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兩起空難救災後 軍中怪談 | ETtoday新聞雲

作者:Pasius Zheng

修改時間 2017-09-19 23:13:59

桃園兩起空難救災後

當年大園空難及新航空難,都位處桃園大園,鄰近就是我們的部隊,今天這兩個故事,一則是學長傳下來的,一則是小弟服役中碰上的,事隔多年,分享出來給大家追思這兩起空難,可以的話請耐心看完。

大園空難無一倖存,各媒體及節目,都曾將現場慘況形容給國人知道,其實背後有許多故事,其中我們空軍基地後勤單位,留下了一段難以抹滅的回憶,學長將它留傳給學弟知道,深植救災的觀念,也影響了之後的新航空難救災的學弟。

回顧大園空難,桃園空軍是救災支援重要的人力、物力,當晚接到指揮部下達救災指示,動員基地內大量的人力、車輛輪流前往,這是5、6年級軍人第一次碰上如此多人死亡的災難。

學長們到達現場後,基本上沒人敢上前一步進入災區,全部的人都被現場震撼到無法言語,到處都是殘軀不堪的屍體,有的吊掛在樹上、建築物上,有的根本不知道那是不是屍體,而是一塊塊燒焦的肉,還帶著黑煙及燒焦味;顫抖的身體根本無法由大腦控制,因為兩隻腳只要上前一步,就是不知道有多厚的屍塊及血水。
在領隊下達救難視同作戰指示後,學長們終於打破已受到驚嚇的心,衝入現場就是要找出生還者,淚水、汗水夾帶消防水,嘶聲吶喊:有沒有人,快回答!但是就是聽不到任何的求救聲!

踩著濕軟的地,一直在四處找生還者,找沒有生還者,就只能將殘軀不全的屍塊,帶到指定的位置置放。

故事就發生在學長們回到基地營舍後
深夜回到基地的營舍大樓,累癱的學長們,因為特別任務,並沒有所謂的就寢時間不得亂走的命令,清洗完後的學長們,有的自行找食物補充精神,有的處理私事,有的上床睡覺,一切就如同平常,只是這日特別不同,因為大家才剛經歷人生中最殘酷的現實。

「為什麼帶我來這裡」、「為什麼帶我回來」……!一位A學長在睡夢中一直聽到有位男生在一直重複這句話,接著做了一個夢,夢境中一個黑色男人的身影,就站在他的床邊,一直詢問A學長。

驚醒後,黑暗且空蕩的寢室,僅僅月光亮度在房間,沒有其他的人影,同寢的室友還在救災現場。或許是救災後的症候群,學長是那麼想的,太累了!嚇到了!可以當作藉口的都在腦袋中閃過,躺回床上繼續睡-「為什麼帶我來這裡」、「你為什麼帶我回來」……!

這次確定沒有聽錯,因為學長還清醒著,才剛躺下去眼睛剛閉起來而已,但是這次是夾七雜八,有年輕的,有年長的、有男有女;睜眼一看簡直嚇壞了他,在他的床邊站滿了祂們,全部都是殘缺不全的身體,有的沒手沒腳,有的腦袋剩一半,有的肚爛長流;祂們全都是一副沒表情的臉望著學長-身體一直左右搖擺的一直喊「我要回家」、「你為什麼帶我來這裡」、「我要回家」…..

學長早就嚇傻在床上,睜著大眼及嘴巴看著祂們一直重複這幾句話,根本不知道時間有沒有在走-

哇!鬼阿!一句慘叫聲劃破部隊寂靜的夜晚,但不是這位學長叫的,是走廊的另一端,瞬間讓他整個醒來,整個房間空的,或許比較膽大,立即下床衝出房門往聲音方向去,只見另一學長歇斯底里的像瘋了般的嘶吼!

這時已經有其他的弟兄在走廊上在談論-我也碰到了!你也是!他應該也是...!
學長才發現原來不是夢,也不是只有他看到,因為這些人全是剛救災回來的。

你們的鞋子呢?有穿回來是不是?一名資深的學長還是班長大喊的問所有人…
裝備呢?不能帶回來呀!真是的~沒有交代通通不知道!
所有人集中剛剛穿著救災的衣服、褲子、裝備!

