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曹博涵

2017-08-13 18:40:41

請 不 走

"碰~~~~~"


銘城被突如其來的巨大撞擊聲驚醒,抬頭看著黑暗無人的教室

靠!!怎麼會睡著了,竟然都沒人叫我起來也太機歪了吧!!

他急忙的想要拿起掛在桌邊的書包離開的時候,忽然抖了一下......



"歪..咿.......歪..咿.........歪..咿........."



有種粗糙的東西互相摩擦的聲音從後方傳來..........

背後有股冷空氣飄了過來,他感覺到有東西在他的座位後方兩側緩緩的移動......

"要不要回頭看,到底要不要回頭看" 他緊張的想著

正當他慢慢的轉頭,轉到一半的時候....

突然聽到耳邊有個陰沉的聲音淡淡地對他說.......




"抓~~ 到~~ 了~~"








“鈴~~~鈴~~~~鈴~~~~鈴~~~~鈴~~~~鈴~~~~”



銘城滿身大汗的驚醒,拍掉了鬧鐘,看了一下時間


"六點四十五分""



銘城是我從小到大的朋友,那時候跟我一樣是一個苦命國三生,

不過他是A段班的王者,跟我這個放牛班的在腦部結構上完全不同.....



"靠昨天又沒睡好,又是一樣的夢連續做好幾天了做到都會背了,好煩"

中午吃飯的時候他跑來跟我還有豬爺說

"你怪怪的喔!!"

豬爺一邊嚼著水餃一邊回答

"阿!!會不會是!!前幾天我們不是跟隔壁班那兩個羽球隊在童軍室.....

豬爺假裝神秘的說著

"靠腰!!又沒怎樣不要再說了!!" 他踢了豬爺一腳就閃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星期天晚上,我們三個打完籃球後一起走路回家

到我家巷口的時候,看到住巷口的許媽媽正低著頭整理一些剛撿來的回收物品

"許媽媽好" 我向她打了聲招呼

她抬頭微笑著跟我點了個頭後,瞬間表情嚴肅的盯著我們三個看

一直盯著 一直盯著............




"阿文你來一下" 晚上九點多的時候,許媽媽突然在門口叫我

"好,有什麼事嗎??" 我走了過去

"你可以去對面停車場那邊站幾分鐘嗎??" 她突然問我

"喔!! 好呀!! 是要幫忙搬什麼東西嗎??"

"都不用 你站過去就好了"

"喔!!好" 我有點摸不著頭緒,但她說了,我只好開門往停車場走了過去



11月多了,天氣有點冷了突然被叫出來忘記先拿件外套

停車場蠻空曠的,一陣陣的風吹的我直發抖....

五分鐘後許媽媽出現了,她站在入口處遠遠的盯著我瞧了一會....

"沒事了,你過來吧!!" 她招手叫我過去

"怎麼了嗎??" 我滿腦疑問的問她


"阿文,許媽媽跟你說" 她思考了一下突然開口

"你們剛剛回來的時候,我看到你們後面跟著好幾個"

"跟??跟什麼?? 我們就三個人而已呀!!" 我完全搞不懂她在說什麼

"我說的不是人,是好兄弟"

"好兄弟?? 你是說"鬼"嗎?? " 我有點害怕的小聲問她

"嗯!! 對" 她很冷靜地回我

"而且我覺得他們不是好的,充滿惡意,感覺很不對"

"有好幾個都是綁繩子的,那個很麻煩" 她繼續說著

"綁繩子??" 我回問她

"就是上吊往生的......這種怨氣重沒有馬上送走一陣子後都會很難處理..還有..."

"我好像看到有個穿紅裙的混在裡面........" 她接著說

"紅裙...................." 我瞬間毛了起來

"不知道我有沒有看錯,如果是就真的就麻煩了"


"你怎麼會看的到" 我小聲地問她

"以前在在鄉下我爸是在宮裡辦事的,從小在宮裡長大常接觸所以看的到"

"但沒辦法看的那麼清楚要在夠黑的地方才會比較明顯,所以才叫你過去站"

她接著回我


"那我......"我緊張的結結巴巴地問她

"你很乾淨,但明天一定要記得跟你另外兩個朋友說,請他們要找時間去找師父看

一下,而且一定要找真的會的,不然會更慘,淡水北新庄上面有間XX宮,

去找一位蔡先生,說是許桑的女兒拜託的,一定要去越快越好" 她很認真的跟我說



第二天中午,我跑去找他們兩個說了這件事

他們倆個突然低頭不語

"其實前幾天禿頭罰銘城跟隔壁班那兩個羽球隊的下課後去打掃童軍室,我去等他

撿到一個以前那種大顆的五元硬幣" 豬爺抬頭看了銘城一眼跟我說

"之前不是有傳說很久以前有兩個學姊玩完錢仙後跑去童軍室上吊自殺嗎?"

"我想嚇嚇那兩個羽球隊的就提議要在裡面玩錢仙,可是明明就沒有來呀!!

