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當兵,就當死】之 新訓中心 軍中怪談 | ETtoday新聞雲

作者:一乾

修改時間 2017-09-27 18:31:31

【不當兵,就當死】之 新訓中心

大家好,我是一乾,身為中華民國的男生,都有義務服兵役,而我就在前年的暑假結束了研究所課程,正式入伍,那也是在20XX年08/13的鬼門開前夕。

--------------------正文開始---------------------

從研究所後,其實身邊的朋友都去選擇替代役,那年正值炎熱的夏季,我也正值方剛血氣,怎麼也要去闖一闖軍營。

新訓在嘉義中坑,有聽過身邊朋友介紹或者上網找過資料的都知道,那邊是天堂與地獄,有很操很操的魔鬼營,也有很快樂的烤肉營,我就在天使營開啟我的猛鬼軍涯。

現在的新訓中心晚上都有冷氣,但痛苦的是剛開始當兵的離鄉思親之情,永遠無法忘懷,前幾天不是失眠就是有人半夜啜泣,而班長總是不斷的高壓統治我們,讓我們把智商壓到最低,命令為重。

而第一個禮拜就是懇親假,事情就發生在第一個禮拜後...



【班長班長!!!】 同袍阿雞從遠遠的一方跑過來
【幹嘛? 就寢時間還不就寢跑來跑去的】 班長不悅的回答
【我隔壁的陳水沒有回來】阿雞擔心的說
【剛剛不是有點過名了? 叫你們班頭過來】 班長說

【報告班長! 二兵三班班頭 劉一乾請示進入班長休息室】
【進來】

原來阿雞有先跟班頭報備了,但是還是急忙跑來找班長報告。

【一乾(錢),你們的班二不見了你知道嗎?】班長說
【報告班長,陳水有跟我說要去廁所】一乾回答
【那是多久之前的事情?】
【報告,大概十五分鐘前】
【上那麼久,安官也沒有回報,我們去找找】班長把軍服穿好就帶著我們兩出去

我們的連活動區域就是三層樓的建築,中間隔一半給另一個連隊使用,建築物左右各有一間廁所,所以總計有六間廁所,除了一樓是班長們使用外,其餘的都是我們可以自由使用。

當我們把二三樓的廁所都巡過之後,卻沒有發現陳水,班長就警覺事情不大對了。

【安官 !!】 班長在三樓直接叫安全士官

安全士官位於二樓中間,看管所有要下樓的人,而在就寢時間一樓左右邊的上樓樓梯都會上鎖,避免有人偷跑。

【報告班長,你找我?】安全士官跑步上來報告
【剛剛除了這兩個人以外,還有沒有人下樓?】
【報告,沒有】
【一乾,去把士官長叫起來,阿雞去把各班班頭叫起來到連集合場】班長直往連長室前進

在新訓中心時有逃兵,因為對於環境的不適應或無法忍受管教。
當我們所有人集合在集合場後,連長下令了。

【所有班長帶一個二兵,繞營區找看看有沒有還在營區內】連長說

帶著我走的是士官長,也就是每個連隊中最老的那一個。
【士官長,我聽志勇班長說每一年都有一兩個會逃兵..】我說
【對,因為大家都是剛入伍,難免會有抗壓性低的,但以往都是趁安官不注意跑走,直到前年開始不對勁】士官長說
【前年?】
【你有注意到我們是唯一在二三樓有裝網子的連嗎?】士官長說
【對阿,陳水說那是班長要抓鴿子來吃用的】我說
【我還曬魷魚咧,那是前年有新兵受不了中士管教,結果打電話叫外面的朋友去中士家鬧,鬧很大,後來中士從那邊跳樓自殺,自此之後才裝的網子】士官長說
【我們連上的班長自殺?】我疑惑地問
【不是,是另外一個營區的,跑來這裡跳下去,之後每一梯新兵都會有一個失蹤】

就在我們邊走邊找的時候,士官長的手機響了。
接完電話後,我們也快步回到連上。

【報告營長,我已經通知營內的救護車,馬上就來了】連長說
【好】營長轉頭看向躺在床上的阿水,阿水的左右手都骨折,而兩邊腋下及下半身都有刮傷 【二兵陳水,妳現在還可以講話嗎?】
阿水雖然傷得很重,痛得全身是汗,但意識還算清楚
他微微點頭
【你為甚麼會在後面的草叢中?】 營長壓抑住生氣地詢問
【我上廁所,遇到班長,上完廁所後,班長因為我沒有結伴叫我去廁所反省..】
【班長? 】營長轉頭看著我們連上所有的班長
【誰在晚上還在懲罰新兵?】
所有班長面面相覷,士官長這時候出來講話
【報告營長,今天除了安官之外,所有的士官都在士官寢,這我可以作證】
【那這樣還有誰...?】營長不解地說
【難道是劉..】士官長還沒講完,所有人就感覺一陣寒意
這時救護車也到連集合場了...


