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_大家來說鬼

「圖書館出了甚麼事?海報是賴筱玲寫的嗎?學校第一次發生不尋常事件,應詢問相關人等,把調查結果登上校刊。」 (點選人物看當事人說法)

校刊記者的筆記

起初編寫這本校刊,只是想為即將畢業的大家留個紀念,沒想到事情會演變成這樣。

曾經在書上讀過一套理論:「人類的記憶必須依附物品存在。」大意是說,人的腦容量有限,會不定期把一些枝微末節的瑣事清空,假如沒有利用文字、錄音、錄像記錄起來,我們將永遠失去它們,比方說,老同學在高中時的性格與模樣。

這本校刊,應該會讓我們一輩子也忘不了這年夏天,以及現在的同班同學們。至於下面這段文字,只會以隨附筆記的形式夾在我個人的校刊內頁中,避免真相被遺忘。

校門口那張公告是我貼的,提到圖書館也是在故弄玄虛,我並不知道那晚發生了甚麼事。我只是喜歡賴筱玲,以為這麼做,就可以多找些機會和她說話,班上同學也會比較關心她。

一開始,真的只是這樣。

滾動螢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