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感很低的同事 | ETtoday新聞雲

作者:我是IT工程師

修改時間 2019-08-13 08:10:03

存在感很低的同事

“錢多事少離家近” 這句話,在找工作時雖然不能通通滿足,但要滿足其中兩項應該還是可以的。

對於工程師這個職業來說,大概可以先滿足“錢多”這個條件,相對的是 “事” 一定不會少,而“離家近”這個條件要滿足倒是不難。通常在園區周圍都會有很多小套房出租,有些是違建,有些是小又貴的單人套房,其中也不乏有物超所值的美套房或是家庭式出租,總之不管怎樣,有人的地方就有生意。

在這樣的環境下,有些住的很近的同事就會趁著中午休息時間回家休息。只要拋下一句:「我今天不跟大家一起吃飯唷!」或是「今天要回家一趟,東西忘記拿了。」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回家享受短暫的休息時光。然而有些人甚至是一句話都不說,中午直接消失。



課裡有個存在感很低的同事,就是這種人。

我不知道是因為他不擅交際所以不想跟我們說話,還是有別的原因,但他真的很常不見。或是他可能有來,只是你沒注意到。在遇到這個同事之前,我本來以為「黑子的籃球」裡面的「夢幻第六人」是一個很誇張的設定,怎麼可能場上有人你都沒注意到,球場上才多少人!然而遇到這位同事之後,我才知道原來真的有人可以存在感低到連坐他隔壁的同事都不知道他有沒有來。

「Kevin 今天有來嗎?」「我不知道耶!我沒注意。」「你不是坐他旁邊嗎?!」這樣的對話常常聽到。

或是聚餐的時候:

A:「大家都到了吧!還有人沒來嗎?」

B:「1,2,3,4,5...誒還少一個耶!」

C:「是少誰呀?」

A、B、C:「.......」

B:「噢!Kevin 還沒來啦!」

C:「真的每次都忘記耶!哈哈哈!」



Kevin 身高不高,卻是一個有點微胖的人。圓圓的臉上掛著一副歪掉的眼鏡,看起來就像漫畫裡那種被揍了一拳之後,眼鏡歪掉的樣子。走起路來有點外八,手通常會插在褲子口袋裡,踩著一種微妙的節奏感,左搖右晃的。說話的語氣聽起來很憨厚,常常會用「痾那個」或是「誒」(聲音上揚)當作開頭。笑聲是「呵呵呵呵呵」,不是癡漢的笑,就是你用平淡的語氣連續念出五個「呵」的這種笑聲。

但 Kevin 最有特色的地方在於他的體味。

Kevin 的體味很重,比較委婉的說法是「男子漢的味道」,但講白了就是一種好像悶了很久的汗臭味或是一種潮濕的霉味。雖然不是故意的,但經過他的座位時,我總時會忍不住閉氣。中午吃飯的時候,如果 Kevin 坐我旁邊,會讓我吃的很不舒服,甚至有點想吐,於是我都會閉氣吃飯。Kevin 的體味除了在自己身上之外,也會擴張到以他為圓心,半徑0.5公尺的範圍內。有一次打桌球的時候,因為撿球的關係踏入了 Kevin 的「領域」之中,瞬間被一股撲鼻的味道震撼。之後和朋友提起這個故事時,Kevin 多了一個「臭臭泥同事」的稱號。



雖然 Kevin 不善交際,不太會和別人聊天,但其實是個個性很好的人,很溫和,似乎也不太會生氣,平常看起來就是比平淡再更快樂一點點的樣子。

但也只是一點點。

不知道是不是這麼湊巧,好像每次吃飯的時候他的位置都會剛好在最邊邊。當大家在聊天的時候,他頭上的聚光燈就好像暗了一樣,沒有人看到他。偶而會突然有人把他頭上的燈點亮,讓他也加入我們的話題之中,但過不久,那燈泡又好像電力不足似的,漸漸的褪去。

每次看到 Kevin 一個人的時候,或是大家在聊天而他被冷落在一旁的時候,我常常會想,不知道 Kevin 現在在想什麼呢?他是不是也想加入我們的話題,只是不知道該如何開口?他會不會其實也很不喜歡這種被冷落的感覺,所以才會默默地消失去做自己的事情而不和大家說?

會不會...Kevin 身上的味道其實是因為壓力太大造成的?



只有一種活動可以讓 Kevin 融入群體,打桌球。

Kevin 的桌球打得很好,也是一個喜歡打球的人,常常會揪大家一起打球。在球場上的他,是叱詫風雲的人物,打球時的 Kevin,不僅散發出一種自信感,看起來也比較快樂。雖然還是會因為偶然流出的「呵呵呵」笑聲而破壞了氣勢,但,在球場上的他,看起來確實快樂多了。

這讓我想到有些人會因為在現實生活中不善交際,或是被霸凌,而在虛擬世界中找回另一個有尊嚴的自己。Kevin 大概就是在桌球場上找到屬於自己的一塊小天地。在球場上,不會被冷落;在球場上,找回自信,因為他真的做得很好。



最近 Kevin 被調去別的課了,因為辦公室不在一起的關係,以後再碰到 Kevin 的機會大概只剩下打桌球的時候。

最後相處的這幾天,漸漸聞不到 Kevin 身上散發出的味道,不知道是他變了還是我變了,也許他找到一種方法讓味道變淡,也許是分離前夕的最後一點感情讓我不去在意那些味道,但無論如何,希望 Kevin 到了新的環境也可以像在桌球場上那樣有自信。

留言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