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恨死天蠍了 | ETtoday新聞雲

作者:闕玥

2019-06-12 11:34:15

我恨死天蠍了

我是許天,從小就因為這個名字,
莫名的引人注目。


也因為這個名字,在每個求學階段都很容易被記得,
但我覺得是一大困擾。



「妳的名字好特別,那妳還有兄弟姐妹嗎?」同學總在新學年度,圍著我團團問著。


「有啊!我有個哥哥,他叫許願。」同學聽完更是一陣大笑,但其實我沒有看過他。


對我來說,那只是從媽媽口中說出來的名字。



出了社會,也很容易被同事記得,
不管是同辦公室與否,
總是會有人問我:「妳真的叫許天?」


看著他們不敢置信後大笑的表情,我只能笑著點點頭,
雖然不喜歡,但也習慣了。





直到有一天,我認識了Rainman。


不知怎麼了,我們很有話聊,
天南地北的甚麼都可以搭上話,
聊著聊著,就墜入了愛河。


我們在街上擁吻、開心的談笑,
無時無刻幾乎都在通話,
我很容易肚子餓,
他看我狼吞虎嚥吃東西的樣子完全沒有嫌棄感,
反而是愛憐的眼神,
我們持續好幾個月的熱戀,
直到Rainman提出想跟我同居的念頭。


我問他:「為什麼想跟我同居?」

他說,我是他最任性的女友,
但也是最想天天膩在一起的人。



同居的第一個晚上,就是很冷的一個秋夜。
我窩在棉被裡趕論文,
Rainman不動聲色的從床尾潛入。



「哎呀,你幹嘛!我在忙你別吵…」我嚇了的把腳一縮,把筆電都打翻了。


「幹嘛幹嘛,我想要把你妳幹的酥酥麻麻…」這幾個不文雅的字句,配著你低沉的喉音,聽來讓人渴望極了。



「現在不要啦!我還要忙…」好不容易拉回理性,話才說一半,他就把我吻上了,不修邊幅的鬍渣帶來的刺痛,痛卻興奮交雜的滋味,身體被這樣溫柔的撫觸著,我也不掙扎了,乖乖被就地解決了。


只有和Rainman在一起才能嘗到,這種喜歡又討厭的感覺。


尤其和他作愛,從來不是單調的抽插過程,
他擅長挑逗我的全身,
時而細咬著乳頭,時而猛烈的吸吮,
此時白皙的雙乳被揉捏的的泛紅。


「我好愛你啊!我的天天。」你會緩慢的停下動作,
用眼神傳遞你的愛意,再給我深深的親吻。

話才說完,就攔腰把我抱起,
讓我的雙腳緊緊夾著他的腰,
環抱著你的肩膀,你托起我的雙臀。
此時,加速猛烈的抽插,
慾念薰心時的我總大喊:「快、快,再快一點,我好喜歡……」


他聽到我這麼說,反而瞬間停下所有的動作,
把我緩緩放回床上,
我成為他眼前的獵物,
他貪婪且渴望的眼神看著我,用低沉的聲音問著:「妳喜歡什麼?妳說…」


我總是漲紅著臉,嬌聲的說:「我喜歡跟你做愛!」
此時,他又得意忘形的笑著,
這又緩又急的交疊頻率,
總能引領我們一起到達高潮。



性器和心靈的契合度百分百,
天蠍的佔有慾和雙子的多變性,
兩者在不安和霸佔之間拔河,
但我們總能愉悅的享受彼此的存在。



「小天最愛天天了。」你總是笑著這樣對我說


我把Rainman當成是我的天,
不論晴天陰天,
當我抬起頭,就看見你一直在我身邊,
所以,你是我的小天。


這是Rainman和天天的至理名言,
只是不知道何時開始,我們都變了。


我們常常吵架、冷戰,
然後再熱切的作愛。
你貪婪的佔據我的身體,卻慢慢搬離開我的心門。


那天從研究室回來,
看著空著一半的客廳,桌上留了一張紙條,
一打開房門,也少了Rainman的東西。




手裡拿著紙條, 映入眼簾的這幾個字:「我不愛妳了,分手吧!」
淚水止不住地流下,直到胸口都被浸溼了。




天蠍對某個人不愛自己的狠心程度,
很簡單,也很絕對。


但過了十多年了,還是忘不了他曾經給我的愛。
我恨死天蠍了,卻一直想念著他。



愛恨之間,不就是一線之隔嗎?







留言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