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社工/我看見你眼裡的顏色 | ETtoday新聞雲

作者:妗杏

修改時間 2019-08-30 17:10:02

我是社工/我看見你眼裡的顏色

水(water),是海倫凱勒認識的第一個單字,如果可以,我也想讓你看見,透明是什麼樣晶瑩純淨的顏色。

夏日午後的草皮蒸蘊出潮濕的泥土味,雨點打在屋瓦上叮咚作響,你興奮的告訴我:「下雨了。」你最喜歡雨天,你總是閉著眼睛,享受雨滴在傘面上被打碎的聲音,伸手感受那毛毛刺刺的溼綿細軟。走過宿舍到學校這短短的路程,受過多年的定向訓練,就算沒有教保老師的輔助,你也能精準地找到自己的課桌椅。

常有捐款人問,為什麼不在宿舍和學校間加蓋一道屋簷走廊,讓盲生們可以避免風吹日曬?我總覺得,對視覺障礙的盲生來說,風吹雨淋和烈日曝曬也是看見世界的一種方式。上天已經剝奪了他們的視覺,豈能再斷絕他們對於觸覺的感受?微風撲過臉頰拂過髮絲,是一種祥和;陣雨穿過傘緣打溼肩膀,是一種驚悸;四肢曝曬在炙熱烈陽下,享受短暫高溫的洗禮,是一種興奮。這些觸覺感官帶來的刺激與記憶,絕非語言文字或任何形式可以體會的。

滂沱驟雨持續籠罩著橘色的陳舊建物,窗簷有節奏地滴著水,你下課回來,我在走廊陪你玩著接滿雨水的水桶。「你這樣好像海倫凱勒小時候喔,然後我是你的老師蘇俐文。」我知道你喜歡閱讀人物傳記,因此打趣的逗你。「可是她看不見又聽不見啊,我聽得見喔,我比她幸運多了。」你微笑著回答,眼神飄渺好似望向遠方。「不過我也想跟她一樣幫助很多人。」我不確定你是不是在看著我說,還是只是抬頭剛好對上我的方向。

為了讓盲生方便移行,宿舍的浴室蓋得很寬敞,但熱水的蒸氣卻來不及瀰漫到整間浴室,常常有盲生洗澡洗到感冒。為了募款購置暖氣機,我們籌備了公益音樂會,你迫不及待的舉手加入木箱鼓組。音樂是上天賜予你的天賦,全盲的你,時常主動協助弱視的團員,如何運用耳朵和手掌同時抓住節拍。儘管節奏感是你與生俱來的禮物,我仍時常看到你在寢室練習,「表演有錢,這樣大家洗澡就不會冷了。」你邊拍打著床板,邊看著我後方空白的牆。

又下起了一場驟雨,夏日午後的你在宿舍午寐,水那般純淨透明的顏色,應該就是你眼裡和心裡的顏色。

留言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