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何處喧囂

2017-08-11 19:13:06

跳樓少女

是夜,漆黑的夜空伴隨著拍打在臉頰上的陣陣寒風,即使現在少女的雙腳持續地顫抖著,她沒有後悔毅然決然地來到了這裡——一棟建設到一半的建築工地頂樓。

因為只要從這裡跳下一跳,所有的一切就可以獲得了結。
對於想自殺的人來說,不管是聽到「她已經很堅強了」又或者是「她其實滿玻璃心的」,不管是何種他人給予自身的評價,一切都無關緊要了。因為她,少女的處境不會因此出現好的轉變。

所以她選擇逃了,動身逃往另一個國度,就能避而不見那些她無力能解的難題。

此時,少女站在頂樓的邊緣,輕輕地闔上雙眼,當她要抬腳跨出永別這個世界的一步時,一聲渾厚的嗓音赫然地從她背後響起。
「這麼晚了,怎麼還有人在這呀?」
「呃……」忽然的出聲,瞬間嚇的少女雙腳發軟,向後一跌。她好不容易做好的心理建設和情緒,都被這天外來聲給攪了。

少女吃痛地爬起身子,回頭一看,出聲者是一位青年,頭上帶著顯眼的黃色工地帽,估計是這個工地的工人。
少女立刻對他露出了嫌棄的眼神,原以為這種夜闌人靜的時刻,工地是不會有半個人出現的。她還特地挑了一個離家比較遠的地方,然而卻被青年壞了計畫。

「從那裡跳下去的話,身體會變得像水泥一樣冰冷僵硬喔。」青年不只注意到了少女的視線,也意識了到對方方才的打算。說著,像是為了映襯自己的話,腳底往地上連踏了兩下。

少女討厭聽人勸世,但她更討厭自己做了重大決議後,還有人不請自來地旁觀、說著「對她來說」刺耳的風涼話。
她譏諷地回道:「水泥、鋼筋、磚頭,這些不都是你平常會搬的,既冰冷又硬邦邦的東西嗎?」她只要從這往下一跳,她的冷就只是一時的,不像對方的體會是每天。

對此,青年道:「我原先也不介意這種事。即使搬著這些笨重、冰冷、又不帶感情的物體,但至少當建築完成、有人入住後,這些東西也能從沒有人氣的死物獲得一個嶄新的價值。」

少女聽了青年的說詞,沉思了一下,隨後自行推論出一個解答。
「不就是想要錢嗎?」
而她算在這個地方跳樓,便有可能讓工地停工,讓青年原先的「不介意」變成「介意」了。
……想自殺還要顧慮著別人,真是麻煩。
「雖然是需要錢,但主要還是希望建築能夠順利完工。」青年只能尷尬地笑到,因為少女的回話實在太直白了。

「我不會造成你的困擾的,我現在就離開這裡。」少女咬牙切齒地說到。
如今有人在一旁阻撓,她心想今日的自殺計畫是無望了。
語閉,便沉著臉,不管青年的反應,逕自地走下樓梯、離開現場。


隔日,對於自己計畫受阻、依然心有不甘的少女,想到昨日選擇的工地,附近並非沒有其他、無人空屋存在,讓她再度打起了新的自殺計畫。

為了今次的順利,她決定先去勘查情況。至少,這次她做好了上頂樓前要先把下方的出入口堵死的打算,以防又有人跑來攪局。

然而,一回到了昨日的工地附近,除了一些低矮的平房和幾塊空地,並沒有見到如昨日般的工地建築、一樣高的樓房,適合她讓她從上往下一躍。讓少女精神頓時有些恍惚。
這……這怎麼可能,昨天明明才到過這裡!到過那未建設完成的高樓上頭!
少女奮力地甩頭,告誡著自己別在胡思亂想了,也許只是因為離家太遠,路不熟才會走錯了路。這麼一想著她,決定到一旁開的雜貨店裡問路。
然而,一問才知曉……
「啊……妳說的地方就是這附近沒錯呀!不過蓋著高樓已經是好幾年前的事了。」

當時,附近一帶曾經發生過一堆建築還沒完工,建商就惡性倒閉、捲款逃跑的事件。連帶著造成一堆小包商倒閉,造成一堆只蓋了一半就被晾著的房子。算是住在附近的民眾皆有印象的、隨處可見的景象。

對……是曾經。
多年後,配合政府的規劃,考慮到國家時常地震頻傳,那些蓋到一半的危樓便被怪手拆除。如今空空如也,什麼也沒留下。



---
●以上文章為何處喧囂原創文,想要了解更多請上二維秀官網。
二維秀作者專頁:https://goo.gl/yCUJHi

留言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