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趣事兩則 | ETtoday新聞雲

作者:滄海不正經

修改時間 2019-07-09 08:00:13

工作趣事兩則



序:這每天都有新鮮事兒,工作盡力,不必拼命,經營者寧要你活著幫他賺錢,也不要你死了還要他花錢。

《養…妓女》

阿貴這批越籍勞工,都是屬北越較偏鄉的貧窮人家,來台灣三年五年不等,非常聰明勤快,而且能感受他們是真的喜歡自己的工作……而反觀同樣是台籍勞工,卻看不到誰有這樣的工作態度,多的是抱怨………

「來這之前,你們在哪裏工作啊?」我們常邊工作邊隨口聊聊,通常我起個話題,每個都想說,總是阿貴反應最快。
「我那時侯在台南……」阿貴邊說手也沒停過「…………」
「然後呢……」我看他似乎在想要怎麼說下去
「我那時侯跟我那個老板,在量…妓女」阿貴快把牙給吞了,才說出他認為是正确的發音。
「你在說一遍……」阿貴吞牙,我快吞煙了。
「兩…妓女」,阿貴正在計算他又說錯的機率,再度正音。
「你再說清楚一點…」我再點根煙,因為理智告訴我,台灣沒這种行業,要嗎就開一間什麼理容院,按摩院之類的做幌子,暗營春色。
「就兩…妓女……」阿貴一時也沒詞「我和我老板每天都會跟(看)那些妓女游來游去」
「幹!那你跟你老板不就爽死了」我睜大眼睛,裝做好羨幕的模樣「那……就兩個妓女嗎」索性就隨他的發音繼續話題。
「不是兩,…是兩……不是兩」阿貴也睜大眼睛盯著我「不是兩個,是好幾千好幾萬條,沒天都要兩,還要常常換水……」
「條……妓女算條的…」這下子換我腦袋打結「又不是魚…一次兩條?還要換水?」
「對對對,就是女……不只兩條」,阿貴誇張的打開雙手「是幾千幾萬條」
「還是女?好,那女的長什麼樣子?」我快速在整理,我應該是接近答案了。
「就一條一條,妓色的」阿貴很
用心的在回憶「老板賺很多錢」
「………」我示意他停一下,拿起手掌作勢的搖來搖去「是不是這麼大,在水裏游來游去,金色的?」
「對對對……游……妓色的」阿貴也學著我的動作「妓女……游來游去」
「阿貴,看著我的嘴,聽」我快笑出來了「跟著我念……」
「金…魚…」
「妓…女…」
「金…魚…」
「妓…侶…」
「……金………魚……」re
「………進………魚……」re

「好啦!差不多了」我已極限
運動了「所以你以前的老板是在養金魚的?」
招牌「對對對」跟招牌抓抓頭。

接下來的難度不亞於超級比一比,我在考慮是否要去解釋,「金魚」跟「妓女」,有什麼不同,各個功能及感官上的作用。

「我們不一樣…」
「不一樣不一樣不一樣…」

已和他們培養了這種默契,每次正音事件一過,或其他趣事,我就帶頭唱第一句,這幾個小子就接後面那句,大家嘻嘻哈哈的,開開心心的繼續工作。

《也來打包我的心》

「……妳問我愛妳有多深,我愛妳有幾分,妳去想一想,妳去看一看,月亮代表我的心?」我常邊工作邊唱歌,這首一唱完,阿貴這傢伙又跑來了。
「我們越南也有煩(翻)你們這首唱」阿貴拿根煙請我。
「嗯!好聽吼?」點煙「鄧麗君的歌……你知道鄧麗君嗎?」
「吃(知)道!」阿貴點頭「你可不可以教我唱中文的?」
「中文……」我詫異地看著他,實在不忍心拒絕,但我光是想到一個字兩個字我們都得不斷的重覆念習,這……一整首…換我抓抓頭。「……好……等下我唱你們就跟著唱…」
「好好好」阿貴開心的回去工作。
接著整個下午,我不知repeat幾遍,下班再唱了幾次,我說他們越南人的學習態度實在沒有話說,拿著筆「抄」下我的發音,我猜應該是類似羅馬拼音,或者其他自己看得懂的發音方式。
隔天一早,看到我,幾個傢伙就齊聲唱著這首歌,而我以我聽到的為准:

「…你們我餓妳有多深,我餓你有幾分,妳去搶一搶,妳去砍一砍,也來打包我的心……
輕輕地一個門,已經打痛餓的心,深深地一段情,叫我死也到抽筋……」(重覆的就省略)

不了,我這次就不雞婆了,看他們唱得那麼開心,我只比出大姆指,給他們一個讚。
唱歌是一種感覺,要逐字逐字的去正音,那是職業或業餘歌手的專業………再說,現在很多歌強調的只是發音方式,至於內容似乎也不怎麼在意了。
這要我再要他們看我嘴型,學到完全正确,我的下巴死也要抽筋。

留言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