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桌大罵逼離職,冷靜回話擊退人 | ETtoday新聞雲

作者:可愛又迷人的小王八蛋

修改時間 2019-07-14 08:10:04

拍桌大罵逼離職,冷靜回話擊退人

職業:#廠務總監(自稱)
故事:#拍桌大罵逼離職,冷靜回話擊退人

我雖然在職業上自稱「廠務總監」,但那是對我的職業表示諷刺,我身兼多職,採購、廠務、業務助理等,之所以很多稱呼大家也猜想到,就是必須做很多事情。
從原料採買開始、追蹤廠商、搬/出貨、客訴甚至到客人催單、一些重大的決定都是我必須要做的,所以才自諷為「廠務總監」。

我大概簡述一下剛開始進來的前期。雖然我在這間公司只待快三年,對公司的了解也快直逼老鳥。

我在這間公司會進來做也是當務之急,非常需要用錢,抱著沒魚蝦也好的心態進來做一個自己沒接觸過的領域,因為帶我的人只教兩天就離開公司,所以接下來後面的工作內容都是靠其他前輩幫忙讓我能熟悉起來,但苦的是,越熟悉工作內容,就越感受到什麼叫做人性本賤。(除了要忍受他人的情緒容易起伏外,還會聽到髒話四起、詛咒他人去死的話語)

這職務工作非常繁雜,還需要其他同事的支援才能撐下去,比較感慨的是同事們都願意一起幫忙,讓工作順利進行。我真正掌握這工作是半年之後,但這繁雜中總是會出一堆小包。終於,有次午休從外面回公司後,業務L小姐氣沖沖的說待會要一起開會。

記得當時訴說的是兩件事情,但我現在回想只記得了其中一件事,在午休這時刻廠商回報說我的工作單裡的尺寸是錯誤的,L小姐氣沖沖地對著我說「怎麼搞的?」之類的話,但因為單是我開的,錯的人是我,再一堆責罵聲之後,L小姐拍了桌又指著我說

「我覺得你不適合這工作,你不用繼續做了!」她試圖想要逼退我,雖然我當下很緊張不說話,但也嘗試冷靜的回話

「如果妳覺得我不適合、不勝任,請妳直接去跟老闆反應,請他來做決定!」

我試圖的把她提出的質疑丟回去,L小姐則繼續無腦式發飆,我持續的再講出剛剛的話,請她自己去跟老闆反應,L小姐才無話可說僅丟出一句「你自己看著辦」則氣沖沖地離開現場。

後來我才仔細想,工作單寫錯是我沒有錯,但上面有簽名的人是L小姐,難道L小姐也不知道我在寫什麼嗎?那簽名真的是好看用的,就算出包了她也能全部卸責。

這件事情促成了我第一次想要離職的契機,過沒幾天我真的提出離職,L小姐果然態度上跟翻書一樣,假惺惺地說出那些慰留人的話,經過幾天後,我還是留了下來繼續做。經過L小姐這種負面洗禮及工作壓力,第二年我的身體果然出了問題,感冒一個月多都還沒好,正當我又有離職念頭後,L小姐也是開始說出令人非常作做的話語來留人,最後我是看在辛苦在外面跑車送貨的老廠長面子上,才又繼續了下去。

問我為什麼提到的人都是業務L小姐關乎的事情,不跟老闆投訴嗎?
很抱歉,我只能說,投訴沒有用,老闆非常看重L小姐,默默允許她囂張跋扈的態度繼續在這間公司上。若說表面是老闆,那地下老闆就是L小姐,連廠商、客人都以為L小姐就是老闆娘。

其中,我一直覺得一點讓我不能理解的是,待的快三年期間,每當過年除夕的前一天,就會開始瀰漫一股難受的氣氛。
一般來說,除夕的前一天,都是公司的大掃除。在做打掃的時候,總會有一位業務L小姐擺著老闆的架子,在看你的手有沒有停下來或是到處巡視、雞蛋裡挑骨頭,發現有任何遺漏沒有整理的部分再大聲斥責,若有不從與這人吵架,L小姐就會像個小學生去跟老師打小報告般告訴老闆「不要發給他年終」。
後來連續三年,每當春節放假的前一天,這應當是公司最喜氣準備過節的日子,也是每位同事努力一年期待的年終獎金。但在這間公司裡,每當這天來臨,裡面的氣氛就會弄得像犯嚴重錯誤、苛刻每一個人,還會聽到吵架聲、髒話滿天,弄得氣氛非常的尷尬,等到整個打掃結束後,老闆像是給你罵聲連連後再跟你摸頭的樣子發放每個人紅包再說「新年快樂、辛苦了」,當我拿紅包的同時,聽到這句話的耳裡,與剛剛氣氛尷尬、吵架謾罵聲,簡直是強烈無比的諷刺感。(每一年一定會有這種鬧劇出現)

繁重的工作中,我一直被賦予重任,但當公司決策需要有人決定時,就沒有人敢跳出來決定,深怕擔了責任要負責,而我就常被當作替死鬼去給廠商酸、客人罵,還想辦法學會說詞(謊)來回覆廠商與客人。
因這樣的反覆下去,我的身體、心理漸漸出了一堆問題,甚至因為壓力在這快三年中暴肥了20公斤多,體重來到人生中的最高峰。最後已經嚴重到每當進去辦公室就會有一股非常難受的負面氣場引起我的頭痛,甚至回家後引起嘔吐無法進食。等到最適合的時機後,提出了第三次的離職成功了,也順利地從這人人所謂的「屎缺」畢業。

當然這間公司在我待快三年的這期間,有很多鬧劇,我提出的只是一小部分,但這也是我無法理解的部分。的確,我進入這公司才知道,我待的位置是換了無數個小姐,是人人眼中的「屎缺」,待遇與工作內容為成反比的狀態。但我想說的是,在這三年中我學會許多事情,看清了所謂的人性、所謂的真性情及什麼叫做同甘共苦的好同事。「屎缺」的工作不代表整間公司都不好,我在裡面遇到好的前輩們非常的照顧我,我們互助、不會把對方幫自己的行為視為理所當然,彼此之前相處非常愉快,有說有笑;相對的,連廠商也與我變成好朋友,也彼此互相支援。

最後離開的時候,廠商老闆們紛紛表達不捨,讓我感受到自己雖然溫吞但卻能贏得他們的信任,你說我不捨離開這裡嗎?我說我不會是真的,我也感謝這「屎缺」帶給我好的影響讓我能成長。

留言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