所有人相互幫忙的將穿回營舍的裝備拿到集中處,交由下達命令的人,並立即將所有的物品載回事發現場,後續不得而知處理的情形,能夠知道的是,那段時間整個後勤大樓都由播音系統日夜播放大悲咒、往生咒、金剛經,希望這些罹難者早日脫離苦海,並還給軍隊正常的生活。

有沒有請法師作法,還是給弟兄們收驚,並沒有學長說,但這是老學長交代,記住,東西不能帶回營舍。

多年之後,小弟我入伍進入空軍警衛營,政戰業務士,值勤時就是連部安全士官

記得很清楚,這一天夜晚我擔任安全士官,因為象神颱風正在肆虐台灣,連部外面集合場風強雨大;陣陣狂風可以吹到大門一直相互撞擊,加上電力中斷,僅有外面的微弱光線,僅剩不斷電的廣播器、拐拐(通訊器材)、紅色警報器、軍械室有電力。

先形容一下連部及機場的位置-安官桌面對大樓進出門,而我背後是後門,後門出去是一道圍牆,這道圍牆距離桃園機場僅僅數百公尺而已,每天有看不完的民航機起降。

排長:O鈞!(叫我名字)
我:排ㄟ!安納!
因為業務士本來就跟軍士官比較常接觸,講話也比較直接,再加上已經破百, 2個月內就要退伍的黑軍,老兵又是業務士,講話早就沒什麼上下之分。

排長:拐機動班,並廣播所有人全副武裝,機動排戒備!通知各帶班班長-各哨所延長值勤,等候進一步指示。
我:排長!機動排ㄟ~~非到用時不會成立機動排?我立即警戒,因為這很嚴重。
解釋機動排:一個連有三個排、一排休假去、一排值勤中、一排休息備勤中;開設機動排,代表值勤中的無人接哨、無法下哨。

排長:安官!剛剛一陣爆炸及震撼聲,後方機場在黑夜中滿天火紅,一定有飛機掉下來!快點按鈕。
我:報告是!深夜隨著響亮的警報聲,機動班已在一分鐘內取槍完成集結在安官桌前。

我在廣播系統:所有人注意,5分鐘後所有人全副武裝於連集合場集合完畢,成立機動排。

約莫三分鐘後,營部來電指示機場發生空難,各連立即派員前往救災,各連僅由10名業務士戒備。

隨著所有人至機場救難,連部一片安靜漆黑,弟兄們在救災的實況無法知悉。

隔天09:00左右,弟兄們陸續回來,由值星官和值星班長指示所有人在連集合場將裝備、衣服脫下,僅著一件內褲進入連部洗澡。

值星排副:ㄟ~~昨晚生發一件事!A昨天救災時, BB CALL一直響,被指揮人員罵!
這時我也在旁邊聽到排副說的,加入聊天行列。
為了不要再讓它響,所以把它拿出來要關機,但總會想看一下誰來電。

A:靠!誰那麼白目在這時間這種開玩笑,只見他拿著CALL機在看訊息-我在大樹下,被飛機壓住了,救救我…!

其他弟兄:不要管它!救人要緊,快。
排長:搞什麼,這時間還在搞這東西。
A趕緊收起BB CALL,繼續救災。

一直到天亮了,後勤陸續來接手。
帶隊官與後勤進行交接,因為有過大園空難經驗,這次救災已有準備

帶隊官:現場有大體的都已經集中在那裏,但有具大體一直找不到頭顱...
A側耳也有聽到,但沒有在意,反正交接了!開啟BB CALL吧!

開機後螢幕的訊息讓A震撼-「我在大樹下,被飛機壓住了,救救我…!」
A立即反應過來:排ㄟ!我知道在哪!大家幫忙找大樹、要有飛機的外殼,快。
隨著大喊聲及抓著同僚跑回現場時,A將BB CALL拿給排副看。

那裏有樹!OO快去!
O點鐘方向約OOO公尺,OO去!

這大樹沒有
這沒有
沒有喔

隨著大家回報,幾乎證明沒有任何一棵樹有遺體。
A伴著失望的心情望向這片災難現場,
A:ㄟ~~那個機殼怎麼一直冒黑煙,現場下雨下整晚,火早熄了!
幹~~樹斷了!地上那節被火燒,剛好被機殼蓋住,沒有被雨淋到。

A嘴上嘟嘟嚷嚷,腳卻飛快往黑煙而去!
來幫忙啊!機殼太重

咚!咚!咚!機殼搬開倒在地上後,一顆被撞斷的樹,剩1米多,剛好被機殼蓋住,而旁邊-一顆沒有大體的頭顱,沒有意外,是A找到的。

「政戰」有人很大聲的叫我…忘記是誰把我拉離故事,營部要政戰把所有救災的造冊列管,O月O日將所有的衣服、鞋子、裝備帶到禮堂外面集體焚燒,OO大師主動來電指揮部,說會幫所有弟兄淨身,並誦經讓所有衣服、鞋子、裝備上的靈體,能夠前往西方極樂。

我:裝備全部要燒掉?怎麼回事。補給士呢?
排副:你忘記大園空難,樓上後勤發生的事嗎?
我:沒忘記。

排副:那些往生者的血、肉屑、都黏在軍靴下面,所以靈體都一起跟回基地。
大家腳底都踩到了,黏到了;最好就是燒掉。

原來大園空難床前的黑影,是因為放在床下的鞋子,黏到太多不是自己的東西。
那BB CALL呢?如何解釋?

留言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