都是我偷動的..." 豬爺結結巴巴的說著


"靠!!會不會真的中了,你們明天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我有點擔心的說

"我明天先不要好了,我家基督教的,跟他們說這種事一定被罵死"銘城跟我們說

"那我明天叫我爸先載我去看一下好了,你會陪我去吧!!" 豬爺發抖的問我


其實俗辣的我個人是很排斥這類事情的,但豬爺是我好友只好硬著頭皮答應了

第二天放學後,豬爺他爸在校門口等我們,正要上車的時候看到銘城揮著手跑了過來

"我也跟你們去好了" 他氣喘吁吁的跑了上車

"怎麼那麼突然,你不是先不要來"我問他

"我又做一樣的夢了.....但這次最後的時候我看到了.........

"看到什麼" 我好奇地問他


"一個穿紅衣服的女人背對著我動也不動的吊在我後面,突然她開始劇烈的掙扎.搖晃

後來瞬間靜止,她慢慢地轉了過來歪著頭用一種奇怪的表情對著我笑



"我嚇醒後坐在床上,正要躺回去繼續睡的時候,一轉頭....



突然看到好幾個人站在我家後院臉貼在窗戶上跟我對看.......



我嚇死了大叫的跑去叫我爸媽來看,結果什麼都沒有我還被臭罵了一頓...."

"但我真的有看到...."銘城一臉驚恐的說著



開了一會兒,到了許媽媽跟我們說的地址後,看到一間舊舊的鐵皮屋改成的宮廟,

外面的樹下坐著幾個人在泡茶,我們停好車正要走進去的時候

"喂!!先不要進來" 突然其中一個中年男子叫住了我們

接著他衝進鐵皮屋裡,過了一會兒拿了兩杯濁濁的茶出來

"你們兩個先喝完這個再進來" 他伸出手遞給銘城跟豬爺

"不好意思!!我們找一位蔡先生" 當他們在喝茶的時候豬爸跟那位中年先生說

"蔡師父不再,他去中部處理事情" 他低著頭著說

"那請問什麼時候會回來" 豬爸接著問

"應該是後天" 他依舊低著頭回答

"我們有些事情要問,那有其他師父可以先問一下嗎?" 豬爸繼續問他


"說真的我們可能都幫不上忙"他突然緊盯著我們停在外面的車子回答

"其實你們來這邊外面車旁邊"那幾個"很不高興從剛剛到現在一直瞪著我,

那幾個不是我能幫忙的"

"我先拿幾張,你回去燒成灰加水先讓他們喝,後面的比較不會近身,

你們星期六再來吧!!"他邊說邊遞了幾張符給豬爸





星期六下午一點多我們又過去了

停好車後看到一個歐吉桑抽著煙站在門口

“我們師父說找我的就是你們吧!”他吐了一口煙後打量著我們


“怎麼會弄成這樣!有誰可以先說一下之前發生過什麼事嗎?”

他的視線穿過我們一直盯著我們後面跟頭頂說著

豬爺拿出撿到的那個銅板遞給蔡先生,接著跟他說了一下之前發生的事.......


"唉,有些事情不能做呀!!"他看著銅板嘆了口氣說

"你以為沒有請來,其實當你喊完的時候"他們"都已經聚到你們旁邊了,

有些自己會離開,但很多其實都會一直跟在你們身邊等可以抓交替的機會,

甚至有些怨氣重的是請不太走的....." 他一邊說一邊用手指把煙捏熄


聽他說完我們都嚇傻了呆呆地看著他


“我試試看,看他們願不願意離開,你們兩個進去坐在爐前”

前幾天看到的那幾位中年人穿著道袍從屋裡走了出來..

他們拿著不同的法器跟旗子開始繞著他們兩個轉,不斷的唸著聽不懂的經文

相較於豬爺一臉沒事的坐著,銘城卻顯得痛苦五官不斷扭曲

持續了蠻長的一段時間後,蔡先生又拿出兩杯茶叫他們喝下

銘城一喝下那杯茶後,開始不斷的嘔吐吐出了一堆像痰一樣的灰黑色物體

接著蔡先生邊唸著咒邊拿著一捆類似細竹枝的東西,不斷的拍打著他們倆個的背

銘城又吐完了一次後突然昏了過去 豬爺則一臉狐疑的看著蔡先生

蔡先生滿頭大汗的 跟我們說

"都走了!! 他們身邊的應該都走了'

我看著他們的同時,餘光喵了一下宮裡,光明燈旁的昏暗拱門內




站了一整排的黑影瞧著我們.....其中一個穿著一件紅色的裙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過了一陣子,一切都風平浪靜了,考完聯考的我們跑到豬爺家樓頂打羽毛球

有點風,所以我們打出去的球總是被風吹的歪來歪去

突然吹起了一陣風,把銘城打出去的球吹到圍牆外的屋簷上

"幹!!你這個白癡,我去撿啦!!" 豬爺笑著爬出圍牆撿球

球卡在蠻的蠻靠外面的地方,豬爺很小心地慢慢爬了過去撈

"幹!!你小心一點啦!! 撿不到就算了" 我有點為他擔心

"撿到了!!" 豬爺開心的大叫一聲後,突然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你是抽筋喔!! 撿完快回來啦!!"銘城笑著對他大喊




豬爺猛然轉頭看了我們一眼,陰森的笑著對我們說






"我有說我要走嗎?"







一說完立刻轉身從五樓跳下...........

留言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