這個方向嗎?」
女高中生一面罵咧咧,一面甩手道︰「放手啦!裝熟的臭歐巴桑,錢我都花掉了,沒有了啦!白癡耶,而且妳也沒證據能證明是我拿的。」
「我知道,阿華妳很聰明,妳把裝錢的袋子丟掉了,除非便利商店的監視器拍到妳丟的樣子,但是吼,錢和袋子上沒有寫我的名字,我是沒有證據的。」
「那妳還不放手?我不想認識妳兒子!死歐巴桑。」女高中生又甩了甩手,秀氣的臉突然一陣扭曲。
「啊就說他沒這福氣……啊妳怎麼了?」歐巴桑望著突然蹲下身子的女高中生。
「肚子痛……」女高中生的聲音充滿隱忍,聽起來不像裝的。
「那個來還吃冰吼──阿華,妳媽媽都沒告訴妳……」
「閉嘴啦!我沒有媽媽,我就是想吃冰,妳能怎樣?靠!好痛──嗎的,白癡耶。」蹲在路邊罵咧咧的她,秀氣的臉蛋漸漸刷白。
「賀啦!妳家到底在哪裡?我扶妳回去。」歐巴桑將女高中生沒有拿塑膠袋的那隻手,環住自己的肩膀,藉此將她撐起來。
「前面……右轉的第二個大樓。」絞痛的腹部削弱女高中生的氣勢,也使她的聲音發顫。
「挖災,妳忍忍。」
「知道各鬼,是妳問我我說了妳才知……靠,好痛。歐巴桑妳快點啦!」
「肚子痛走那麼快不就更痛?我手上有蛋,不能走太快,會打破。」
「吼!囉嗦耶!白癡。走快點啦!」
「女孩子不要說髒話,歹看。」  
於是,歐巴桑和女高中生就這樣互相扶持兼拌嘴的緩步往前,拐彎,兩棟高聳華廈出現在轉彎後的寬敞道路旁。
「妳家……很有錢?」怎麼還當小偷?歐巴桑沒把這話說出來。
「要妳管?」女高中生又痛的嗚了聲。「快點,我家有止痛藥。」
「止痛藥不能常吃捏,妳知不知道?」
「囉嗦!我爸都不管我了妳管各屁。」
好不容易走到華廈入口前,女高中生將口袋中的鑰匙將給歐巴桑,她用其上掛著的磁扣開門、搭電梯到三樓,再用鑰匙開門,空蕩無一人的黑暗過沒多久便被自動亮起的燈驅散,女高中生立刻三步併兩步的跑到客廳,撲向桌上的藥,就這樣乾吞了一顆,然後扒開冰淇淋的蓋子,把已經融化的冰淇淋當作奶昔喝下,就這樣吞了好幾口。
「妳怎麼不喝白開水?」
「我討厭白開水。」
「那也不要吃冰淇淋,我做點熱的給妳吃。」環顧著華麗新穎,充滿高科技家電,但也毫無人味的客廳,歐巴桑很快便在開放式廚房找到冰箱,打開一看,裏頭只有飲料、零食、起司、綜合維他命的罐子等物,沒有新鮮的食材。
「我家只有微波餐盒。」女高中生隨口吩咐。「拿一瓶可樂給我。」
「我可不是妳家的台傭,蒸各蛋給妳吃,否則妳越吃冰的,肚子越痛唷!」
聽聞歐巴桑這麼說,女高中生這才悻悻然地放下冰淇淋,爬到寬敞的沙發上,抱著靠枕看電視,隨即又掏出手機滑著螢幕。
摸索了一會兒,歐巴桑才搞懂這個家裡的廚具用法。
她隨手將磁扣和鑰匙放在流理台上,用好不容易找到的電鍋和碗,將剩下的蛋打散,兌水,用漏網過濾泡泡,放入蒸鍋,跳起後端了過去,她一臉厭惡的吃得一乾二淨,什麼都沒說便又開始滑手機,歐巴桑也沒說什麼,默默地收拾並清洗碗盤,還用廚房用紙擦了流理台,見女高中生窩在沙發上睡著了,便拿起一旁的薄被蓋在她身上,然後走樓梯下到一樓大廳,就這樣離開了。

回到家,打開門,迎面襲來的是黑暗。
「我回來了。」歐巴桑的聲音迴盪在飄散線香的客廳內。
累極的她衣服也懶得換,隨手將提袋和剩下的三顆蛋放在矮几上,用腳掃開的上的塑膠袋、換下的衣服和鞋子,然後就這樣朝沙發上那團呈現鳥巢狀的棉被窩坐了下去,身子一歪,整個人倒了下去。
久違的無夢酣眠降臨。

