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ಠ_ಠ

2017-08-13 13:47:46

是誰在廁所敲門

——————正文開始——————

烏雲密佈,豆子般大小的雨滴打在教室的窗上。

沙沙急筆狂抄筆記的聲音和講台上老師滔滔不絕的講述著外國歷史的演變充滿在整個教室裡。

「話艘(說)在十一四(世)紀到十三四(世)紀,十字軍東征⋯」

老師口齒不清的口音和那充滿低啞的嗓音使得整個班級的學生昏昏暈睡。

台下的小鹿卻低著頭不斷的抖動肩膀,忍住笑意。

原來她在偷看底卡的有趣版。

這個時候,突然肚子一陣絞痛。

「靠!怎麼突然肚子痛!」小鹿心裡低聲咒罵。

「不行不行!我忍不住了!我一定要去廁所!」小鹿舉起手告訴老師後,便急急忙忙的衝去廁所。

因為正在上課的緣故,整個走廊空蕩蕩的,沒什麼人,也沒什麼聲響。小鹿快步走到走廊末端的女廁。

這間廁所位在末端,不容易照到陽光,顯得惻陰陰的,所以學生通常都不上這裡的廁所,寧願走到樓下的廁所。

也許是因為今天天氣的關係,黑天暗地,沒有陽光照進廁所,所以整間廁所顯得比平常更陰暗,更詭異,有些可怕。

「額⋯暗暗的好可怕哦!好像隨時都有鬼出來一樣。還是不要在這裡上好了⋯不行我快憋不住了,我還是在這裡就好。」小鹿ㄧ邊嘀咕ㄧ邊按下廁所電燈的開關。

啪啪!

「這是什麼電燈?!按了竟然不會亮!哎呀算了算了不管了QQ都快剉出來了⋯」小鹿隨便挑了一間就進去解放了。

小鹿剛脫褲子蹲下,突然一陣冷風從外面吹進來。吹了小鹿一身冷冷的,也毛毛的。

「斯~~屁股好涼啊!這是什麼設計?!哪有人把蹲式廁所的馬桶設計成這樣?臉對著牆壁,屁股對著門口,萬一忘記鎖門被打開,不就屁股被看光了!」小鹿碎碎唸道。

過了一會,有一個清淺的腳步從外面走進來了。

「扣!
「扣!」
那個人緩慢的敲了小鹿正在使用的那間門。

「扣扣!」小鹿敲了隔壁間的牆壁表示有人在使用。

「扣!」
「扣!」
「扣!」
外面又緩慢的敲了一次門。

齁有人在使用是不知道嗎?!難道沒聽到我敲回去的嗎?小鹿心裡想。

「有人在使用哦!」小鹿對外面那個人說。

「扣!」
「扣!」
「扣!」
外面又緩慢的敲了一次門。

「有 人 在 使 用 哦!」小鹿以為外面那個人沒聽到她說話,於是又大聲的對外面喊。

「扣!」
「扣!」
「扣!」
外面又用相同的頻率敲了一次門。

她是耳朵有障礙還是怎樣?!明明其他間沒人使用,偏要使用我這間。

小鹿火大了!想出去看看到底是那個不識相的一直敲門。

她擦完屁股沖水,火速穿上褲子,開門。

「妳耳朵有問題是不是?就說我在用這間,妳還一直⋯⋯呃?」小鹿開門怒吼到一半便愣住了。

外面一個人也沒有,整間廁所空蕩蕩的只有小鹿一人。

「沒人⋯?應該是去上別間了吧!哈哈早點去別間不就沒事了!」小鹿恍然大悟。

小鹿走了出去洗手,卻沒發現,裡面每一間廁所都沒有人在使用。
--------------------------------
「欸!小鹿妳剛剛自己去上廁所哦?妳不知道不可以自己去上這層樓的廁所嗎?聽說很陰欸⋯」小鹿的好朋友小苑悄聲跟小鹿說。

「哎呀!沒差啦!人有三急,總不能忍到下課吧!而且剛剛那麼緊急,總不能叫妳陪我一起去吧?沒那麼衰啦!放心!放心!」小鹿拍胸脯安慰小苑。

「妳還是小心一點比較好啦!」小苑勸道。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小鹿不在乎的揮揮手,又繼續低頭看底卡。

想起那個傳說,小苑心裡覺得有點不安,想跟小鹿說什麼。但是,看著小鹿一臉不在乎的樣子,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希望那個只是傳言⋯小苑心想。
-----------------------------------
「哎呀~急死我了!就算離下課還有10分鐘,我也憋不住了!」小鹿急匆匆地跑進廁所。

「啊~~終於順暢~」小鹿舒暢的說。

此時,有一個清淺的腳步從外面走進來了。

「扣!」
「扣!」
那個人緩慢的敲了小鹿正在使用的那間門。

「扣扣!」小鹿敲了隔壁間的牆壁表示有人在使用。

「扣!」
「扣!」
「扣!」
外面又緩慢的敲了一次門。

欸?!這個場景好像很熟悉⋯

「有人在使用哦!」小鹿對外面那個人說。

「扣!」
「扣!」
「扣!」
外面又用了相同的頻率敲了一次門。

「有 人 在 使 用 哦!」小鹿以為外面那個人沒聽到她說的話,於是再說一次。

「扣!」
「扣!」
「扣!」
外面又敲了一次門。

齁想起來了!上次上課出來上廁所的時候也是一樣!該不會這次又是同一個人吧!可惡啊!怎麼那麼衰⋯

小鹿這次迅速的著裝完畢,想看看到底是誰在整她!

