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散散寫散文》 | ETtoday新聞雲

作者:滄海不正經

2019-05-06 01:24:08

《我散散寫散文》




詩人就愛百轉千迴形容一片葉子,人看葉子是葉子,詩人看葉子是嗚魚子^^珍貴得很^^

而且還多了一張嘴。
*
乾杯^^但我就愛寫詩,^^只是詩應該像一頭奔放不羇的馬,野馬,搬馬 ,草泥馬,沙琪瑪,普悠瑪,……卻硬被跟意象關在一個籠子,詩傅們苦口婆心。
*
在軍棋攻略中,馬一過河象就死定了。
*
施施從兩種變四種,洗澡用施施,避免二次感冒。
*
詩詩一個人一種,洗澡用詩詩,太大聲,鄰居會很感冒!
*
我小時侯換過十個鋼琴老師,都是女的,而且都是像呂琇綾那種,古典得像故宮,飄逸得像女鬼,聲音像是在紅樓裏說著夢話,一雙眼睛像是日月潭似的看著你,動氣大不了浮出一個光華島………
*
我不記得說我要學鋼琴,但那時家境尚可,家裏不知為何有一架鋼琴,也許是這樣,所以把我送去學鋼琴。
*
只是初級階段,一本「拜爾」還沒彈完,有一個女鬼捧心說她快吐血了,有一個心還沒捧已經吐了……
*
我到今天還不曉得她們是否是吃了不乾凈的食物,還是有其他原因,反正下星期就一定換一個女鬼,呃!鋼琴老師!
*
我推測因故離開我的鋼琴老師們後來可能不教鋼琴了,全部考入奧迪廠,專心投入研發鋼鐵人的相關業務,看!如今已有成就^^
*
鏡子上貼著螢火蟲,但發光的是我的打火機,每一支煙就像螢火蟲的屁股,每一個屁股只能放一個嘴巴。
*
妳雖然未達欺騙的等級,但很明顯是晃點的高手,欺騙跟晃點的差別是,欺騙通常都是可拋式的,不能重複使用,晃點可以無限回收,釘一釘補一補再繼續晃!
蛋,有什麼差別呢?
自古姓王的多
姓混的其次
姓完的也不少。
*
詩像一件美麗的薄紗,要靠肉體來演示,但詩都應該保護,詩人就得立法管束;如果不是太悲哀,就不要太哀,可發呆,別癡呆。
*
否則男的容易禿頭!
女的………容易戀愛!
*
預防疫苗接種療法,從三合一開始,到三百合一止,針對濾過性病毒是功不可沒,居功厥偉的,但對於濾過性詩毒就有諸多限制,所以毒性無法擴散,詩變得像通關密語,詩人像滿清同蒙會的地下工作人員。
*
「同蒙會」不是同學會,是一同像蒙面俠蘇洛那樣蒙起臉來躲在橋下作企業識別,確認無誤後劈頭就問對方跟不跟會!
……會不會寫詩……
*
而對於愛情,就像麻糬……
預防?你在說笑話?
如果沒進房,就很對不起鳥了!
*
飲食男女,若不是還不餓……但這情況就像同一坨狗屎來回踩兩遍的機率差不多,大致不必等到它餓,頭頂燈泡一亮,房裏燈泡一關,自律神經自然臉就綠了,神經就發神經了,發言的地方就腫漲了,餓魚跑出來覓食,餓龜也是!
*
所以如果沒進房,可能是摩鐵剛好客滿,不然就是男女協議做經濟交流,小富由「撿」,撿當然是撿便宜,大富由「添」,添當然是添壽添財了。
*
有配偶的等配偶出門,沒配偶的等鄰居出門,沒鄰居的等老爸老媽出門,雙親若在家鄉,等弟妹孩子閒雜人等出門,只要確認無誤,趕緊進門,把各自盛產的天雷地火拿出來打勾動勾動。
*
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
裸馬,決對是兩人完成的。
*
後來,我還是受不了誘惑,其實也沒人誘惑我,自個兒想說嚐一口應該沒事……
*
假如手上有一份蔥抓餅,你會只嚐一口?
還是看別人收上有一份,再去跟人家要一口?
*
你要問我再嚐一口的滋味如何嗎?當然不是蔥抓餅的味道,而我,還是很豪邁的小聲說,!縱觀人類戀愛史,動物交配史,微生物分裂史,地球演化史……只有愛情的味道放諸四海不變,幾十年來,沒有因為我一死再死而在忠烈祠供了牌位,也未走味一分一毫。
*
甜的還是一樣甜,該舔的一樣要舔……^^
*
覺得我粗魯?拜托,別愛上我!我可能是詩人,但詩人不一定是我!
*
最好,也別愛上詩人。

留言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