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鳥人的手上拿著筆,還是鳥人手上沒拿筆 | ETtoday新聞雲

作者:LuYu Fang

2019-07-23 04:10:42

如果鳥人的手上拿著筆,還是鳥人手上沒拿筆

臺北車站往捷運方向有個鳥人。
鳥人理論上是個非生物,非生物理論上是恆久不變的無機物。然而我們的鳥人似乎並不是非生物,雖然鳥人符合所有非生物的特質:

鳥人不用進食,雖然只是我沒看過鳥人吃東西。
鳥人不用呼吸,雖然他的鳥頭下面一直在對他的人類身體撒尿……喔不是是灑淚。
鳥人不會走路,雖然依照各種網友提供的消息,鳥人其實會在北捷關門休息之後開始四處散步,順便驅逐那邊的流浪漢。

但是今天,當我路過鳥人,那電光石火的瞬間,那一眼萬年的感覺,那種觸電,那種心跳加速,讓我懷疑鳥人是不是一直在偽裝成一個非生物的詭異生物。


鳥人『拿起了鉛筆』。
沒錯,鉛筆,就是那種文具店裡面賣很便宜,但是又不到小天使牌那麼親民;全黃的漆色,但是比不過發情期青少年內心那麼黃的土黃;筆尖削尖,而又有疑似磨損的痕跡;尾端的紅色橡皮,跟便當店附贈塑膠袋裝著的海帶湯一樣,好像很划算其實非常難用。


這瞬間,我柯南一般靈光一閃的直覺啟動了,我內心偵測黑影人的馬達開始運轉。雖然看上去只是一枝普通的鉛筆,但是,看透這枝鉛筆的真相的,只有外表看似成人,內心卻是個低能兒的無名偵探:
就是我!

對,我看到了,我真的看穿了,這枝鉛筆,這枝黃色外皮的鉛筆,是一枝
『被削過的鉛筆』!

這意味著:
這枝鉛筆……
這枝鉛筆……
……這枝鉛筆可以拿來使用啊!


但是!
為什麼一枝可以使用的鉛筆,卻會出現在一個看似非生物的鳥人(人?)的手中?
而且,還是出現在右手中!



我看著鳥人,回想起我在多個月前來到臺北,為了尋找免費的充電插座,在臺鐵一樓遇到詐騙集團,意圖詐騙我手中,跟我的大腦一樣空曠的錢包時,那一天,我看到鳥人他……
鳥人他……
鳥人他……鳥人他不鳥人啊!
鳥人他完全不理會像是我這麼溫和理智的平民百姓正在被詐騙,也無視惡劣邪惡的詐騙集團正在詐騙我,鳥人就這麼站在那邊,身體流著不明液體的站著,看著詐騙集團朝我過來,看著我在翻找背包時不小心掉落一個5公斤的鐵鎚,看著我在撿5公斤鐵鎚時不小心又掉落一個10公斤的啞鈴,看著我把啞鈴跟鐵鎚收好抬頭卻發現詐騙集團已經不見蹤影……

鳥人,從不鳥人。
他只是默默地握緊拳頭,不累了,不想擁抱,就是握緊拳頭,沒有夢沒做,沒有明天要走,所以沒有人聽到他的歌。

鳥人,從不鳥人。
至少,我以為他從不鳥人。



但是,今天,鳥人,他變了!
鳥人本來握緊的拳頭,卻出現了一枝鉛筆,一枝明顯用過的鉛筆!

這簡直是赤裸裸的背叛!


我不禁對著不鳥人的鳥人,娓娓道來我的心聲:

『水,不停落下來;人,怎麼不鳥人……
儘管我被人詐騙,你說不鳥就不鳥,我一個人,身無分文……』



我望著鳥人,望著他手中我第一次見到的黃色鉛筆,抱持絕望和心碎,拍下他手中使用過的鉛筆照,戰戰兢兢的上傳臉書:

『……這傢伙,以前有拿著筆嗎?』


我頹然坐到了鳥人身邊,等待同樣心碎的網友,跟我一起詛咒那無常的命運,那不知如何say goodbye的心情。
很快的手機跳出臉書的提示,那些藉由網路聯繫在一起,我堅定的盟友們,一個一個回話了:

『有鉛筆喔!』
『以前就有了啊!』
『鳥人的名字是John wick喔!』


再一次,我再一次體會到被背叛的感覺,再一次想起我的心聲:

『唉,只剩下無知;我,一直沒有看到筆;原來鳥人拿鉛筆,只有我從不知情,缺一塊腦,就叫腦殘……』



沮喪看著網友們述說他們跟鳥人那些燦爛的回憶,那些在鳥人身旁一群人看著黃色小鴨的精華,那跟日本朋友們吹捧著『口裂娃呆丸諾John Wick嗲斯~』的風光,鳥人在他們眼中是如此活潑開朗落落大方,如此轟動武林驚動萬教,鳥人是他們的臺日友好大使,他們的黃色小鴨領隊,他們約會的媒人分手的見證……他們認識的鳥人是活著的,是會呼吸有心跳至少會全身出汗的。
最重點是:



他們眼裡的鳥人,一直是握著鉛筆的。



啊!鳥人,你為什麼會是鳥人呢?那鉛筆即使換成原子筆,也是可以使用的啊!為什麼你會選擇拿著鉛筆,不是原子筆,不是粉筆,不是鋼筆或者毛筆,而是鉛筆呢?



『他,叫做夢遊。』
一名顯然是鳥人摯友的臉書網友,叫做後退北捷的網友如是說:
『夢遊他是一只永遠長不大的小姑娘,站在草原上,戴著鳥頭,手中一直握著鉛筆。』



……靠咧等下,這隻竟然是母鳥!


後退北捷堅定的再回了一次:
『是戴著鳥頭的姑娘,保證真˙北捷娘。』


北捷娘卻叫做John wick,然後拿著筆殺了三個人?



此刻我才終於明白,一直以來,我只是單方面的在看著鳥人。我自以為自己了解了鳥人;然而我大錯特錯,我其實從來不曾真正的認識鳥人。

就像是兩個靠在一起的琴鍵,乍看之下如此靠攏,然而他們一黑一白,一高音一低音,一深色一淺色,就算時時刻刻比鄰而居,內涵卻是如此遠離……





……這,像極了,人生。
人生短短幾個秋啊,不醉不罷休,北邊捷運鳥人兒,南邊淹水了。來啊來個酒啊,不醉不罷休,愁情煩事別放心頭~




這就是為什麼我今天來交罰款的原因。
因為我在臺北捷運上喝酒作樂,為了悲嘆我誤解多年的鳥人,我買了一打臺灣啤酒,抱著熊讚玩偶,在鳥人看護的北捷上啵一聲開瓶。
然後我就被捷運警察壓制住,然後現在我就來交罰金了。




『北捷之上,禁飲禁食。』





(完)




留言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