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人死不悔改-錢借了又借,偷了又偷 | ETtoday新聞雲

作者:打滾小胖妹

修改時間 2019-08-03 11:10:01

壞人死不悔改-錢借了又借,偷了又偷

你對於飯店從業人員有甚麼印象?
穿戴整齊、光鮮亮麗?還是認為不過就是個穿了套裝的服務生?
從大學就在這個行業打滾的我,可以告訴你這是個什麼樣的工作,除了一些小清新的感人故事外,當然必備大眾最愛的腥羶色。你可以說我譁眾取寵,但我只能告訴你,這完全都是真實的故事,一樣米養百樣人,壞同事這種該死的生物都存在了,你又怎麼不相信我的故事是真的呢。

繼上次的新人喜餅鬧劇後,這次我要來說的不是工作遇到的客人,而是我曾經的工作夥伴。
這次的故事主角,可以用曾經的工作夥伴艾瑞克說過的話可以形容他,他就是個壞人。
J在我認識他的時候是宴會廳的正職,外型偏向矮壯,可以摸到的每寸肉都是結實的,J的個性非常活潑外向趨近於白目,當然他這樣的性格在宴會廳是非常吃得開,畢竟宴會廳工時長時薪高,對於大學生來說非常好賺,動輒二十幾人的環境總是充滿笑聲,雖然工作大多數是粗重的,但對於這些有精力無處發洩的孩子們來說,是個非常不錯的地方。
剛開始我眼裡的J是個不錯的前輩,很容易融入孩子們的圈子,工作時會關心大家的狀況給予休息,也總是會帶給我們一些娛樂,翻場時會放流行樂給大家聽、動不動聊些大學生喜歡的情色話題。但J最厲害的地方,莫過於他拍馬屁的能力,一張嘴口無遮攔甚麼敢說,喜宴時可以講到上至新人父母下至遠房親戚,都對他讚不絕口,這項能力他毫不保留的也用到工作夥伴身上,每次總經理凰姐出現的場子,他都會極力表現,逗得凰姐滿是歡喜。但身為宴會廳直接主管的女王主任跟大黑熊副理對他的評語都帶有保留,畢竟那些打鬧只會拖累工作進度,常常玩過頭,他所帶翻的場地就無法如期完成,而當時所有人最害怕的女王主任就會擺著一張臉,在集合時責備所有人。

那為甚麼艾瑞克會說J是個壞人呢,和他共事的人們裡,我是最能闡述這段故事的腳色。
有天下班我正歡樂的想去辦公室簽退時,J從身後叫住我。

「小胖妹!你身上有沒有一千塊?」他踏著飽滿如他外型的腳步聲,大手直接搭上我的肩膀。

「有啊,怎麼了?」我僵住身子,小心翼翼地回答。

「你可以先借我嗎?我要繳電話費可是忘記帶錢了」他直接開了口,口氣像是我們已經認識好幾年一樣,但事實上我那時候才剛到宴會廳三個多月,對於許多人還是處於觀察中的狀態。

