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我們重新來過 | ETtoday新聞雲

作者:李柔柔

修改時間 2019-09-07 05:10:03

假如,我們重新來過

阿文是一個義務役四年的軍人。

其實他本來不是要從軍的,他從軍的原因,背後有一個非常漫長的故事。

在他高中的時候,他本來想做的是養殖漁業者。

阿文喜歡海洋,喜歡擁抱大海

站在船上享受陽光烈焰的曝曬、蹲在岸邊叼著煙釣著小魚。

這些,都是阿文曾經喜歡、崇尚的生活。

後來他遇見了小瑀,可以說是一場夢的開始。

小瑀喜歡在上課的時候寫一些有的沒的文章小品,寫給自己開心的也有、寫給同學欣賞的也有,反正在她的世界裡,幻想一切都是美好的,是她一貫的作風、習以為常的生活。

她愛幻想,因為這樣她能逃避現實世界裡,帶給她的痛苦與折磨。

例如被嘲笑,或者說不被認同。

也因問這樣,她在網路的世界當中,遇到一個她以為懂她的男孩,好像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別人比他更好。

於是,阿文就這樣走入小瑀的世界。

那一年,阿文二十歲,小瑀十九歲。

同樣都在親情裡掙扎,在不完整的家庭長大之下,阿文跟小瑀的家庭背景,變成他們逐漸靠近的契機。

阿文說他不好,因為他從沒有好好去愛過一個人。

小瑀說他很好,不管他的過去如何,她都願意接納他,因為人本來就沒有十全十美。

這樣的相知,讓阿文最終還是跟小瑀在一起了。

阿文喜歡釣蝦,喜歡釣魚,他就每天往海灣跑,有海的地方就有他的存在。

小瑀其實一點也不喜歡這樣的活動,但對她來說陪伴也是一種關心與愛的表現。

即使小瑀不喜歡,她也會說服自己,努力去喜歡阿文的喜好。

但是人永遠沒有辦法裝得跟對方相似,只要你的相似是用裝模作樣來詮釋,那麼總有一天,一定會東窗事發。

一兩個月後,小瑀不喜歡阿文天天跑去看海,阿文則是討厭小瑀整天繞著他轉,沒有自己的生活。

阿文開始想逃避小瑀,每天都找理由避開兩個人的見面,最後阿文也許躲累了,一個人離開遠走。

小瑀捨不得,說什麼也不願意放手,她就那樣開始了她的挽留,她以為這樣堅持就能改變些什麼。

她會做點東西給阿文吃,或者帶禮物給阿文,例如在冬天織圍巾送他。

不過愛是累積,不愛也是;兩個人的關係不會一觸即發,也不會一碰就碎,所有的一切,都是在時間裡累積。

也許就像阿文當初所說的,他從沒有好好愛過一個人。

在小瑀還想挽回這段感情的時候,阿文跟前前女友曖昧著,但他不知道怎麼告訴小瑀才不會傷了她,於是他就一天拖過一天,直到事情再也沒辦法隱瞞。

得知事情的當天,小瑀看到阿文的手機裡,有一個女生的訊息,要約阿文出去。

小瑀以為自己是第三者,於是她就去告訴對方,跟對方道歉。

後來對方才知道,原來阿文一方面接受小瑀的好,一方面跟自己曖昧。

每次跟阿文約好,阿文總是爽約,原來他是陪著另一個女人。

小瑀開心的買生日蛋糕給阿文,用她第一次打工的薪水,訂製一個蛋糕,但阿文一口也沒吃,甚至拿煙插在蛋糕上。

小瑀很喜歡寫信給阿文,阿文把這些信隨處亂丟,聽說,阿文的前前女友還看完了那幾封收件人應該是阿文的信。

那天,阿文也總算坦白,他不喜歡小瑀,很久以前就是這樣了。

前前女友離開,小瑀也走了,最後阿文誰也沒在一起。

多年後,阿文因為心情很悶很難過,聯絡了小瑀的朋友,要跟小瑀講些事情。

本來小瑀是很不開心的,但最後還是跟阿文聯絡了。

電話撥通的那一個晚上,阿文就跟小瑀道歉。

阿文說,不應該知道小瑀在等他回頭,他卻還跟別的女生曖昧。

這幾年來阿文一直忘不了在公園的夜晚,小瑀哭著求他不要走的畫面。

阿文說,他的確不知道什麼是愛一個人的感覺,其實當年他也沒有很愛小瑀,只是在小瑀離開後的那幾年,阿文才明白了什麼是幸福。

原來幸福,是在你一無所有的時候,對方還願意陪在你身邊。

原來幸福,是在你需要人陪伴的時候,對方會在身邊傾聽你的感受。

愛情最美的模樣,並不是他有多麼花蓮7,不是我今天攢了很多金銀財寶,所以買給妳戒指這才叫愛情;真正的愛情應該是樸實無華。

再好聽的話語終究會有膩掉的一天、再美麗的容貌也會有年老色衰的一日,抵不了時間歲月、殘忍摧毀的事情多得很。

對阿文來說,愛情來來去去,可有可無,所以小瑀掉出現讓他痛苦 ,捆綁了他的自由、束縛他的生活。

對小瑀來說,愛情是最珍貴的禮物,相愛更應該是一場美麗的際遇,她一心一意想要為阿文做點什麼,卻也因為這樣的想法,讓阿文喘不過氣。

多年後的小瑀終於知道自己的目標是什麼,而阿文在失去許多以後,才知道小瑀當年對他有多好。

電話掛掉前,阿文跟小瑀隔著電話,兩個人各自哽咽了起來。

那一天,小瑀不再恨阿文的傷害,但也徹底不再留戀阿文。

阿文說,當兵後他覺得自己更成長了些什麼,或許以後還有機會把小瑀追回來。

在愛情裡,有時候我們都喜歡「先入為主」。

我喜歡這樣,所以我覺得對方應該也會喜歡吧?但卻沒想過也許對方根本不喜歡自己的安排,畢竟「沒有人喜歡被安排」。

有的時候,我們覺得跟對方好相似,她/他就是我生命中缺少的那一半;卻不知道經過許多事情的變化,兩個人也有可能形同陌路。

愛,應該是剛剛好,你的優點我讚賞,你的缺點我陪你一起改,而不是把所有期待,都加在對方身上、希望對方滿足自己。

「阿文,你後悔嗎?」阿賢坐在月台上的椅子,翹著二郎腿喝了杯咖啡,聽著阿文敘述他的年少輕狂。

想不到放在facebook相簿裡的陳年合照,那個小瑀背後的故事這麼長。

「也許後悔,也或許不後悔。」阿文笑了笑:「但這就是人生吧?」

故事的最後,小瑀並沒有回來,而阿文也沒有再去聯絡她。

有些時候,最美的往往不是現在,而是回憶。

留言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