到我知道後續的時候已經是準備要抽籤分發下部隊的時候
因為是我們班內的的人所以士官長有跟我們說
當時營長跟連長還有士官長一同跟著救護車過去,到了軍醫院做了處理,也過了幾天。
當打了石膏之後士官長也有去探視
【陳水,還好嗎?】
【班告士官長,還是很痛,而且要抓癢沒有手很痛苦】陳水還是不忘搞笑
【那那天到底是發生甚麼事?】士官長問


-------------以下是陳水為主角--------------


那天我因為身體不舒服所以多喝很多水,以前都是這樣把感冒之類的壓下來,而晚上就忍不住想上廁所,我跟班頭說完之後我就往三樓左側的廁所過去。

在上廁所的時候我也是速戰速決,我本身是不怕鬼的但我那天感覺有點奇怪,我背對著便斗,餘光看到有一個穿軍服的從裡面出來,我以為是跟我一樣上廁所的同梯,所以我也不以為意。

但過了幾秒鐘之後我發覺不大對,有上大號的人都會關門,所以出來一定會有聲音,就算不拿衛生紙擦屁股,也該沖水,就算不沖水也該把門鎖打開,然後開門出來吧?

那都沒有聲音是代表甚麼?

(一定是對方超級噁心,不擦屁股不沖水,大便不關門) 而我餘光有瞄到他往門口去

我緊張地完成我的動作之後,慢慢地轉身,想確認看看他是不是沒有關門?

就在我要轉身的時候,身後傳來了聲音...
「注意! 注意還動啊! 手不會貼好? 當兵當膩了啊?」
我下意識的立正站好,卻沒感覺那個聲音有點陰涼
由於剛剛是要轉身看後面,所以我目前的方向是看著廁所內側,正好面對著上面的氣窗的位置。
我感覺到有人用手從我手跟身體中間撥,有當兵的就知道這是班長在測你手有沒有貼緊,但現在回想起來那感覺真冰

在約莫站了兩分鐘之後,我感覺後面沒有人了,就慢慢的把頭往後轉,突然...




後面空無一人的景象嚇了我一跳 !

就在我準備要往廁所門口走去的時候,我的背後...有一直手搭了上來

「班長在跟你講話你在看哪裡?」

明明應該在門口的班長卻在我的身後

我嚇到無法動彈,而班長搭在我肩上的那隻手越來越用力往上抬

並且在最後我是整個人被抓了起來,以右肩被抓住的姿勢

我的視線越來越高,離地面越來越遠,而天花板卻離我越來越近

身體也慢慢的在往門口飄,我很想大喊卻發不出聲音,只聽到班長的聲音越來越尖銳環繞著整間廁所

「班長在說話你不聽,新兵都一個樣,新兵都一個樣...都該 死...」

聽到班長說到死這個字,我直覺判斷我要被從三樓丟下去了

用盡全身的力氣不斷掙扎,原本全身都不能動的我雙手得以施力,我也距離女兒牆只剩下幾步路

就在我腳飛到了女兒牆上方時,身體驟然停止,而我也為了要找回平衡感而揮動雙手,而我卻忘記了那隻手還在我的肩上...

他...應該說是祂...突然將我用力往後拉,一瞬間從女兒牆往廁所氣窗筆直飛出去

我的身材比氣窗還寬,所以身上被氣窗刮到都是傷痕

而我也只能以雙手保護我的頭部,免於受到致命傷

就在我要摔落地面的那瞬間,我聽到了一句話

〈新兵都一個樣,不服管教,你們不當兵,就去..死〉

而我也失去了意識

----------------一乾主角----------------

由於陳水是我們班的班兵,所以士官長有對我們說明整件事情的經過

陳水的故事講完,我們也要抽籤了

除了外島籤以外,大家最怕就是抽到最操累的萬金三三三

好巧不巧我就抽到萬金三三三

想說好吧,至少沒有去外島,已經是算好的,所以整頓好了心情準備搭上分發的軍卡時

我聽到很怪異的風聲 彷彿是在說

〈還沒死完〉

〈還沒死完〉

〈還沒死完....〉

新訓中心鬼故事到這裡告一段落,而在路上發生了車禍,我們班又少了兩個人,不過這就是另外的故事了

關於一乾在萬金的鬼故事 請搜尋 【不當兵,就當死】之 萬金卍禁

留言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