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薇薇小姐

2018-09-11 17:43:38

妳永遠是我最溫暖的一棵大樹!

在成為一名專職小說家之前,我做過不少工作,包含:補習班電訪、安親班導師、企業公司的總機櫃台、某工程的專案助理、某某不動產業務秘書、遊戲攻略撰寫、某款熱門遊戲的新手教學配音,最後一個持續至今的「寫小說」這條路,是我鼓起勇氣選的一條不歸路,雖然生活拮据,但是一條絕不後悔的路。

大學時對未來沒什麼想法,父親承襲爺爺的教育風範,對兩個女兒走一個「軍事教育」路線,偏偏我和從小就有自己想法的妹妹不同,是個唯唯諾諾、不願忤逆父母的女兒,可笑人生一直是走「父親希望女兒做的工作」,而不是我「真正想要」的工作,在上述寫的各樣經歷中,除了配音是自己找之外,其餘都是我父親悄悄投遞的履歷,有時工作中接到希望我面試的電話,才知道原來是未經我同意或討論的爸爸自行投遞的。
從沒想過自己會有出版小說的一天。

我的文筆從未被人認可過,唯一一次被老師嘉獎是在國中二年級,一篇寫得還算可以的作文被老師稱讚「本次大黑馬」後,接受同學熱情的鼓掌,以為作文這玩意從此難不倒我,但也就那麼曇花一現,毫無我一展長才的機會,連當時的聯考作文也寫的淒淒慘慘,我想:「大概是沒有寫作天賦吧!」

今天想分享的是我寫小說前的事,那是在公司擔任總機時遇到的一個小女生,是個暖心的女孩。當時我天天都在和父親家庭革命,每天醒來都帶著沮喪的心情上班、做著完全沒興趣的工作,但又如何?世上誰是做著自己真正喜歡的事呢?我感覺人生沒有意義,卻也很孬的持續很多年,和父親的抗爭也在我的弱勢下草草了之。

在櫃台工作會面臨各式各樣的客戶、同事及上司,貴為「英文系」畢業的我,英文程度卻相當低,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怎麼畢業的,人生一直處於渾渾噩噩的階段,直到遇見明明小我六歲、穿著制服卻很成熟又體貼的同事「大樹」。

小女生臉天生就很臭,心情一不好就像別人欠他幾百萬似的,但對朋友卻相當熱情,對我來說她的臭臉太可愛了,即使遇到女生生理期也會搶著幫我做事的那種暖心女孩。
她對朋友很好,當時我第一天上班,她熱心地帶我認識公司的環境,也教了我不少事、認識許多必須認識和不認識也可以的同事及上司,還記得那時我得了胃潰瘍,一開始幾乎什麼都不能碰,只有藥物、蘇打餅乾、白土司和開水是我能下嚥的食物,人生又黑白了一分。

大樹很為我的身體著想,不僅主動替我買午餐,或自告奮勇下樓拿分公司寄來的物品和器具(我們公司是有男同事,但通常都是女生當男生用,連修燈管都是女生的事),有的還是電腦、桌子之類的重物,大樹都把自己當男生看,希望我拿越少越好,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和公司同事竟也能相處愉快的一刻,感覺……她或許能在公司外和我成為真正的朋友吧?

總機的工作並不像外界想的輕鬆(加上我們公司其實又分很多不同的小公司),門面不能穿高跟鞋之外的鞋子、必須穿著裙裝(但大樹穿制服是一開始說好的條件),不能蓬頭垢面必須化妝,還得負責跑腿、訂便當、寄信送信、清潔整理、接待客人、打一些上司需要的報表或資料等等,一晃眼都快下班了。

有時工作一閒下來,我們就會開啟網站看一些「二創小說」,由於都喜歡同一個偶像團體也喜歡看小說,我們看著看著就開了個專欄玩「創作接龍」,今天你寫,明天我接著寫,想想,會成為小說家或許是從那時候開始的,也是大樹鼓勵自認沒才華的我,每天要持續不斷創作,才讓渺小如我至今有出版小說的機會吧?

只要我想利用中午時間寫一點,這位暖心女孩事就會把電腦讓給我使用,把分類的信件分好接著送件,或是主動幫我訂下午茶、買飲料,不讓同事打擾我等等(那時胃潰瘍也治療的差不多了),只為了讓我不分心。

由於大樹仍在上課,所以經常穿著制服上班,通常在她提早下班趕上學後,我都會覺得一陣空虛,原來沒有她的櫃台竟是這麼的大……寫到這好像感覺怪怪的,但我和大樹真的是非常好的朋友。

為了報答她,不管中午休息時間也好、晚上回家吃飯或睡覺的時間也好,我不眠不休的創作只為和她分享「完稿」的喜悅,有她在我身旁鼓勵、支持、一起聊有趣的八卦、罵中午老是自動放假兩小時的上司,終於讓我創作出一部屬於自己的作品,經由無數次投稿、退稿、石沉大海或嚴厲的批評指教後,大樹會盡她所能安慰玻璃心的我,之後,我決定離開公司專心寫稿,正式和父親做長遠的溝通(革命),寫作之路很孤單,也沒有像大樹一樣好的朋友陪著我、鼓勵我,至今她仍是我作品的粉絲以及我最好的朋友,只要我辦簽書就一定會現身捧場。

親愛的大樹,謝謝妳讓我的生命多了一段光彩,雖然我們如今相隔兩地,但依舊關心彼此,妳永遠是我最溫暖的一棵大樹!







留言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