打開門,小鹿大喊—

「齁!被我抓到了齁!就是妳一直在⋯?」說到一半小鹿愣住了,外面一個人也沒有。

「齁!一定是躲起來了!說不定是哪個人故意整我!下次不要讓我抓到!」小鹿氣憤的說,然後踱步離開廁所。
------------------------------------
到了晚上—

小鹿躺在床上輾轉難眠,腦中不停的想著今天廁所敲門的詭異事情。

「不行!已經兩次了,每次都在上那個廁所的時候發生,一定是有什麼人跟蹤在惡整我!明天假裝去上廁所看看好了!」
擬定好「作戰計畫」後小鹿便睡了。
----------------------------------
「老師!我要上廁所!」小鹿舉手跟老師說。

「齁!小鹿同鞋(學)啊!妳怎麼每次都在喪(上)課的時候去喪(上)廁叟(所)啊?快去快去!氣死偶了!」老師怒罵道。

「嘿嘿嘿!人有三急嘛!」小鹿不好意思的搔搔頭。

「小鹿!剩10分鐘就要下課了,我陪妳去吧!」小苑偷偷的拉小鹿的衣袖悄聲說。

「哎呀不用啦~」小鹿給她一個放心的微笑就走了。
------------------------------
小鹿躲在一間蹲式廁所裡,等著「抓現行犯」。

「嘿嘿嘿這次不抓到妳,我就不叫陸小鹿!每次都一直敲我的門!煩死了!」小鹿得意的在心裡自豪。

過了一會,那個熟悉的清淺腳步聲出現了。一步一步走向小鹿廁所的門口。

小鹿緊盯著門下的縫,想確認那是否會停在自己這間。

這個時候,整間廁所安靜的只剩下那個腳步聲。

「嗒!」「嗒!」「嗒!」
好像有什麼一滴一滴的滴在地上。

腳步停在了小鹿的廁所門口。

小鹿透過門下的縫看見了一雙腳停在門口。

哇噻腳的皮膚這麼白,一定是個大正妹!小鹿心裡讚嘆了一下⋯

等等!那雙皮鞋⋯好眼熟⋯不是重新建校前的規定的舊式皮鞋嗎⋯怎麼現在還有人穿?

正當小鹿正在納悶的時候,一隻手緩緩的從門縫裡伸進來⋯

不,不能說是伸進來,是—— 爬進來。

一隻只有半截手臂的殘隻,正用她的五指緩慢的爬進來。斷掉的地方血肉模糊,正淌血,還有蛆在上面不停的蠕動。

原來,剛剛滴滴答答的聲音,是血滴到地板的聲音⋯

「扣!」
「扣!」
斷手爬進來後,手掌朝上緩緩的立起來⋯

小鹿驚恐的看著這個畫面,腦中突然想起之前小苑跟她說的傳說⋯

「小鹿,在我們學校重建以前,曾在一間廁所發生分屍案欸!是以前的一位學姊被學長在女廁分屍⋯」

「扣!」
那斷手跳了起來,試圖攀爬門,打在門上,好像要跳起來試著勾到門鎖一樣⋯

「⋯聽說以前的廁所是喇叭鎖,很容易開鎖。所以,那位學長趁學姊去上廁所的時候,把她姦殺了⋯」

「扣!」
那手又跳了一次打在門上,這次比剛剛更高了一些,但離鎖還有一段距離⋯

「⋯後來,怕被發現,就把學姊的屍體肢解,塞在馬桶裡沖掉。結果,東窗事發後,警察發現學長也陳屍在同樣的女廁裡,聽說雙手也斷掉⋯到現在還找不到是誰殺了學長⋯」

「扣!」
那手又跳ㄧ次,這次差點就摸到門鎖了⋯

「⋯之後那間廁所就常常發生可怕的事情,還有人因此差點喪命。於是,學校決定重建那棟大樓,打算請道士做法⋯」

「扣!」
那手又跳了起來,這次摸到了鎖,卻滑掉了⋯

「雖然已經過了那麼久,但是詭異的事情還是不斷。之前三年級的學姊不信,就把符咒撕掉,結果看到鏡子上有血手印,嚇得當場昏過去⋯」

「扣!」
那手跳了起來,這次摸到了門鎖,並且牢牢抓住⋯

「妳知道那間廁所就在我們這層樓欸⋯超可怕的,以後妳要陪我去上廁所啦!」

隨著那手跳起來拍打門的動作,一張張血手印,血淋淋的印在門上⋯

「嗒!」
血手印的血滴順著門滴落在地上⋯

小鹿臉色蒼白的看著這畫面,腦中盤旋著那些傳說。想放聲大叫,卻發現喉嚨好像被哽住了一樣,發不出任何聲音。

小鹿突然明白了⋯原來⋯原來每次上廁所的時候,那些所謂的「敲門聲」其實都是那隻手在試圖開門⋯

「哐啷!」
聲音打斷了小鹿的思考⋯

那隻手把鎖弄開了⋯

「咔嘰—」
門,緩緩的拉開了⋯
———————————————————

「妳知道嗎?每當妳在上廁所,被敲門的時候,其實不是有人在敲門哦!」

「是一隻斷手試圖開鎖的聲音⋯」


——————完——————

留言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