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檸檬寶寶

2017-08-09 02:09:22

醒屍

國二那一年夏天,還沒放暑假前,傳來外曾祖母過世的消息,因為跟她不是很親,所以只有頭七那天,需要去參加喪禮。
台北不似鄉下,可以搭帳篷辦告別式,所以選擇在辛亥路的第二殯儀館辦理告別式,然後順便火化。
雖然我並非陰陽眼,但命格屬陰,有時候就是會看到某些"東西" ,奇怪的是,它們好像也知道我看的到它們,甚至有時候會感覺我們是面對面互看著。
那一天的天氣是艷陽高照,但不知為什麼,殯儀館裡的氣溫很低,好像在10度左右的寒流天,若在接近停放屍體的冰庫倒還能理解,但我當時是在外面,就是佈置告別式的會場那裡,說不上來為什麼,但心裡就是直發毛。
後來長輩們領著我們一群晚輩,準備去冰庫裡把外曾祖母的遺體領出來退冰,待遺體稍微軟化後,就要幫老人家更衣,再移到告別式會場,等大家都瞻仰遺容後,就可以火化了。
我們一群大約有十五人,大部分都是因為沒有見上老人家最後一面,所以才由我們來送老人家最後一程。
當天辦告別式的人很多,我們要走進冰庫前,一路上都有人抬著遺體出來,為避免自己的體質又看到不該看的,一路上我都故意把焦距放到遠方,避免與之對看,就怕觸碰到禁忌。

 

[喂!妳在看哪裡?]
乍聽到這句話時,我嚇一跳,因為每一家在抬遺體出來時,都會伴著哭泣聲及和尚的唸經聲,其實是很吵雜,根本聽不到其它聲音的。
但這一句話,卻像在一個安靜的密閉空間,清晰的在我耳邊說著。
[就是妳呀!我在跟妳說話呀!]
冷不防的,左耳又聽到了這一句,而且週遭的吵雜聲嘎然而止,我下意識的把臉撇向右邊,看到的居然是一雙瞪大眼看著我的遺體。
我嚇一跳,哇~的大叫一聲。
剛經過我旁邊的和尚,打量似的看了我一眼,而後面那一排家屬則是瞪了我一眼,好像一付……妳是見鬼啦……的表情。
我偷偷瞄了遺體一眼,這時的遺體居然是安詳的閉上雙眼,所以,對,我應該是見鬼了。

 

後來親戚們趕快折回來拉我,以免其它家屬心情已經夠難過了,萬一一個羊毛不爽,K 我就難看了。不過他們問起時,我一個字也沒說,在殯儀館已經不是什麼好事了,萬一聽了心裡發毛,小事就鬧大了。
到了冰庫前,跟工作人員確認好冰庫位置後,由工作人員帶我們走進冰庫裡。
首先要推開一片很沉重的鐵門,鐵門一開,冰庫的冷氣立刻吹了出來
,一行人打了個哆嗦後,兩人一排走進冰庫裡。
一走進去後,左右兩邊全都是一格一格的,我想應該就是擺放遺體的地方,而格子前排,有一個一個像醫院推床的架子,上面擺放著已打扮好,上了妝又更完衣的遺體,工作人員告知我們,像這樣準備好後,待會就會由他們幫忙家屬抬至告別式會場,所以等等我們整理好後,也是這樣比照辦理。

親戚們一個個走到外曾祖母的冰櫃,我因為心裡有點怪怪的,一股說不上來的感覺,所以站在原地發愣著。
碰!一聲巨響將我的思緒拉回來,我回過頭一看,那片沉重的鐵門居然自己關上了,

正當我還在疑惑時,工作人員不是很高興的對我說 : [請不要擅自把門關上。]
我正想回說不是我關的,那一瞬間,我居然感覺到左右兩道緊盯著我的目光,

我不可思議的往右手邊看去,那是一具已上好妝,穿著古時候那種員外裝,還戴著帽子的老爺爺。
我記得剛剛進來時,老爺爺是正面向上,雙眼閉上眼的。但此刻的老爺爺,不但側著臉,雙眼布滿紅絲,

正瞪大眼看著我,上了色的嘴唇還劃著圓弧笑著,而且笑的很開,我甚至看見爺爺口中,剩下不到3顆的牙齒。
我嚇的趕緊將臉別過去左邊,一睜開眼,嚇的更離譜,左邊架子上躺的是一位老奶奶,她著一套也是古時候那種員外夫人的白色長裝,頭髮盤的很端莊,也是側著臉看我,也是掛著一個吊詭的笑容,但老奶奶上排的牙齒都在,但或許也有可能是戴上假牙。
我肯定我絕不是眼花,若單只是睜開眼,或許就有可能看錯,但二位老人家那抹可怕的笑容,令我不寒而慄,

因為那個弧度太大,好像一路伸展到耳朵的高度,那太不科學了。
我忘了我是怎麼走向親戚身邊的,但突然有人推了我一下,我回過神來時,就已經站在這裡了,外曾祖母已更好衣了,老人家的遺容看起來是那麼安祥,但我卻哭不出來,不是冷血,是還驚魂未定。
要走出冰庫前,我鼓起勇氣看了一下那兩邊,赫然發現,雖然還是那二位老人家,但服裝卻完全迵異,只是一般的衣褲了。
所以剛剛那是什麼?我好像已經不明白了,就算撞邪,"那個" 會刻意換上衣服嗎?
不過,我想殯儀館這種地方,磁場遇到了,還是有可能撞見的,不要鐵齒說沒有,因為我遇到好像也不是這麼一次了,但其實大家互不相犯,"那個" 也不會怎麼樣,但若是做了虧心事的人,我想……感受應該不同吧!



































留言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