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凌兒

修改時間 2020-02-14 17:10:04

喪煞

常常聽到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這句話,
但是對於鬼魅,就不一定適用了,
有時候你不犯祂,祂還是會找你,,,

記得那年我們國三,
那時候流行將腳踏車的輪胎裝飾的整個都是螢光的,
我和大頭存了好久的零用錢拿去買了一堆裝飾,然後兩個小屁孩約好騎車去炫,
那天是十月多,涼涼的夜晚很適合騎車兜風,騎一騎到了一條黑暗的河堤小路,
剛好可以測試我們的螢光亮不亮,邊嬉鬧邊騎著車,笑得好開心,

這時突然看到前方,有一台機車緩慢的往河堤方向騎過去,一個穿著灰色上衣戴著黑色安全帽的背影,接著聽到“砰”一聲,那個人居然摔下去了,

「啊!他掉下去了!」
「怎麼辦?」
「我們趕快去看!」

我們兩個馬上把車騎過去,用腳踏車的車燈往下面照,卻沒看到人,

「人勒?」

我們都覺得奇怪
機車還停在旁邊發動著,卻怎麼都沒看到人?
此時突然起風了,四周竹林發出沙沙的聲音,覺得四周空氣似乎變冷了,整條路只有灰暗的路燈,兩個人越看越覺得恐怖,
就馬上騎車衝回家了,

隔天放學我們又聊到了昨天的事,決定再去看一次
結果機車不見了,只是沿路整條街上都掛著辦喪事的黃色燈籠,我跟大頭互相對看了一下,

「昨天有這個嗎?」
「昨天這麼暗根本看不清楚啊...連那個人長什麼樣子都沒看到...」
「但是我們確實有看到機車啊...怎麼今天連車都不見了...」

我跟大頭沿著燈籠走過去,恰巧看到布棚裡的遺照正看著我們
我跟大頭都被嚇了一大跳!趕快轉身跑走

「怎麼辦?我媽說看到這個會生病耶!」大頭很緊張的說

「我剛也有看到啊...而且我看到他身上穿的是灰色衣服...」我們不約而同的想起那個掉下去的人好像也是穿灰色上衣,雖然看不清楚他的樣子,但是突然心裡一股毛毛的直覺,覺得就是這個人

「幹!快跑!」

我跟大頭逃難似的跑回家,說好明天放學要一起去拜拜

結果隔天到學校才發現大頭沒來上課,
而我則是全身不對勁,頭重重昏沉沉的,
勉強撐到了放學,
跑去大頭家按門鈴,
出來應門的是大頭媽媽,
大頭媽媽一看到我就先開罵了

「兩個死小孩是不是給我闖禍了!大頭從昨天發高燒到現在都退不了,也找不到原因,整個人幾乎沒什麼意識」

我一聽到嚇死了,知道瞞不住阿姨了,便一五一十的告訴她

「我就知道!你等下跟我一起去找李仙姑,我看你也在不舒服了對吧!」

阿姨真是太厲害了,這樣都看得出來,
等大頭爸爸下班後,大頭爸媽便一起攙扶他出來
我看到他的樣子真是嚇死了,
雙眼無神、嘴唇完全沒血色,一點也不像平常那個活潑聒噪的大頭
就這樣我們一行人來到了阿姨口中的李仙姑那邊
是一個小小的宮廟,
一進去仙姑看著我說:「你被跟了,一個白頭髮穿灰色上衣的老人家」

我聽到真的是渾身起雞皮疙瘩,
她形容的樣子就是那天看到靈照的模樣!

接著又看著大頭說:「這個是被卡了,沖犯到祂了!」

「仙姑,小孩不懂事拜託幫幫忙,救救他們」大頭爸媽雙手合十的拜託仙姑

仙姑邊化著符邊說:
「三天都不要出門,這道符貼床底跟門口,三天後祂就會入土為安了,到時候再買紙錢燒給人家」

真的太神了,我什麼都沒說,她什麼都知道
而大頭也在仙姑做完法後逐漸恢復意識

「大頭!你醒了?」

跟剛剛毫無生氣的樣子簡直判若兩人

「你還記得發生什麼事嗎?」

「自從那天看到照片後,我就開始作惡夢,一直夢到那個阿伯說要我陪他一起走,我在夢裡一直掙扎,祂就來拉我的手跟腳,我的手腳就被祂拉斷了,接著就開始發高燒,然後我就沒什麼記憶了...」
聽到他的話真是讓我嚇出一身冷汗

「有時候你們去到一些比較陰的地方,如果本身磁場較耗弱,就容易沖犯到鬼魅,輕則只是發燒生病,重則會被帶走,記得三天不要出門,三天後去大廟拜拜」

「謝謝仙姑」

經過這次的經驗,我跟大頭也不敢再說要去什麼夜遊還是半夜出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