「可是……」腦袋裡的警報響起,身為金牛座的我對於錢雖然不到錙銖必較,但借錢給不是那麼熟悉的人還是會有所警覺。

「吼,借一下休假回來就還你了啦」J說著,滿是不耐煩。

我猶豫的捏捏衣角,他過分的熱情讓我不自在,壓在我肩膀的手臂很重,像是在威脅我必須把錢借給他。

「喔,那你等我先去更衣室換完衣服拿下來給你」不甘願的我還是妥協了。

當然J休假回來後也沒有還錢,他甚至對這件事絕口不提,內向害羞的小胖妹不敢討債也不敢多說甚麼,只好摸摸鼻子認命倒楣。後來大黑熊副理將小胖妹叫進辦公室,她才發現自己只是眾多受害者的其中一個。
原來J一直以來都會跟宴會廳的孩子們借錢,數目大多都是一兩千,不多不少讓人覺得要了反而是在計較,況且他是正職,所有工讀生都害怕被他針對所以不敢吭聲,直到有人向大黑熊副理抱怨此事才爆發。於是J被逼著簽了一張聲明,往後每個月薪水會提撥一部分出來還給債主們,我們都以為事情這樣就結束了。一直到有個高中弟弟告訴我,J跟他借了八千元遲遲未還,我們才發現這件事根本沒結束。J沉寂了許久,乖巧到我們都將過去視為笑話一笑置之,天知道這王八蛋竟然狠狠的打臉了所有人,最後在各種威脅利誘後他總算把錢吐還給高中弟。
J後來離職後去拜託早就跳槽的女王收留他,於是他從中部最大的宴會廳來到老字號飯店的中餐廳。在一些因緣際會下我也成為女王的工作夥伴,女王對我很是信任,曾經一起工作的我們共同話題很多,女王曾說過,他當初收留J的條件之一就是不許再借錢。
誰知道這次又是小胖妹壞了J的好事,那時成為主管的我學會和工讀生培養感情,其中一名男孩跟我特別交好,他某天頻繁的問我J有沒有上班,第六感有時候會發揮作用的我,追問他找J有甚麼事,男孩才說J前陣子去日本時跟他借了兩萬多。
一陣昏天黑地的感覺向我襲來,原來這壞傢伙到現在還在玩這齣把戲。
我氣憤的向成為經理的女王報告這件事,那麼相信他給他機會的女王也心碎的不能相信事實。
接下來我們發現他跟實習生一口氣借七千現金,而且每天都有信用卡公司打電話來找他。那時經理的錢時常不翼而飛、藏好的小費也少了三萬元。當然有些事情我們不能一口咬定是他所為,於是經理只好跟他攤牌,告訴他再借錢就是離職,並且提到錢被偷的事情,J連忙撇清和自己沒有關係,甚至說出他懷疑我還曾經開他私人抽屜偷錢包的現金。經理告知我後,曾經還對他抱有一絲同情的小胖妹,人生中第一次氣到氣結,當時我徹底體悟到J就是壞人。
大家關係徹底打壞,就算我和其他夥伴跳槽到另外一間飯店,都還能聽到他跟過去的工讀生借錢。被陷害過的小胖妹也沒在顧以前的交情,直接翻臉要他把所有的錢都吐出來,不敢面對的J在我施加的壓力下只好將錢寄放在前任公司經理那(這位經理也是傳聞多多),待我大搖大擺的走進去取。
而最後一次有關於他的消息,是他被老飯店辭退,原因是他在一場董事長朋友的宴會裡,偷了客人的錢。調閱監視器清楚看見他伸手進客人包包拿了現金後離開,女王經理也在某天想起在宴會廳時,J曾偷過客人的錢包,只是那件事被總經理凰姐跟大黑熊副理給壓下。而老飯店的董事長勃然大怒,要J選擇自己離職還是報警處理,J後來選擇離職,老飯店也貼出一張告示眾人他行為不檢點的公告,而這張公告的照片就在所以飯店同袍的手機裡傳送來去。
你問J為何會有這樣的惡行,其實在他平常的生活模式就大概看得出來,領了再多錢都不夠他揮霍,名牌包跟香水一件接著一件買,來回北部見愛人都是坐高鐵,有次他一領到薪水就馬上拿了一部份的錢要我去幫他買兩個名牌包,更別提他總是利用職權先訂了公司的產品,積欠著款項不給付,導致財務部一天到晚打來催錢。他老拿已經過世的父母做藉口,也不想想他父親過世時留給他五十萬的財產,但我們都猜在他工作空窗期時就被他花光了。
在離開宴會廳時我們都以為不會再看見這個人,但誰知道我後面又跟他共事了許久。
飯店業很小,今天上午發生的故事,可能明天中午就已經傳到另外一間飯店裡,當年你以為只是個小實習生的女孩,不到一年的時間就已經成為可以跟你平起平坐,甚至實質權力比你還大,穿著套裝搖曳生姿的主管。所以我一向低調的在飯店業打滾,盡量不成為任何故事的主角,當然也跌倒過,但那是別的故事了。
最後我想還是告訴一下大家,J離開中部了,因為整個中部飯店業不可能再用這惡名昭彰的壞蛋,他去了台北一間老字號的飯店,各位飯店業夥伴們,祝你們好運囉!


留言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