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疏失幾乎達軍法侍候,好在旅長裝蒜庇護  | ETtoday新聞雲

作者:我是通信補給士

2018-09-07 11:09:16

嚴重疏失幾乎達軍法侍候,好在旅長裝蒜庇護 

這件事年代已久,那是我尚在服義務役擔任通信補給的事。

話說我當兵可謂吉人天相,貴人很顯,逢凶化吉事例不勝枚舉,而且心想事成,應驗程度簡直連自己都嚇一跳,應該是生平堅持不吃牛肉與狗肉關係吧!猶記得下部隊分發在外圍據點,只有一個砲排協防空軍機場,天高皇帝遠又鳥不生蛋,一座小碉堡,別說司令部沒興趣理你,營部以上長官沒功夫來巡查,連自己連上長官都懶得探頭,早忘了我們存在,故而除了站崗,整天下棋聊天,無須按表操課。

但或許死於安樂,也就是這麼邪門,我兩次受訓,都發生驚天動地大事,第一次參加通信集訓隊,遠在蘇澳的營長居然跑去突擊檢查,某位在社會即素行不良一兵,穿著內衣短褲閒逛,被逮個正著,營長嚴詞訓斥,他居然回嘴狡辯,大太陽下被罰石子路爬來滾去,營長前腳剛走,他後腳離營逃兵,連部因此派副連長前來就近監督。

年底奉派安全士官集訓,又發生更驚悚事,堂堂少將師長,竟然早上六點未到即登門視察,而且捨吉普車搭黑頭車,遠望不易查覺,偏偏雙哨衛兵全睡死了,座車長驅直入排部,安全士官也睡到第十八殿,沒人叫起床,官兵直見周公到七點還呼呼睡,師長亦「不便打擾」耐心等候,這一叮大伙兒全滿頭包,大發雷霆之餘罰所有人理光頭,而且令本營移防東引,暫派政戰主任駐典,真乃上面一跺腳、下面地動搖。

雖因集訓逃過光頭劫,但移防外島惡運伊始,甭說六個月下基地操練累人,還得宜蘭行軍到內湖,想到結訓歸建就頭疼卻步,心裡默禱若能調旅部該多好,豈知營部安官馬上跑過來恭喜,並遞上「請貴營改派000支援旅部二級廠」指名帶姓的戰情通知,證明所言不虛,調外島危機瞬間化為烏有,願望速成到這般「靈異傳奇」,有點做夢似的難置信,接下來故事主題劇情亦在此發生。

通信補給士走馬上任,這裡有著薪火相傳優良傳統,即補給業務全陸軍第一名,師父發豪語「只要第一不要第二」,徒弟我當然不能漏氣,繼承金牌衣缽,維持第一殊榮,因之依師部函令及法定給假天數,保養官簽呈榮譽假3天,少見的旅長批准再加碼2天,而且奉職掌後勤的副師長指示,辦一次全國性補給示範觀摩,為此還專程赴北軍團取經,圖表足足籌備了三個月,緊接著碰到軍團高裝檢,湊巧旅轄某營長駕駛酒駕撞山,天線斷裂,演習需要緊急申請,來不及向三級廠轉申請,裝備檢查恐大缺點一項,自我要求完美無瑕,權宜之計先藏在不必裝檢的隔壁電台,不料事後卻忘了這回事,真乃「禍不單行」!

無巧不成書,上級督導官巡視電台,搜出那支巨型斷天線,問這是什麼玩意兒,大家全愣住,忽地恍然大悟是自己造的孽,不能裝迷糊拖累同袍,硬著頭皮實話實說,這紕漏很快傳到主官耳裡,要保養官親帶通信保養及補給兩門神前去旅長室專案說明,途中約莫5分鐘路程,心裡盤算待會兒如何見招拆招,邊走邊模擬思索該怎麼扯謊說詞,旅長劈頭問這究竟怎麼回事、怎麼辦、能否補救?還當場訓令調查清楚,該記過的記過,該關禁閉的關禁閉,只差沒道出該判軍法的送軍法狠話,我大膽瞎編車禍在前、裝檢在後,時空倒置規避責任,且立馬軍用電話拜託營長共同圓謊,他也樂於配合,畢竟他們經常有臨時插隊申請情形,中校營長不免有求於「上級補給士」時候。

記得師長佈達時,誇旅長35歲官拜上校,留美派碩士,惜因適逢中美斷交被國防部召回,他老軍旅過來人,什麼大風大浪沒見識過,故事情真相為何,根本瞎子吃湯圓心裡有數,宅心仁厚裝蒜,存心放水罷了,最低要求能給上頭參四交代就得了。該旅長六尺粗獷身軀,不怒而威,但典型色厲內「仁」面惡心善,之所以敢矇他賭一局,一者頂著「冠軍盃」補給士光環,夠紅則藝高人膽大,一者確信那麼大的官,你有種騙他他就敢讓你騙,眾所皆知軍中事可大可小,上開案情,說無心之失可以,論非同小可亦無不可,軍法與訓誡一線之隔,總之剃刀邊緣,為官者欲從重議處或從輕發落,繫乎一念之間,選擇高舉輕放,代表他的厚道本性,明知卻搭配演戲,還好沒當面笑場,頗慶幸碰好長官化險為夷!

留言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