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當個麻瓜好自在

2017-08-11 14:23:47

阿母的陰陽眼

阿母有著和常人不一樣的體質,但她其實不輕易和他人提起,因為很害怕這樣的她會造成別人的困擾或怕別人找她幫忙,不是不幫而是因為⋯⋯
「如果不小心擋了好兄弟的好事,他可會轉頭纏上你。」

--------進入正文--------
01
阿母以前曾經在銅鑼的一間養老機構當會計,在那裡認識一位「慈眉善目」的大姐姐,為什麼我會這樣形容這位姐姐,因為她有在修佛,所以完全沒有年輕女孩該有的青春任性,只有不符合年齡的超熟,可能也是因為這位姐姐人好又有接觸佛教,阿母總是和她聊得很來,也就把自己「看得見」的事和大姐姐分享了,而故事就發生在大姐姐想在銅鑼買獨棟房子的時候,她請阿母陪她去看看,到了約定當天,天氣超熱,阿母提早到了要看的房子外面等待,她抬頭看了看房子的外觀,蠻正常的⋯

這時房仲和大姐姐姍姍來遲,和阿母致歉後立刻進屋,房仲熱切的和大姐姐介紹房子的格局阿、採光阿,大姐姐也非常非常喜歡這房子,阿母則是開始不舒服⋯特別房仲介紹到位於二樓小客廳(樓中樓),阿母竟然直接大頭暈⋯她摀著嘴跑到門口後狂吐,房仲和大姐姐傻眼⋯

「你還好嗎?」大姐姐扶阿母到房子正對面的樹蔭下。

「還好了⋯」阿母緩了緩接著說「你可能要去附近打聽打聽這房子,怪怪的⋯」

房仲在一旁什麼也沒說,只是盯著我阿母不說話,大姐姐好像意會什麼就請房仲先回去。之後阿母稍作休息要離開時,抬頭又看了看房子,在靠近二樓的窗戶,有個女人在瞪著阿母⋯。(住過樓中樓的都應該知道,老樓中樓的客廳都是挑高,所以窗戶都會非常大一片延伸至二樓,而那女人出現的地方根本沒有地板可站。)

之後阿母聽大姐姐說她有去打聽,那間屋子曾經有女人因情傷在二樓處上吊,詳細情形不明,而從那天離開屋子後,阿母接二連三出事情,一下破財、一下被上司罵、一下家中出事情,最嚴重就是阿母車禍,那天她急急忙忙要送文件去苗栗市,在騎車經過大坪頂時,突然聽見有人在她耳邊大喊

「都是你!壞了我的好事!」阿母嚇到,機車龍頭偏了一下,雷殘在路邊⋯

「哈哈哈哈哈哈哈⋯⋯⋯」
阿母看著離自己10幾公尺處有個長髮女子對自己露出詭異笑容,但尖銳的笑聲卻在耳邊響起。阿母害怕了,她想站起來腳卻使不上力⋯⋯⋯
而那個女人卻慢慢的⋯


慢慢的⋯


慢慢的⋯


向阿母靠近。

「喂!阿姨!你沒事吧!」
幾個大學生把阿母扶起來⋯但阿母完全沒辦法作出回應,因為那女人就站在阿母前面,面目猙獰⋯



「呵呵呵呵⋯⋯⋯你別以為你跑得掉!」這女人的聲音很尖很憤怒⋯說完便直接走向樹林。

「阿姨!阿姨!聽得見嗎?」旁邊的大學生一直拍阿母的背。

「我⋯我⋯沒事⋯⋯,可以麻煩你們幫我打電話給我先生嗎?」好不容易回神的阿母顫抖的說。此時又傳來⋯


「呵呵呵呵呵⋯換你來陪我⋯⋯」這女人悠悠的留下這句話,阿母完全僵在原地。

之後阿母找了間廟問事,師父說阿母擋了那女人好不容易得到的抓交替機會,所以她把目標改成阿母,師父請阿母接下來的一年都要非常小心,多去大廟走走⋯但阿母的厄運卻持續了三年之久,經過這件事以後,阿母打死都不再幫人看房子。

02
阿母某天在家裡看電視時,接到「慈眉善目」大姐姐的電話,一接起來便是哭聲,原來是大姐姐的爸爸離開了,她問阿母能不能幫她到殯儀館的靈堂那看看,因為她每次在祭拜完父親後都會問他有沒有吃飽?或有沒有收到,但結果永遠都是沒筊,阿母說她當時真的非常猶豫,因為⋯地點是殯儀館,她實在是很不想阿!但電話另一頭的同事百般懇求,容易心軟的阿母就只好答應⋯

到了殯儀館,阿母站在離靈堂還有段距離的地方,前方有三個靈堂併排,但阿母並不知道哪個才是大姐姐家的,畢竟她和大姐姐的父親未曾見面。

「喂,你在哪?我到了!」阿母撥了通電話給大姐姐。

「好,你等我一下,我去接你。」

和大姐姐碰面後,大姐姐帶著阿母走向他們家的靈堂,隨著腳步越來越靠近那併排的三個靈堂,阿母突然開口問

「你爸爸是不是穿著一身藍西裝還梳了油頭?」

大姐姐嚇到說「你怎麼知道!?」

「因為他好像被隔壁兩個欺負蹲在角落。」阿母指著某個角落說著。

原來是隔壁兩位比較兇,而大姐姐的父親在生前就比較害羞內向,容易被欺負,殊不知過世後還是一樣,大姐姐知道原因後有請法師來溝通處理,之後他父親才都有吃到飯、拿到錢。
而大姐姐最後有向阿母表示「你都還沒走到就知道我爸穿什麼!那個時候真的嚇死我了」

阿母說他當時在心裡想說
















「幹!那裡滿滿都是人才嚇死我了咧!」

留言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