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ㄚ巫

2018-09-09 10:23:50

獅國的海角七號

還佔據著青春肉體的好些年前,是個總是被家人嘲笑出生忘了附帶膽的孩子。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梁靜茹的歌聽多了,在大三的時候提起了勇氣帶著破爛的英文去面試了新加坡機場的實習地勤,老天也許也想看我笑話,讓我眉頭深鎖的寫了錄取資料。

就這樣,我展開了為期一年的機場走跳人生。一個剛滿20歲,第一次正式工作就在異國的我,說實在的或許當時還有同學相伴,所以有趣戰勝了恐懼,但,開始職前訓練時,重如千斤的壓力爬上了肩頭,濃濃的新加坡腔讓我開始懷疑自己的人生。英文本就不是母語,而且也是原本就讓我最頭疼的學科,再加上腔調的陪襯,淚水都可以變開水喝了。

「不會說英文來新加坡幹嘛,你知道嗎,在這,不會說英文比狗還不如,不行就滾回你的國家。」這是我第一週上班的教訓。因為一個不是我犯的錯,但我卻無法用英文好好跟主管解釋緣由,就被那位馬來籍的主管狠狠地修理了一番,也是我第一次真的因為挫折讓淚水跟著蓮蓬頭的水一起流入了排水管。也因為這樣,我開始每天逼自己瘋狂看美劇,跟新加坡同事借英文童書,逼迫自己只能用英文傳簡訊,漸漸地開始回答其他同事們的話語,即便我聽不懂內容,但是從他們臉部表情讓我可以猜中75%的大意,讓他們覺得我也參語了其中的對談,默默地英文一天一天的在進步。

當時台灣正風靡著「海角七號」同學們不知道從哪裡搞來了片源,幾個沒休假的人窩在一起看著16吋的筆電螢幕,在田中千繪含著淚說著「你為什麼要欺負我,我一個女生,離家這麼遠,到這裡工作又這麼辛苦,你為什麼要欺負我?」時,所有人都紅了眼眶,那時我深刻的體會了什麼叫做深入其境。我們的淚水給的是無盡的委屈,而不是動人的愛情。

機場裡成千上萬的旅客來自不同的國家,我們會私地下做出排名表,像是最帥的亞洲國家,最愛在市內戴著帽子的國家,最會穿情侶裝的國家,最容易帶超重行李上飛機的國家,最愛用鼻孔看人的艙等,最帥的機師航線…等等,或許是一開始的威嚇,讓我開始漸漸習慣了濃厚的腔調,一步一步地跟上了步調。等飛機的客人,轉機的客人,也喜歡找我們聊聊天,除了問路、問時刻、問地點,有些也喜歡打趣的問著我們的身家背景,就這樣每天看著成千上萬的人,聽著數百個小故事,逐漸的喜歡上這份工作。

喀喀喀喀喀!跟鞋在手扶梯上發出清脆的聲響,為了趕上下一班飛機,在機場裡瘋狂奔跑也是我們的小挑戰,有時候第一班飛機在第二航廈,下一班馬上到第三航廈,這時候都會偷偷詛咒排班人員,或者是想著到底哪裡得罪了誰,怎麼會有這種馬拉松式的班表。就在我拔腿狂奔用著對講機跟下一班同事確認地點時,我聽見了不小的日文呼喊聲,「すみません~」三個穿著制服的日本女生跑在我身後一段時間了,他們看著我停下來開心的喘著氣,接著雙手捧著我熟悉的東西,「これ」我看著他們因為喘氣微微顫抖的手,內心有千萬分的感動,那是我ID夾,因為奔跑而不知道什麼時候掉了,裡面除了我的ID、工作證,還有現金跟銀行提款卡。他們意外地看見我在奔跑時落下了我身上最值錢的東西,然後不顧一切的跟著我跑了半個機場,如果那時有其他旅客注意到,這畫面一定很逗趣。因為趕著下一班飛機,我展開雙臂抱緊了那位拿著我東西的日本女學生,果然日本女生是最讓人無法招架的。

在我轉過身繼續往下一個登機門奔跑時,不知道為什麼我想起了海角七號裡的田中千繪,或許是因為剛剛看見了幾位可愛的女學生吧,跑著跑著,心也暖暖的。





留言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