小心翼翼的端著三碗蒸蛋放在桌上,歐巴桑蹲下身,在裊裊生煙的桌前雙手合十,喃喃自語︰「拍謝捏,我還沒去買香水、球鞋和保溫瓶,今天先用你們愛吃的蒸蛋,湊合一下乾賀?」歐巴桑稍稍等了等,才又繼續開口說道︰「阿不要和媽媽生氣嘿!這是有苦衷的。昨天阿,媽媽我遇到小偷了捏!跟你們說喔,媽媽表現得很不錯唷!平日多看阿夏是對的,阿夏保佑了媽媽,所以媽媽才能……」
叮鈴。
門鈴聲響起,歐巴桑一面喊著︰「但幾咧。」一面套上拖鞋,用腳掃開滿地垃圾和雜物,跑去應門。
「蝦米郎?」
開門的同時,一名身穿高中制服的短髮女高中生,滿臉不耐的瞪了歐巴桑一眼。
「怎麼那麼慢?」她不爽的撇撇唇。
「阿妳怎麼會在這裡?」歐巴桑張大了口,消去些許血絲,略顯浮腫的面容上盡是詫異。
「問警察大叔啊!他超白癡的,都說我要送妳謝禮了,還問東問西問了一大堆,連前陣子什麼蛋糕店前的車禍都說了,白癡耶,乾我屁事,超囉嗦的。」短髮高中生雜念了一堆,盡情發洩滿心不爽後,隨即改口道︰「欸,歐巴桑,你家離公車站牌也太遠了,手提的超酸的。」女高中生將手上的袋子,往歐巴桑的手中一塞。「拿去啦!好重。」
「這戲蝦米?」還有些朦的她下意識地接過袋子,頗沉。
「給妳的啦!吼,腿好痠。椅子在哪裡?」短髮高中生朝歐巴桑身後往進去,皺了皺秀氣的眉,露出嫌棄的表情。
歐巴桑不介意她的態度,從一個多月前她就再也不在意大家的想法了,她好奇的朝印有知名高級百貨公司LOGO的紙袋內看。
「不要誤會,我可不是來認識妳兒子的,只是順便過來而已,順˙便˙而˙已,懂咩?」強調完畢,女高中逕自進屋。
「我知道,是我兒子沒福氣。」帶上門,歐巴桑跟在女高中生身後進屋。
「好了,妳兒子在哪?」女高中生環伺亂七八糟的客廳,一下子便看到有三碗蒸蛋放在一張木製桌子上,其上還有三個插著香的蒸蛋、一張照片、三個牌位,以及牌位後面的一只罈。
她挑挑眉,沒問過歐巴桑並擅自伸手將照片拿至面前。
照片中,兩位面目相似的青年男女,正站在某位成年男子的一左一右,三人對鏡頭笑得很開心,背景是美麗的湖畔山景和小木屋,看樣子這張照片是在類似渡假村的地方拍攝的。
「阿華,妳怎麼知道我想買這個香水?」已經從紙袋掏出紙盒的歐巴桑很是驚喜。「我女兒很喜歡這個香水捏。」
女高中生沒注意到歐巴桑說了什麼,只顧愣愣地看著照片,然後又看了看牌位,俏臉漸漸浮現複雜的神情。
歐巴桑一面說,一面將香水放在寫有「郭義臻」的牌位前,鞋盒和保溫瓶則是分別放在「郭義武」和「郭一陸」的牌位前,還小心翼翼的調整角度,務求牌位、蒸蛋和女高中生送的禮物有對齊。
確定一切都很完美後,歐巴桑重又蹲下身,雙手合十地對著牌位說道︰「鄭小姐來了,她看到媽媽放在裡面的清單,帶來媽媽早該買給你們的禮物,真是感恩,阿夏保佑喔!這下媽媽可以開開心心的繼續去蛋糕店拍DV了,今天媽媽有信心,一定能拍到當初把你們撞死,車身有紅色刮痕的車子。」
總算會意過來的女高中生,輕手輕腳的將照片放回原位,又是慚愧又帶點惱羞成怒的對歐巴桑抱怨︰「妳怎麼不早說?妳兒子、他們……」
「謀要緊啦!是我兒子沒福氣。那個白包我本來就是打算買這些東西給他們,怕忘記牌子才寫紙條放在裡面。」歐巴桑露出一抹苦笑。「很傻吼!明明都死了,可我就是想這麼做捏。生前就該做了,只是我們家的情況就像你看到的這樣,孩子念書要花很多錢,我這個當媽的不得卡緊一點……哀,阿現在只剩我一個了,也不太需要計較錢了。活著的人才重要。」
「哼!果然沒福氣。」女高中生彆扭的轉過頭,粉嫩的唇撇了撇。「歐巴桑的蒸蛋那麼好吃,他們現在一定覺得很餓。」
聞聲,歐巴桑驚愕地看了女高中好一會兒後,才喀喀的笑了出來。
「阿華妳喔,金促咪。」
女高中生扁了扁眼睛。「歐巴桑妳才好笑,滿嘴台灣國語,要不是我阿罵也講台語,肯定沒人聽得懂妳在說啥米。」
「喀喀喀。」歐巴桑笑得更歡了。
「哈哈哈!」女高中生沒好氣的翻了翻白眼,學著歐巴桑的腔調乾笑。
半晌過去,歐巴桑嘿咻一聲的撐起身,拿起提袋。
「今天星期六不用上學吧?我請妳吃蛋糕。那家位在大學附近的蛋糕很就好吃的捏!但是吼,不要晚上去,店門口的窄巷很暗,當地人常從那邊抄小路,撞死了不少人……」


-完-



---
●以上文章為米米爾原創文,想要了解更多請上二維秀官網。
二維秀作者專頁:https://goo.gl/q28eZx
樂多日誌:http://blog.roodo.com/groachino 

留言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