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DARK樱薰

2017-08-12 09:39:51

白棋-廟

廟宇是人們的精神象徵,凡是遇上諸多無法處理的大小事,人們都會想到要去廟裡拜拜,求籤改運。
但卻不知道,廟有陰陽之分,所拜的如果是陽廟,到也沒問題,但如果是陰廟,那就得看供奉的神明到底是什麼了……

白棋以前很不喜歡廟。
不知道是不是眼睛的關係,他對於廟宇,沒有多大的好感。
有些廟發著白光,有些廟則是散發著詭異的黑色色彩。
對他而言,真正麻煩的,是黑色的廟。

大考成績放榜,幾家歡樂幾家愁。
白棋是歡樂的一方,父母對白棋的大考分數非常滿意,就要去廟裡還願。
只是白棋聽到「還願」,著實愣住了。
原來在白棋埋頭苦幹,認真準備考試的時候,父母聽了別人的建議,去了一間傳說中很靈驗的廟。
這廟的規矩有點詭異,就是如果願望達成了,就要回廟還願。
當初說什麼誓言,就得要完成。
「不去沒關係吧。」
白棋這麼對父母說。
可是父母卻很堅決的要白棋一定要過去還願,因為他們聽說,沒有遵守這項規矩的人,下場都很慘。
白棋聞言,只是微微聳肩。
基本上,拜拜的又不是他,怎麼變成他要去還願?
但父母都這麼說了,他能說不嗎?
也只能去了。

只是這一去,白棋有了想要轉身回家的衝動。
父母口中「很靈驗」的廟,是一間在大馬路旁,一處畸零地的小小廟。
廟宇散發通天黑氣,一看就知道供奉的,不是什麼好東西,可這廟香火鼎盛,旺得讓白棋有些訝異。
白棋抿了抿脣,下意識朝脖子摸了過去,他只希望掛在脖子的護身符,可以撐過進去的狀況。

他跟著父母進入廟宇,才剛踏入,白棋就感覺到驚人的不舒服感,且似乎聽到了脖子懸掛的護身符在「哀鳴」。
白棋覺得他的腳無法移動,他也沒有轉身看後面的勇氣。
因為光是站著,就可以看到……

黏稠的黑色物體,緊緊的黏在他身上。

同時,他也聽到無數個哀鳴聲。
那些聲音在哀號著,在說放它出去,不要留在這個地方。
鼻腔裡,也是難聞的噁心氣味,讓他胃一陣翻湧,有了想吐的欲望。
「唔!」
白棋手掩著脣,向後退了數步,退出了廟。
他來不及跟父母說原因,想也不想,立刻跑離這個地方。

白棋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回到家裡的。
他只知道,自己的身體很重,好像把廟的「東西」帶回家了。
他重重的倒在床上,無法動彈。
眼簾閉上,意識沉入了黑暗之中。
白棋看到,在黑暗的世界中,地面是黏稠一片的。
那像是沼澤,味道難聞,且有一股會讓人想要走進去的魔力。

……出去。
救命。
放我出去。

沼澤中,可以聽到無數個哀號的聲音。
他仔細一看,發現沼澤的中央,有無數個人沉在裡面,有些人剩下半個頭、有些人只剩下一隻手,掙扎著想要出去。
空氣中瀰漫著腐爛的味道。
白棋已經沒有逃離「這裡」的力量了。
他的身後傳來宛如魅惑的低語聲。

——進去吧。
——加入他們吧。

不用回頭,他可以感覺到,在那廟感受到的黏稠物,緊緊的貼在他的身上。
白棋的腳動了一下,緩緩的,準備走入沼澤之中。

可在這一瞬,他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力量把他拉起!

「咳!」
白棋立刻彈起身體,發出重重的咳嗽聲。
他的嘴裡都是水,他是被水嗆醒的。
這一嗆,白棋完全醒了,同時,他也看到他的床,連同自己身上都是水。
——家裡淹水了?
這念頭才從腦海飄過,他就看到板著一張臉,手拿著水桶,做出對人潑水動作的鄰居大哥。
「ㄏ……嗨。」
白棋嘴角抽了抽,愣愣地抬手,對鄰居大哥揮手。
「你知道你怎麼了嗎?」
白棋嘴角又一抽,說:「我又帶東西回來,差點被弄死?」
當下,他也只有這樣的想法。
鄰居大哥沒有回應,把水桶扔在一旁,說:「自己處理。」
語畢,他就很乾脆的轉身離開。
「等等!」
白棋正要問話,鄰居大哥冷淡的飄出話語,「那廟,我弟處理。」
說完,他就帥氣的轉身離開,留下愣在原地的白棋。
白棋看了看他的房間,微微嘆氣。
「好麻煩啊。」
饒是這麼說,白棋還是起身把這濕漉漉的房間整理乾淨。

不知道為什麼,白棋覺得,這水一潑,房間似乎變明亮了。
白棋微微舒展身體,揉揉肩膀,離開了他的房間。
只是他的房間窗外,一抹暗色的影子潛伏在外,很想進入,卻又不得其門而入。

●以上文章為DARK樱薰原創文,想要了解更多請上二維秀官網。
二維秀作者專頁:https://goo.gl/BifVKg
Facebook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wingsdarks/?fref=ts

留言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