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黃修瑾

2017-08-13 14:30:36

夜裡的腳步聲

此篇主角小雅,跟我是透過共同的朋友認識的,認識當時,她正在高雄市楠梓加工區某工廠上班,工作時間是每天中午十二點到晚上的十二點。

因為過慣了夜生活,所以小雅下班後都會到朋友家哈拉打屁聊天,直到凌晨一、兩點才回家。

她在加工區上班二年多,自己租在附近的舊公寓套房裡,生活自得其樂,沒什麼煩惱跟壓力。

因為當時都住附近,我們常會聚在一起吃飯聊天,或是到河堤邊的刺桐腳唱歌。

某天,小雅說想換房子住,要我們到時候幫忙搬家,這讓我們很納悶,因為她租的套房翻修的很不錯,而且房東人很好,雖然是老舊無電梯公寓,但她的房間在二樓並不高,而且樓梯很好爬,況且租金跟電費不貴,又安靜。

看我們滿臉疑惑,小雅解釋說要跟一對女同性情侶分租,租金更便宜,而且那種家庭式的房子還能讓她養貓,所以她非常爽快就決定了。

而這三個女人為了生活的便利性,就租在楠梓區德賢路的某棟大樓裡面,這樣出門吃飯買東西都方便。

小雅的物品並不多,兩、三個行李箱就打包完畢,稍微整理後我就幫她載到新住處了。

到了大樓,因為還要忙,我把行李箱寄放到管理室後就直接離開,並沒有上去她新租的屋子裡。

此後過了一個多禮拜,某天,小雅傳Line約大夥聚餐,當時大概半夜十二點多,我們去吃宵夜,接著又去好樂迪唱歌。

唱到一半中場休息時,大家開始聊天打屁,這時候小雅跟我們說,她新租的地方,每天晚上,大約凌晨三點多到四點多的時候吧,她們那一層的電梯總會自動開門,但是根本沒有人在搭,而且電梯開門不久後,她都會聽到開鎖開門的聲音跟腳步聲。

當時大家不以為意,認為只是鄰居在出入,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但是小雅卻說她們租的那間房子,同層樓只有兩戶而已,一戶她們在住,另一戶則是空屋,屋主住北部幾乎沒在下來。

況且,她覺得開鎖開門的聲音感覺像是在開她們家的門,連腳步聲也像是進她家經過客廳的時候發出來的。

聽完小雅的話,我們沒有多做聯想,因為跟她合租同事上的班是半夜十二點到中午十二點,說不定只是對方回去拿東西,而小雅自己在房間裡面不知道而已。

可是小雅依然堅持的說不可能,因為搬進去後一個多禮拜以來天天如此,我們當下只好安慰安撫她。

這個討論,就在尷尬帶點詭異的氣氛下結束了,眾人依然繼續喝酒唱歌。

在唱完歌後過沒幾天,某日的凌晨四點多左右,小雅突然猛打我跟我女友的電話。

本來被鈴聲吵醒還暈乎乎的,但聽到驚慌失措帶哭腔的聲音後我們瞬間清醒。

電話裡的小雅語無倫次,完全聽不懂在講什麼,我叫她先別慌,然後馬上跟女友出門去找她。

我住的地方離她最近,來回不用五分鐘,到她家樓下後,因為晚上沒有管理員,我女友跑過去要按小雅家電鈴,這時候她又打來了,說已經在附近某間7-11裡面,我叫她在那裡等我,別再亂跑,然後跟女友立即趕過去。

進超商見到小雅時我嚇了一跳,因為她臉色青白,講話聲音抖個不停,情緒跟精神狀況非常不穩定,我馬上看她有沒有受傷,想要送她去醫院,但她不要。

在女友的安撫下,小雅情緒緩和後,我才慢慢的問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喝了幾口酒,她臉色恢複一點紅潤,精神好了點才開始講剛剛遇到的事情。

