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宴平樂

2017-08-11 19:23:18

彈庫

我當兵在國軍的602旅,那是一個陸航單位。
營區旁邊有一個叫做202的彈庫,原本聽說好像不是我們單位負責,但是負責的單位下基地了,所以這個哨點就落到我們頭上。
其實202算是一個爽哨,畢竟單位下基地,彈庫裡面得砲彈都被搬的乾乾淨淨,這裡就是一座空山。
在我們連上會被派來這裡守哨點的,大部分都是破百的老兵,連上長官會覺得讓老兵日子過得太爽對學弟觀感不好,要派公差也不方便,與其這樣不如把老兵派到202彈庫去守哨點,反正在哪裡兩個兵守整座山頭,沒人管你愛做什麼就做什麼。
只是很奇特的是,這麼爽的一個哨點,連上卻沒幾個學長願意去。
那時候我剛剛破月,長官需要兩個人到202去守彈庫,問有沒有人一個月內退伍,剛好那時候我下完基地打完三軍,在部時間剩下不到三周,所以就理所當然被學長點起來,跟另外一個還差兩個月退伍的學弟一起被派往202彈庫。
剛到彈庫的時候,我就看到寢室裡面很詭異得掛了一條值星帶。
長官千叮嚀萬囑咐,值星帶不能玩,寢室二樓不要上去,然後這裡沒有熱水可以洗澡三件事情之後就回602營區去了。
還好因為那時候大概是十一月,天涼好個秋,不用出操又不用曬太陽的狀況下,基本上三天不洗澡也不會覺得不舒服。
而跟我一起守202的學弟似乎不是第一次來這裡,他熟門熟路的打開冰箱,拿出飲料然後窩在到處都是灰塵,早就沒人的連長室看電視。
「欸,學長,我們來猜拳,輸的去買飲料。」
雖然我很不想承認,但是他似乎適應的比我還要好。
我連猜三把輸三把,之後就摸著鼻子乖乖偷溜出營區到外面的雜貨店買了三大罐一點五公升的飲料回來放,準備當成這幾天的精神糧食。
不過當我把飲料擺在安官桌上的時候,監視器上的螢幕讓我疑惑了。
「韓仔,你過來看一下。」
學弟放下遙控器湊過來翻找我塑膠袋裡面的飲料。
我用力搖他的肩膀,然後叫他看監視器。
「202彈庫,除了我們之外,還有其他單位嗎?」
「沒有阿。」
「那監視器裡面這個人是誰?」
學弟沉默了,因為我跟他都看到,這時候安官桌上的監視器裡面有一個跟我們一樣穿迷彩服,戴著帽子的軍人站在後山某一號彈庫的門口。
這時候,下午兩點,外面艷陽高照。
學弟直接拿著帽子就衝出去,遠遠的站在營區旁的斜坡,遠眺著彈庫。
「沒有人啊。」
學弟回來的時候這麼對我說著。
我指著螢幕裡面的「那個人」,那個人開始移動了,從監視器上我們看到他從這一格的螢幕走到下一個的螢幕,從這邊的彈庫走到另外一邊的彈庫,那樣子簡直就像在巡邏。
我跟學弟盯著他逛完了每一號彈庫之後,他從轉彎處轉過來,停在小斜坡上方。
學弟用力推我,那時候我也覺得很不可思議,戴著帽子就衝出去。
安官桌對著大門,大門出去之後左轉就是小斜坡,這條斜坡大概五百公尺,我轉過去之後,看著斜坡盡頭,陽光燦爛一片,哪有什麼人在哪裡。
我跑回安官桌旁,監視器上卻顯示著那個人還站在那裏。
「他剛剛一直都在嗎?」
學弟點點頭。
我推學弟出去。
學弟也站在轉角處大聲問我,「還在嗎?」
我緊盯著監視器上那個人,他一動也不動的站在那裏,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跟學弟說,只是大概短短幾分鐘的時間,那個人居然朝小斜坡我們的方向走下來。
「韓仔,回來。」我大聲喊著學弟。
學弟跑進來,他也看著監視器。
我們兩個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因為這個人走到寢室旁邊,轉了個彎最後停在門口。
我跟學弟都沉默著。
安官桌對著門口,門口的那一個監視器裡,有一個穿著軍裝戴軍帽的人站著,而我們兩個把目光從監視器移往門口的時候,卻什麼人都沒看到。
下午三點的陽光,依舊燦爛。
連地上一片落葉都沒有揚起的跡象,但是安官桌上的螢幕裡,卻清楚的錄到一個人。
我們就這樣跟空氣不知道對峙了多久。
監視器裡顯示,那個人走進我們的寢室。
因為監視器沒有裝在室內,我跟學弟馬上從安官桌旁讓開。
學弟第一時間拿起手機撥回連上。

「學長,不管你要叫誰來都沒關係,我們不要待在這裡了,不要問,總之馬上叫人來換哨。」



-
●以上文章為宴平樂原創文,想要了解更多請上二維秀官網。
二維秀作者專頁:https://goo.gl/w5miV5
Facebook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FeastPingle/?fref=ts

留言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