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藍砂海

2017-08-11 19:29:05

另一個空間

傳聞學校的廢棄宿舍裡,存在著另一個空間。
在三十年前,有位少女獨自在宿舍裡玩“鏡仙”的遊戲。半夜十二點,她在鏡子前點燃與自己衣服同樣顏色的蠟燭,邊削紅蘋果邊呼喚鏡仙。
據說,成功讓鏡仙降臨的話,它會在鏡子中回答提問者的問題,但不知怎麼的少女卻失敗了,於是就被鏡仙抓到了另一空間裡……

“那天晚上我回來拿東西,經過宿舍時就聽見了她的哭聲。那種斷斷續續的抽泣,真的很嚇人。”
“我表哥聽過她的腳步聲。”另一個朋友說:“去宿舍探險時,他發覺身後的樓梯有人在走動,但其他人明明都走在他前面。”
“我朋友還親眼見過她呢。”坐在我旁邊的毅華道:“逢魔之刻,她會站在宿舍三樓窗戶邊,充滿怨恨的盯著你。”
“小威,你要不要試試看?你不是比較容易見鬼的體質嗎?”有人興奮地提議。
“才不要,我怕死。”我吐了吐舌頭。
我們正在學校裡進行活動,今晚必須在校舍裡過夜。但我不是那種喜歡作死的人,絕不會冒險接近廢棄宿舍的。
我只想平靜地過完今夜。
“對了,我們要去食堂集合,麻煩你把檔交給林老師。”朋友把一疊紙張交給我。
“等一下……”
現在的正是七點十三分,接近逢魔之刻。而要去教務室,會經過廢棄宿舍。
我簡直懷疑他們是不是故意讓我這樣的,想拒絕的時候,他們幾個已經匆匆地跑掉了。
沒辦法之下,我只好趕緊前往教務室。
我邊走邊提醒自己:沒事的,經過廢棄校舍時別抬頭就好。
教務室裡只有林老師一人。她接過檔時,順道嘮叨了了一堆關於學生態度的問題,她聲音刺耳,聽得我耳膜都快穿了,難怪沒人要給她送檔,原來是不想讓耳朵活受罪。
被她纏著不能離開教務室,我只好一直東張西望分散注意力。
當我把視線移到窗外時,忽然在對面的建築物裡看到一位穿著綠衣的少女。
少女長髮披肩,模樣清秀,目無表情地盯著我。
與她對視了半秒後,我渾身毛孔驀地豎起——
等一下……那裡,不就是廢棄宿舍嗎?
她正站在廢棄宿舍三樓!難道她就是……
不過一瞬間,少女的身影就消失了。
回過神來時,我滿額都是冷汗。而同時,一直刺激著我的耳朵的聲音也消失了,周圍一片靜悄悄的,我居然沒發覺老師已經離開教務室。
送檔的任務已經完成,我趕緊也離開教務室。
校舍周圍很安靜。來的時候我還見到幾個學生,但現在一個也看不到。但這也不奇怪,畢竟參加活動的學生可能全到食堂或禮堂去集合了。
直到踏進食堂時,我才發現事情真的不對勁。
吊扇開著,除了扇葉轉動的聲音外,周圍靜得出奇。這裡一個人都沒有。
“會不會……大家都到禮堂去了呢?”
我趕緊往禮堂跑去。
在禮堂外隱約聽見了說話聲,正在我感到安心起來的時候,卻馬上迎來了另一個毛骨悚然的情景。
禮堂裡,同樣是一個人都沒有。
但是,我還能聽見隱隱約約的說話聲,像是隔著水一樣,迷糊不清,但眼前卻一個人也看不見。
感覺我被世界隔開了。
說真的我已經快被嚇傻了,心臟飛速地跳著,彷佛隨時都會彈出胸腔。我拉了張椅子坐了下來,努力調整呼吸。
我應該是被困住了,困在一個我所不知道的空間裡。
雖然有些不一樣,但這情形有點類似老人家說的鬼打牆。
遇上鬼打牆該怎麼辦?
我想了想,把外套脫下綁在椅子上。這是祖父教導的辦法——在原地做個記號,就能破解現在這種狀況。
綁好了外套走出禮堂的時候,我立即就看見兩個迎面走來的人影。
是兩個認識的女生,她們看見我時露出一臉吃驚。
“林凱威,你上哪兒去了,毅華他們都在找你!”
“喔,是嗎?可是我找不到他們……”
眼前終於出現人了,我還能跟她們正常說話,極度的振奮甚至還讓我有點暈眩。
她們說朋友們現在正在食堂等我。我回頭打算先拿外套,再度走進禮堂的時候,我根本不敢相信我的眼睛。
禮堂裡到處都是人,滿滿都是進行活動的學生。

有些事是我後來才發覺的。
學校的販賣部只賣綠色的蠟燭,而我在廢棄宿舍看見的少女,身上穿的就是綠衣。
除此之外,還有一件更不可思議的事情。
我被困在另一個空間裡時,看見的是景物似乎是相反的——原本在左側的食堂,變成了右側,長在右邊的樹去了左邊。
就像鏡子裡的世界,左右顛倒。
但,當時我實在太驚慌了,所以也無法真正確定是不是那樣。
總之,幸好我還是回來了。
據聞,少女的哭聲依舊在宿舍裡回蕩中。
而至今為止,她還沒辦法從那個空間裡走出來。



---
●以上文章為藍砂海原創文,想要了解更多請上二維秀官網。
二維秀作者專頁:https://goo.gl/HSe2cv
Facebook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bluesandsea/?fref=ts

留言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