原來,當天小雅休假在家沒有上班,因為平常下班都沒有好好的休息,所以當晚她決定當乖寶寶不出門去,可是習慣的關係,她還是熬夜了。

一整天除了出門吃點東西外,小雅都窩在床上看小說跟玩遊戲,而到半夜三點多的時候,那個電梯的開關門聲又出現了。

咔~嚓~唰~

聲音,在夜深人靜的時刻,聽起來超清析。

緊隨電梯的開關門後,接著是

喀喇~

喀喇~

的開鎖跟開門聲

再來慢慢的開始響起了

啪~沙~

啪~沙~

的腳步拖地聲

一開始小雅並不在意,但是聲音卻隔一陣子就傳來一次,而且間隔的時間還越來越短,聲音越來越清析,而且聽起來開鎖聲跟腳步聲完全是從她們家裡發出來的。

她開始有些害怕,完全不敢出房間,可是憋尿憋久了,快忍不住了,小雅只好等到聲音消失的時候硬著頭皮出房間去上廁所。

因為一個人在家,而且都在房間內,所以客廳跟餐廳的燈是沒打開的,小雅開房門後只能藉著房間的燈光跟陽台外面的微弱亮光看路。

上完廁所剛出浴室要回房間,小雅又聽到了腳步聲,因為她在客廳旁,這次聽的一清二楚,超級清晰。

先說這房子的格局,兩個房間門是相對的,中間小走道一邊是浴室,另一邊就是客廳跟餐廳,所以出廁所後就能看到客廳了。

在聽到腳步聲後,小雅很自然的往聲音處看過去,卻看到了一個灰黑色的人影,正緩慢的經過客廳,朝著陽台走去。

出於慣性下,小雅自然而然的喊了一聲「喂!」

聽到這一喊,灰黑色的人影馬上停下了腳步,接著,脖子緩慢的~緩慢的~扭轉了180度來看著小雅。

小雅頓了一下,藉著房子裡的昏暗光線,她看到的是一顆凹凸不平,腦殼破碎的頭顱,粉紅色的腦漿,跟暗紅色的血水,順著頭殼的破洞跟裂縫緩慢的溢出流下,而一顆眼珠則連著筋吊在了嘴邊,但另外一顆完好的眼珠,卻睜的大大的,緊緊的盯著小雅看......

瞬間,小雅立刻頭皮發麻,全身佈滿雞皮疙瘩,但因為驚嚇過度,當下腦中一片空白,呆立當場。

在彼此對望了數秒後,那個灰黑色的“人”,又緩慢的將頭轉了回去,然後

啪~沙~

啪~沙~

的腳步聲又再次響起,灰黑色的“人”,繼續慢慢的走,一直走到了陽台上為止。

這時候,風吹起了陽台邊上的窗簾,透過暈暗的燈光,小雅看著那個灰黑色的“人“,緩慢的,180度的,頭轉身不轉的再次看了她一眼,然後慢慢的跨上了圍牆,接著一躍而下。

在祂一躍而下的瞬間,小雅哆嗦了一下驚醒過來,同時全身發麻四肢發軟,她開始連滾帶爬的往房間衝,但關起房門後又感覺不對,馬上拿了電話跟包包就往外跑。

經過客廳開完鎖頭跑到大門外時,小雅聽到身後電梯又開始發出起降的聲音了,她頭皮再次發炸,連大門都沒鎖,直接就從十一樓樓梯跑到一樓,然後到樓下就馬上打電話給我。

我在聽完事情經過後,因為還要早起上班,就先回去睡了,由女友陪著她。

隔天中午,我跟另一位男性友人先去搬小雅的行李,並打給跟她合租的同事說這件事,在提到小雅當晚的遭遇時,她的同事們說也曾聽到過那些聲音,有時候還會感覺到有“人”站在陽台那裡看她們。

搬完東西後,我們順道去詢問管理員關於那間房子的事,但這位管理員剛來上班半年多,對之前的事不是很清楚,只知道那座電梯每到半夜三點多,就會開始自動降到一樓開門再升到十一樓開門,怎麼檢查都查不出原因,已經好幾年了。

接著,小雅與她同事以最快的速度退租,並到大廟去拜拜做祭改,在找新房子的時候,還先去廟裡問過神明才敢租。

而我則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去問了每天下午都會在那棟大樓下面聊天的老人,有關那戶房子的事。

幾個在當地住了十幾年的長輩說:「那是之前某某人的兒子啦,因為生意失敗,欠太多錢了,離婚後,半夜喝完酒想不開就跳下來了,已經死好幾年嚕!」

好一個陰魂不散啊......

夜深人靜的時候,妳(你)有沒有發現奇怪的電梯聲呢?妳(你)有沒有聽到莫名的開門聲或腳步聲呢?妳(你)有沒有感覺到...有個“人”正在陽台或窗外看著妳(你)呢?

編輯記錄

幫忙分段,改錯字。(Oreo 8/21)

留言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