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N類接觸 | ETtoday新聞雲

作者:吳懼

2019-07-04 21:06:37

第N類接觸

通常喜歡在三更半夜講恐怖故事的人,主題不外乎廁所的鬼魂、水中抓交替的冤魂、跳樓而慘死的魂魄、軍中的厲鬼或戰爭而被捅死的好兄弟等,又或者到了中元節,有些人喜歡在午夜十二點玩起碟仙、錢仙、筆仙來,更甚者,玩起四角遊戲、鏡子遊戲、召喚血腥瑪莉、鬼牽手、鬼抓人等。會玩這些無一不是故意挑起心中的恐懼和人類內心原始的害怕,無一不想嚇嚇別人、助興自己,但他們可沒想過,有些人遇到的不是鬼,而是會在夜晚或凌晨時把你渾身嚇破膽、心生世上最深層的恐懼,你無法反抗,會把你逼進死亡的「外星人」,看到外星人這種恐懼遠比看到鬼魂還可怕,因為那是有感覺、有熱度、有光度、有接觸的恐懼,信不信由你?我即是有這種經驗的人,而且我還有三次的親身經歷,且聽我娓娓道來……
記得那是即將要升上國小一年級的前一個晚上,媽媽為了讓我獨立自主,第一次讓我一個人睡,媽媽例行的講了床邊故事給我聽之後,對著我說:「小豪啊!你又長大一點了喔,所以媽媽讓你一個人睡睡看,而明天就要開學囉!你期不期待升上小學一年級呀?媽媽跟你說喔!小學有好多好玩的事情喔!可以和朋友聊天、玩樂,下課還可以去操場玩或是玩盪鞦韆,老師也會教你很多新鮮的事情喔!明天開始小豪就可以好好去學校學習、玩樂了喔!」當時聽媽媽說完,雖然我不是很懂,但一聽到可以和朋友聊天、一塊兒玩,我就滿心期待,迫不及待明天的到來,隨即進入夢鄉。
大概在凌晨一點的時候,我不知道為什麼緩緩睜開了沈重的雙眼,因為開學為八月底,屬夏季,夏季的夜晚,陰暗的房間,從窗戶外吹來的風涼涼的,吹拂著綠色的窗簾,一下晃到窗外、一下又晃到窗內,只有窗外的路燈閃爍著,因為我較膽怯,所以心裡怕怕的,我不敢多想,但過沒多久,窗戶外的光線照了進來,那是幾近透明的藍光,起初沒發覺,只是我越看越覺得奇怪,咦?怎麼漸漸形成一個人的影子,頭像蓋了一層薄紗,而且祂沒有下半身!慢慢地,這個「人」的形體越來越明顯、光線越來越強烈,突出的大眼睛,異於常理的大頭,面目猙獰的表情,不是被嚇到,就是我被迷惑住了!全身動彈不得,直冒冷汗、眼睛直盯盯的看著祂,等到我回過神來時,祂已經開始向我接近而且是用飄的!這時我已經全身僵硬,就像一般人所說的鬼壓床,但祂並不是鬼,祂是「外星人」,因為祂隨即開始用一種我們人類聽不懂的語言,不,是地球上任何一種動物都不可能發出的聲音,是一種音波、一種頻率,祂開始穿越牆壁,飄向客廳,並發出多重的頻率和音波,我那時幾乎嚇到昏了過去,才漸漸睡去。隔天,我向爸媽訴說昨晚發生的事,但大人總是認為,小孩不懂事亂講話,所以就不了了之,怪異的是,我當天竟然還能正常的去上學,就像昨夜沒發生過這件事一樣……長大後,越去回想起那時的經歷,越覺得奇怪,因為光線依據科學的理論,況且又是在有窗簾的情況下,比較難折射出一個人的形體吧!而且又會發出奇怪的聲波,不是外星人那是什麼呢?
第二次看到外星生命是在我大一的時候,那時學校在新竹,搭著客運從新竹回台北,全車的人都睡著了,包括我的同學,我又是慢慢地睜開了雙眼,有意無意地看向窗外,那時夕陽西照,又有一些白雲飄浮,美麗的餘暉、多彩的天空就好像上了大學洋溢著多彩多姿的生活,只不過,那多彩的天空瞬間被一個像圓盤的白點所劃開,起初以為只是飛機而已,但沒想到它竟然一下來到上空,一下來到下方,一下來到左方,一下衝往右邊,它的速度並不是飛機或是任何戰鬥機可比擬,而且是不規則的運動!我極力想叫醒身旁的同學,但怎麼叫也叫不醒,我當時並沒有在運動,心跳的速率卻像沒停歇的跑了馬拉松那樣快,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覺得有一股熱氣一直往身上吹,可是當時是在客運裡吹著冷氣呀!越想越不對勁,再鼓起勇氣回頭看它時,它已經灰飛煙滅消失在上空了……
第三次看見外星人是在我大四時,這一次我本來坐在客廳的椅子上半睡半醒,直到我清楚地看見窗外的山壁前,祂就坐在飛碟上面,飛碟有四到五個奇怪的燈繞著本體旋轉,它緩慢地向右移動,直到牆壁遮住祂為止。自從那次經歷後,每到了夜晚,我都會想起上小學一年級的前一個晚上,那樣令人毛骨悚然的遇到外星生物的經驗,因而不敢一個人睡,怕祂再來我房間登門拜訪,也許祂是好意,但這不好笑也不好玩,因為在對不明飛行物體的各種研究—「幽浮學」上,曾提出人類與外星生物的不同程度的接觸,它分為七類的接觸,越高程度的接觸越可能造成危險,而我已經到了第三類的接觸,也就是能清楚辨識出幽浮、特別是辨識出外星生命,怕就怕在持續再看見祂們而綁架我、拿我去做實驗。
恐懼、恐怖,「恐」,顧名思義,害怕、畏懼,帶有一點不確定的語氣,就像有人會怕黑、怕壞人、怕密集的物品,也有人怕發生危險、怕掉進陷阱、怕陌生的東西,而這三次見「外星人」的經歷,發現皆是在人生的轉折點上,升小一、升大一,快要畢業進入社會,無論有無看見外星人,這些轉折都是我們人要轉換角色的時機點,皆是讓我有不確定的感受,甚至帶有害怕的心情,小學時較調皮,常常闖禍,不管是打破碗盤、把球丟到馬桶而堵塞、不聽話、作業常拖到午夜十二點才寫完、愛玩電腦的線上遊戲,所以常常被師長處罰及糾正,那時的我都好恐懼,都好害怕師長們,覺得他們就是恐怖的外星人,會隨時拜訪我,看看我現在到底在做什麼,但隨著年齡與人生經驗的增長,我已知道他們的用心,也懂得體諒父母師長們照顧我的辛勞,讓我生根發芽、成長茁壯,也漸漸懂得要珍惜朋友、珍惜光陰。
或許,外星生物是要進一步逼近、綁架我去做實驗,也或許是要警示我即將邁入下一階段,我必須做好充足的準備,迎向下一個挑戰,而外星生物當年讓我嚇破膽的這些經驗仍讓我歷歷在目,但我已經不再害怕,因為我已經長大懂事,會注意、幫忙、關心很多身邊的人事物,已經不是當年那個懵懂無知的我,我已做好充足的準備,迎戰未來,未來將會如何,並不是我們能控制的,就像我們不能知道外星人什麼時候會來拜訪,我們只能把握現在、迎向未來,雖然有時會回首過去的種種,但只要你向前走就不可能回頭望,是吧?未來將會如何—被外星人綁架?或是活出自己的人生?我已經無所畏懼了!

留言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