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怨?報恩? | ETtoday新聞雲

作者:周怡德

2019-05-25 14:24:26

報怨?報恩?

菩薩畏因,眾生畏果.這是一位高僧所言.字面很簡單,內涵卻很深奧.這句話在多年以後.今天我才稍微有些領悟.
大學時暑假.我同一群死黨,相約到大豹溪玩水.大豹溪有著北台灣最危險的水域惡名,是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夥子的最愛.俗話說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好玩的地方,不是嗎?那天很熱,狹小的溪流旁擠滿了人潮.由於水很淺,很多父母放心的讓小朋友自己玩水.然後父母們就躲到陰涼處自顧自快活去.那時我正與同學玩水仗,女孩們為了身上被潑濕而笑得花枝亂顫.男生則唯恐天下不亂.趁機潑更多水.這時,我聽到有小朋友的尖叫聲,我循聲望去,一個小女孩正在水面上掙扎,我連忙趕去拉她上來.水是不深.說也奇怪拉力卻蠻強的,大概是水下有伏流造成.費了一番功夫總算拉她上來.人沒怎樣.只不過喝了幾口水.受了點驚嚇!外加腳上有些挫傷.傷處倒蠻怪的,烏青的部份像是被抓傷的感覺…那對父母千恩萬謝後帶著女孩早早離開.我們經過這番波折也興味索然各自回家.
當晚.我大概受涼.整晚睡不好.又發燒.寤寐中好像有個混身溼答答的小女孩指著鼻子罵我.“哥哥.你為甚麼這麼雞婆?你害我…”我想問她.我是那裡害她?夢就醒了.一連幾天都作同樣的夢.整個人就像失魂落魄.行屍走肉一樣.我媽平常就燒香拜佛.勤走宮廟.這時一口咬定.一定是撞邪了.不容我拒絕.就把我拖到奉祀濟公師父的宮裡.問問到底怎麼回事?
起乩後.師父搖頭晃腦.仰頭對著葫蘆喝口酒.蒲扇指著我,咕嚨著幾句.桌頭趕忙翻譯道“一切起因於汝在河邊救個人”護子心切的我媽馬上接口道“師父慈悲!伊是救人奈欸善有惡報?”說完師父立馬用蒲扇敲了我媽的頭,罵道“大膽!爾等凡夫俗子.豈敢批評天道運行.日後孽鏡台前便知分明”,師父又喝口酒,接著說“此事為累世怨孽,非吾法力可改!”媽聽到這裡,連忙跪下磕頭“師父慈悲!師父慈悲…”師父用蒲扇制止媽,示意她起來.“此事吾已知情,吾自有計較!”接著便靠著桌頭的耳朵說了幾句話,桌頭點頭表示瞭解.這過程我一直是跪著 ,最後師父要退駕,對著我身後說“汝之怨屈.吾必定作主!”奇怪的是,我身後並沒有站人.
桌頭最後傳達濟公師父的指示,買一套小女孩的洋裝,連同銀紙燒化.並解釋.小女孩是淹死的,我妨礙了她抓交替的機會.由於小女孩秉性善良,一直抗拒抓交替,直到陰司地府警告她,再不把握機會,就要忍受30年冰寒之苦,因為還有別的溺死鬼要投胎.她才同意.沒想到這機會被我搞砸了.幸運的是此事經濟公師父的調解,已暫時無事.至於為甚麼是暫時,而不是永遠,桌頭表示濟公師父沒說.反正神奇的是,的確日子恢復平靜.我也沒再夢見小妹妹.
幾年後,我畢業結婚,有了愛的結晶一清琪.本來日子會如常過下去,沒想到清琪生來就多病,一年健保卡用了六七十次.鬧到健保局來關切小孩怎麼了?總之醫生也不知怎麼回事,只說長大就好了.雖然清琪是個磨娘精,但她卻異常早熟而且善體人意,除了常看醫生讓人擔心外,簡直是個小天使,整天黏著我,爸爸長,爸爸短的,讓我好不開心!一直到清琪十歲那年,醫生發現她得血癌.家人窮盡一切辦法仍無法遏止病情惡化,此後就是一段揪心的日子.
病床上,原本清瘦的臉龐如今被病痛折磨
得見骨,唯有開朗的笑容還能讓我認識她.“爸爸,我好想像以前一樣讓你陪我走路上學唷!”現在還在撒嬌!我忍著悲痛苦笑“等妳病好,要我陪妳走到那,都沒問題!”她把臉轉向窗外,輕聲說“我知道,你最愛我了!只是我快離開了.”“但是我一點都不害怕,我只希望你永遠記得我!”說完她似乎累了,眼睛閉上睡了.我好想擁抱她,但她身上插滿了管線.
清琪已昏迷了三天,醫生說現在已是彌留狀態,大概就是今天了.我努力回想以前的點點滴滴.我與妻子相擁而泣,卻不敢哭出聲音.相傳家人的哭聲會讓亡者留戀人世而無法投胎.突然清琪緩緩張開眼,小聲又清晰的說“哥哥,觀音菩薩帶我去修行了!媽媽,再見!”我有些疑惑,為甚麼我是哥哥,妻子是媽媽?我直視清琪的眼睛,我突然想起往事,清琪不就是我夢中混身濕透的小女孩!她的雙眼流露無比智慧.諒解與情感,她是清琪,也是那不知名的女孩.慢慢的清琪閉上雙眼,我知道這次她再也不會張開,我相信她一定會去一個更好的地方,但我的眼睛仍然糢糊起來.

留言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