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Martin Tsai

2017-08-13 00:50:55

營區裡的那間廁所

這是一個咖啡廳老闆告訴我的真實故事。

當兵,是每個男人必經的一段鳥歲月。

而每個營區似乎或多或少都會流傳著一些禁忌或是傳說。
一般人碰到的不外乎是半夜在荒煙漫草的哨所,聽到腳步聲在周遭不停地繞著,
或是在哪看到一些白影黑影,或日本軍之類的。

這個故事很不一樣。

那是在一個宜蘭山裡的營區。
營區的門口,連接著人煙罕至的產業道路。
我們的連,是一直持續往上爬坡往最上走到底,
後面則是一大片的山野叢林。

這裡是一個非常古老日式老校舍改建的營區。

這種懷舊破敗的營區氛圍,加上一大片披陡升起的山野,
白天除了略感一些陰鬱的氣息,山林可說還有點美感。

但一到了過傍晚,整個營區的氣氛就不大對勁。
老舊建築留下一絲廢墟靜止的陰森感。
荒山在黑暗之中,彷彿杵在那,默默吞噬著營區裡的一動一靜。


這故事發生在營區中最靠山那棟樓的廁所。

那棟廁所很破舊,裡面不論牆上抑或是廁所門上,都充斥了歲月留下的痕跡。
除了一般的鬼畫符文字和刮痕,
有一間廁所,留下像是被貼滿了紅紙黃紙,事後又被急促的撕掉的痕跡。

這故事就發生在那。

一天晚上就寢前,A士兵想上廁所,
也就逕自下床去了。
過了好一陣子,隔壁床的B也有了尿意。

邊走邊想著 "A是屎尿太多吧! 還是跑出去抽菸了,這麼久還沒回來"

遠遠的,看到廁所是全暗的。

"大概跑去哪鬼混了吧" B這麼想著。
同時打開了廁所的電燈。

燈一亮, B整個傻住了。

只看到A一個人,蹲在小便斗前。
只見身後那間廁所的門, 沒有風,卻一晃一晃地開闔著。

"ㄝ 你在幹嘛啊! 靠!別嚇人" B跑去大力拍A的肩膀。

A依然無動於衷, 面無血色的雙臉, 兩眼呆滯的繼續蹲在那。

再B持續了幾分鐘的叫喊後,A仍然保持那個姿勢,一動也不動地蹲在那。

B覺得這個場景,實在詭異到令他快窒息了。

他急忙往外衝去走廊的另一端,找今晚值班的安官。

向安官解釋了一切後,帶領著狐疑的軍官走往在走廊另一側的廁所。

兩人有點緊張地踏進了廁所。

廁所裡空無一人。


"靠, 幹什麼東西,耍我啊你!"安官有點不爽了。
B急忙解釋 "真的啦! 剛剛A他就是在這個位置! 然後就這樣蹲著,兩眼無神..."

然後, B突然一動也不動的蹲在A的位置。
面無血色的雙臉, 兩眼無神的失焦,面對著小便斗。

安官終究是老江湖,一看就知道這絕對是被什麼東西煞到了!
渾身冷汗的他,趕緊衝往他們的寢室去找救兵。

他永遠不會忘記,當他一衝出廁所時,
後面廁所,啪的一聲,...有誰關掉了電燈。

那天去幫忙把B抬走的士兵們 也永遠不會忘記,瘦弱的B
居然得出動六個人才拉的走。

更不會忘記,那間廁所的門,硬生生的從緊閉著,到緩緩地打開...

後來B聽說是後來請法師來處理,才得以恢復神智。
而A呢?他好端端的睡在床上,完全不記得發生了什麼事情。

這件事情,大概除了法師和幾個長官,
沒有人知道為什麼。

只能說,如果你也正好在當兵,
你要知道, 營區裡總有一兩間拿來放雜物,或是封閉的廁所...


那絕對都是有原因的。


留言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