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瀝青

2017-08-12 10:09:37

村民抓鬼

「慘了啦、慘了啦!」
傍晚,阿滿姨慌慌張張的從農地的方向奔來,並大叫道。
正在村裡中心的福順宮泡茶聊天的村民們,見她氣喘呼呼的樣子感到不解。
「阿滿,發生什麼事了?看妳一臉驚慌,家裡出事?」
正在品茶的阿榮伯漫不經心的說著,
他正在研究如何反擊合順伯剛剛下的那一步棋。

「不會是煮飯煮到火燒吧?」
在一旁圍觀老人家下棋的昆翰叔很不正經的笑道。
「一定是這樣啦!阿滿剛嫁來庄裡時,就差點把家裡的廚房燒掉啊!」
年紀相仿的阿春姐說完後,一夥人跟著哄堂大笑。
正在平穩呼吸的阿滿姨,猛拍胸口好幾下才緩過氣來,
並中氣十足的對著他們叫罵:「你們家才火燒!都幾十年前的事,還拿出來講!」

「不然呢?你這樣緊張的跑來,事出了什麼事?」
合順伯喝下一口茶,滿臉不解。
「有鬼!我的田裡有鬼!」阿滿姨指著農地的方向,顫抖的說道。
「日頭才剛下山,怎麼可能有鬼?你可能是晒太陽太久,中暑了啦!」
最鐵齒的阿榮伯好不猶豫的否定,諷刺的是他還是福順宮的廟公兼主委。
「真的啦!我沒騙人,我剛剛看到有個小小的很像人的東西,縮成一團躲在農地旁偷吃我剛收成的玉米,我大叫了一聲那個東西就跑走了!很恐怖,全身青綠色的,像個小孩、但是眼露紅光,搞不好是魔神仔啊!」

「你一定中暑了啦!怎麼可能?」
眾人依然不怎麼相信,語氣中還夾帶著幾分笑鬧。
「真的啦!你們跟我過來看就知道了!」
阿滿姨的臉色更加蒼白了,
這群人見她不是開玩笑,便決定一同前去田地察看。
「就是這裡,你們看!」阿滿姨帶著他們來到剛才的事發現場,
田邊鋪著一塊深色帆布,上頭堆滿今天收成的玉米,
有幾個卻被扔到田埂邊,上頭有明顯被咬過的痕跡。
「你看,這個就是魔神仔吃的。」
阿滿姨抓起其中一根玉米讓大家瞧,大半的玉米粒皆被啃光。
「這只是老鼠吃過的痕跡吧?」
眾人湊近一看,並不覺得哪裡奇怪。
「阿滿,你是不是太累?出現幻覺?」
「我真的看到一個很像小孩的東西在啃玉米,你們怎麼都不信我的話呢?」

阿滿姨備受質疑的當下,
情緒更加的不安,握著玉米梗的手還不斷地顫抖。
「因為這感覺沒什麼好奇怪的,老鼠吃農作物很正常啊。」
眾人一臉狐疑,對比阿滿姨的恐懼截然不同。

「我說你們──」
此時,阿滿姨正想解釋,
卻被昆翰叔直接打斷,他舉手比了個噓的手勢要所有人噤聲。
「你們有沒有聽到田裡有哭聲?」他問道,並指著聲音的方向。
「哭聲?」他們一臉困惑地朝那方向看去,
那像是哭泣的聲音被風宣染過後,
變得非常飄渺、虛無,令人不禁感到莫名的恐懼。
「是風聲而已吧?」阿榮伯不怎麼相信,
但是下一秒他們卻聽見田裡有人急速奔跑的聲音,
伴隨著所謂的「哭聲」忽遠忽近。
「那裡。」現場最年輕的昆翰叔立刻拔腿就追,
近乎成年人高度玉米田裡的確有東西在跑。

可能是狗?老鼠?兔子?貓?
昆翰叔一面猜測一面追著,
後頭幾個老人家步伐比較慢卻也掩不住好奇心努力跟上,
但是天色漸暗他們實在看不清楚匍匐在地上快速爬行的東西是什麼。
「不是狗,那個比較像個……人?有腳有手啊!」
昆翰叔瞇起眼勉強看出那東西的形體,

真如阿滿姨所說,
那青綠色的身軀用著非常快的速度爬行,
隨著逼近狀似微弱的哭聲就顯得清晰。
就在那不明的東西一個拐彎之後消失得無影無蹤,
昆翰叔的腳下疑似踢到了奇怪的硬物。
「真的見鬼了!魔神仔不見了!」
昆翰叔氣喘呼呼地說道,因為親眼所見,他認同阿滿姨說的話。
「不見了?」村民們終於跟上,卻只什麼也看不見,
只有昆翰叔腳下有個凸起的黑色物體。
「不過,他消失的地方有東西。」
昆翰叔踩了踩腳下的硬物彎身將土撥開,所有人圍了上去,
因為天色太黑,還有阿榮伯拿出自己的打火機替他照明。
當他們將土裡的東西挖出來時,無不倒抽一口氣。
「夭獸喔!怎麼把這種東西埋在這裡?」
阿春姐嚇得掩住嘴巴,連連念了好幾聲佛號。
「我剛才看到的,就是這個?」阿滿姨嚇得合不攏嘴。
「很有可能……這個要報警了吧?」
離那東西最近的昆翰叔深呼吸了好幾口氣,
明明是盛夏卻覺得背脊發涼。
他們挖出的是一只裝米用的黑色陶甕,
而裡頭被塞了一個渾身發青、早已死亡多時的嬰兒屍體。

 

●以上文章為瀝青原創文,想要了解更多請上二維秀官網。
二維秀作者專頁:https://goo.gl/is3yZq
Facebook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leekinleekinleekin/?fref=ts

 

編輯記錄

 幫忙分段。(豬頭皮8/17)

留言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