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八爪魚

2017-08-12 10:01:57

我受夠小麗了。
交往的前三個月,一切都很美好;她長得漂亮,身材好,個性也算不錯;我朋友總是用羨慕的口氣談起她,這讓我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成就感。

但是第四個月開始,事情漸漸開始不對勁。
我發現她的佔有慾強的驚人──她擅自登入我的臉書、Line、推特等網路空間,查看我的交友名單,並且一個一個察看我所有異性好友的身分背景。
察看就算了,她還調查。
她甚至將她認為最有威脅的幾個人資料,全部用列表機列印出來,然後來到我面前,說是想要與我好好談一談。
就算我換密碼也沒有用,她總有辦法再次登入。

而這些,只是個開始。
接著,小麗開始無孔不入的侵入我的生活。
她記得我使用的所有生活用品品牌──牙膏、刮鬍刀、洗髮精、沐浴乳、電腦、手機、文具,而且堅持這些東西都由她來買。
她對我戶頭裡有多少錢一清二楚;這還不算什麼,她甚至清楚的知道我每一塊錢的流向。

有男人會因為女朋友這麼懂他們而開心嗎?
我不知道。
但我知道,當她清楚的說出我國小五年級班上所有人的名字時,我感受不到半點甜蜜。
而是恐怖。

§

某次晚餐,我特別找了間氣氛美好的餐廳,在吃飽飯後,謹慎的提出「也許我們並不適合彼此,我們也許該保持點距離」的想法;而她平靜的笑著,然後拿起餐刀就往手腕上割去。
看著血水噴出、她卻仍然笑著的那刻起,我確定了她有某種程度的精神問題。
──而更讓我絕望的是,「自殘」只是她最基本的手法時。

在醫院中,我看著躺在病床上的她,她也默默的看著我。
「我發現我做錯了。」小麗喃喃說著:「我真的好愛你,我不該傷害自己的。」
「……」我點點頭。
有那麼一剎那,我起了憐惜之意。
好歹也交往一年,說沒感情是騙人的,我甚至反省自己,是不是對她太差了。
直到她開口說出下一句話。
「如果我死了,其他狐狸精就會搶走你──我應該先殺掉你,然後與你一起殉情的。」
小麗的笑容很純真,但我毛骨悚然。

§

這之後,我又與她歹戲拖棚了六個月──那六個月,如同人間煉獄。
當我再也忍受不了後,我搬家了。
我連夜搬離,離開原本居住的縣市,找了個偏僻的郊區公寓住進去。
搬家的事情我沒有告訴任何人,只留了簡短的訊息給父母,說我想換個環境放鬆自己。

新住處環境不錯,四周安安靜靜靜;房間坪數大約八坪,雖然老舊了一點,牆壁甚至還是老式的紅磚牆,但維持得還算乾淨。
來到新公寓的這段時間,我慢慢忘記了小麗帶給我的恐懼,

只是這裡也有個問題。
我覺得這間公寓的房東是個怪人。
房東大概是個瘦削的中年男子,大概五十多歲,臉頰凹陷,生著黑眼圈,眼中總是滿滿的血絲。
但這些都還好,讓我害怕的,是他總是看著我笑。
我也不知道他在笑什麼,但那笑容裡有著非常飽滿的深意──
彷彿,在搜尋著什麼有趣事物一樣。

不過也幸好,除了每個月交房租時,我並沒有太多機會與他相處。所以我很快也忘記這件事。
在新環境居住了兩個月後,我本來緊繃的心靈漸漸獲得鬆弛。
──直到,小麗再次找到我。

§

當我打開門時,傻傻的看著門外的嬌俏女子,半天無法動彈。
是小麗,她竟然找到我了。
「……」小麗嫣然一笑,自動的走進房內。
她彷彿過去發生的事情都是假象,自顧自的環顧我的房間,嘴裡嘮嘮叨叨說著某些話──那些話我都聽不進去,我只是在發抖。
「你衣服又亂丟了,也不折好,到時候會有醜醜的皺褶喔。
「你又亂買東西了,不是跟你說過,這牌子的洗髮乳有矽靈,對頭髮不好。
「你為什麼沒買除濕機呢,這裡濕氣很重的感覺,你的鼻子不是一直不通嗎?
「罐頭跟泡麵都不健康,少吃一點比較好。
「啊,你看起來瘦了一些,大概有兩公斤吧?」
數落著,訴說著,詢問著,小麗轉頭看著我。
「你看,你果然離不開我。」
她笑得很開心,說出了我最害怕聽到的話。

「……」
好像能聽見頸骨喀拉拉的碎裂聲響。
好像能聽見拼命想呼吸的嘶嘶聲。
好像能聽見四肢掙扎的震動聲響。
等到我回過神時,我的雙手正掐在小麗的脖子上,她的表情訝異,臉色發紫,舌頭伸出,眼珠子幾乎突離眼眶。

「……」
我將雙手離開她還微溫的脖子,驚恐起來。
我竟然失手殺了小麗?

「……」
不,這才不是失手,我很快就清楚,自己是蓄意要殺死她的。
因為我的本能告訴我,如果我現在不殺死她,總有一天我會死在她手裡。
所以必須先下手為強。

「……」
那麼,接下來該怎麼做呢?
我茫然的環顧四周,看見那一面紅磚堆成的牆壁,突然有了想法。
這裡如此偏僻,四周總是安安靜靜,我也幾乎沒看過公寓的其他房客……

§

想到就做。
我去五金行買了一些基本的工具,像是黑色大塑膠袋,鐵鏟,鑿子,鐵鎚,還有到時候要把紅磚重新拼組回去的水泥等原料。
回到家中時,小麗的眼珠子上已經有蒼蠅在爬。
我開始撬開那些紅磚。
果然,後頭是空的──這一點,在我之前不小心撞到牆壁時便已經確定。
我一鎚一鎚敲著,渾身大汗,心情卻越來越愉快。
搬開第一塊紅磚後事情就簡單多了;在我的預想中,只要大概扳開半人高的小洞,我就能把躺在大黑色塑膠袋裡的小麗藏進去。
事後,再用水泥將紅磚封回去,從此就天下太平。
想到這,我笑的更輕鬆了。
很快,我就能脫離小麗的陰影,擁有完全獨立、自由自在的生命了。

「……」
正當我笑著、笑著,敲著、敲著時,手邊的動作突然停下。
因為我發現,我估錯了一件事情。
牆後的空間,並不是全空的。
裡面已經有人了。
而且不只一個。

「……」
我沾滿石灰的手一邊發抖,一邊繞過那雙乾枯的大腿,繼續將紅磚取下。
等到整面牆壁被我清除大概三分之二後,我也看見了,牆後的五個女人。

「……」我。
門突然被敲響了。
我突然想起,這個月的房租還沒繳呢。


●以上文章為八爪魚原創文,想要了解更多請上二維秀官網。
二維秀作者專頁:https://goo.gl/bqdC5G
Facebook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taco20130412/?fref=ts

留言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