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三分微光

修改時間 2017-09-19 21:14:04

閉眼看見的鬼


事情發生後,已經要二十年了,不過遇見不可思議的事情時,印象中總是特別深刻。事情的發生,有一個前兆。

我的祖母過世了,有人說那是我過世的祖母對我的惡作劇,我在想,怎麼可能?那當然是我祖母過世之後,我的氣場跟著弱了啊。我的祖母,同時是我第一個瞧見的死人,她過世後,我的精神大受打擊,狀態很差,晚上常常睡不好,有很多時候,我就是「閉著眼睛發呆」,直到我失去意識。

那一晚也是差不多的情形,不過有點不一樣,因為我聽見附近有一種金屬相交的聲音,叮叮叮……叮叮叮……有點像是鐵鍊,聲音十分清晰。我不知道那是什麼聲音,也不知道那聲音跟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有什麼關聯,只知道事情發生之前,就是那種聲音。然後我看見了一個小小的,白色的點。這時候,我的眼睛是閉上的,但是我看見了一個小小的,白色的點,一片黑暗之中,一個白色的點,不是星星那種感覺,沒有發光,白色的點朝我靠近,很快。大約一秒多,那白色的點已經變成一個女人的模樣了。

可是我是躺著的,所以那個白色的女人是浮在我上方嗎?那時候我想要睜開眼睛,可是我想,要是睜開眼睛,會不會看不見她?要是看不見她,那我怎麼知道她要對我做什麼事?就這樣,我閉著眼睛,緊緊的盯著她,她朝我越來越近,身上依然全都是白色的,有一點像是煙霧,或者是黑白監視器裡頭的人,她沒有閃躲,直直朝我而來,沒有停下來,再大約與我一人距離時,對我微笑。

真的要講,這位長相還算是挺漂亮的,五官娟秀的那一種,但是她沒有停下對我的靠近,反而直接撞上來,然後我就全身上下突然一重,鬼壓床啊,有人說這種現象用科學解釋,是一種身體已經睡著,但是精神還醒著的狀態。這次之外我也有遇過幾次,但是這一次我偏偏就是有瞧見這名女人,全身上下無法動彈,被一股強大的力量壓制住,半點都不能動,除了意識之外,只感覺到一種重力,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有沒有呼吸,是不是還活著。念了大約三個小時的阿彌陀佛,我突然能動了,又是那一種叮叮叮的聲音……這一夜,我徹底失眠。是嚇到徹底失眠,頭皮發麻了整天,四處與同學說,然後課完全聽不進去。

還沒完呢,不久之後,類似的情況,我又瞧見一位白色的老爺爺,他就我面前盯著我……我的身體當然是不能動的,然後他把我拉了起來,不知道是要帶我去哪裡,這種感覺其實比上一次更恐怖,我篤定的不跟他去,豁盡全力的將手一抽,終於擺脫,但是這「擺脫」,也是有一種恐懼的,因為在擺脫之後,我的身體晃了晃,床也晃了晃,彷彿是剛剛從一公尺的往床上一摔。這是怎樣?我的身體是浮在空中的嗎?之後當然也是失眠了。

還有一次,我剛躺在床上,忽然覺得有一個人在我腳邊,很像是坐在地上,趴在床上一樣,然後我的腳便不能動,身體也不能動了,這位真是直接了當。我曾經問過我父親:「我們家會不會有鬼?」我父親只是笑一笑:「我們家怎麼可能有鬼?這是祖屋耶,代代相傳。」正常來說,自己家裡就算有鬼,應該也是自己家的祖先吧?可是那些好朋友感覺不像呀。

我開始想,會不會是自己招惹的?那段時間要說有什麼對好兄弟不禮貌的事情,應該就是在田的附近,我曾經見過一些土葬的墓,曾去瞧過那些相片吧?那時候我只是一個中二,沒事要去瞧瞧那些人會不會是我們家的親戚罷了,其實感覺好像也不太像是田裡那一批的,而且也不是只有我去看呀,當然,就算不知道對方來歷,我還是得要想一些方法應對。

有一回我將一本折疊式的道德經放在胸前睡覺,並沒有遇到鬼壓床,便認為那應該或多或少有驅魔效果,之後我便將它放在窗戶邊來驅魔。我家的窗戶,瞧來像是一個田字,上面是氣窗,左邊兩塊在後,是固定的,右邊的兩塊在前方,可以往左移,大家應該不難了解,這種窗戶在上下邊緣,有一條「中溝」,剖面像是一個「凹」字,窗緣自然有一個像是「凸」字的檻來配合窗戶。我將道德經放在檻後面,靠在窗戶上,道德經本身很薄,書面跟地面約略是一百度。

然後我關燈之後,上床去睡了,就這樣,道德經「啪」地打在我臉上,我嚇到衝去開燈,這種恐懼感覺像是被電到,什麼都沒有,就是道德經落在床上,我又將道德經整理好,放在窗戶剛才那一個位置。風吹?不可能,因為道德經是放在左邊固定的窗戶那,右邊的窗戶還緊緊關著,我用力搖左邊窗戶,道德經紋風不動,蟑螂或壁虎有那個力量撞它?一本經書斜放約一百度,前面還有一個檻頂著,除了有人去把它撥下來之外,我還真不知道要怎樣掉下來,還掉在我臉上。

隔天我去上學前,將它放在同一個位置,回家它還是在那個位置,它究竟,是怎麼掉下來的?我這輩子或許都不知道正確答案。這一段時間,我的睡眠品質實在是十分不好,情緒也很不穩定,不管在任何一個地方,要是有人在弄你,你都一定睡不好的,雖然很少聽見好朋友弄死人,不過要弄瘋一個人倒是很簡單嘛。

這段時間我都有在拜拜,但是我家主神顯然不在,只得到家裡附近的保生大殿去,請保生大帝去跟那些好朋友們談一談,如果可以的話,請祂們離開。回家之後,我在一張椅子上插了三炷香,跟好朋友們說,彼此無冤無仇,應該不需要這樣對我,如果有什麼意外得罪的地方,我就道個歉之類的。就這樣,至少在家中,我沒有再被壓了,也因為這件事太明顯,所以我一定相信世上有好朋友的存在,就看祂要不要弄你罷了。

編輯記錄

幫忙分段。(Oreo 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