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墨默

修改時間 2017-09-19 23:13:54

鬼擋牆

已經是十多年前的事了,事情發生在九二一大地震的隔年。
當年還是個屁孩的我,常在半夜跟朋友騎著機車上六張犁的墓仔埔。

晚上八點,正開著網頁瀏覽聊天室而昏昏欲睡的我,被自己手機鈴聲驚醒。

「我今天跟一個妹有約,晚點我要去她上班的地方接她下班。」手機那頭是阿茶。

「喔,那很好啊。」我心不在焉的應付著,那時正流行見網友這種活動,而阿茶更是大忙人一個,一天到晚都在約見面。

「她照片很正耶,我們等等會去麟光的麥當勞,你晚點要不要一起來?」阿茶語氣很興奮的說。

「喔,吃完東西有其他活動嗎?」如果沒其他活動我真的不想出門,幹嘛為了看一個別人口中照片很正的妹子特別跑這一趟,又不是自己的女友。

「現在不是鬼門開嗎?我們騎上去墓仔埔喝酒!」當時正逢鬼月,但這年紀的孩子都百無禁忌,鬼月反而喜歡往陰森森的地方跑。

「好喔,我等等過去。」我一向不信鬼神,聽到有活動想也沒想就答應了。

到麥當勞跟他們碰頭已經是晚上十點多,寒暄了幾句,隨便吃了一個大麥克就被拉著跑。到了便利商店買了啤酒、香菸,當時雖然已有未滿十八不得購買菸酒的標語,但實際上商家並沒有在抓。

阿茶載的那個妹子穿著很單薄,露肩小可愛外加薄外套,下身則穿著短裙。
我有點傻眼,夜間騎車上山只穿這樣根本等著感冒,我建議改變行程,但這個妹子似乎對於夜遊很期待。

於是三個人,兩台車,帶著一手啤酒跟一支約翰走路從小巷中往山上騎去。

阿茶的車齡比我更久,聽說國小就開始騎車了,他一向自豪自己的技術,在上山前還跟我打了賭,誰比較慢到交叉口,誰就要罰酒三罐;結果兩人對錶後,這傢伙油門催了就往上衝,很快地就把我拋在後面。

我不敢搶快,上星期跑這裡時已經注意到,山上的路在九二一時被震的一堆裂痕,甚至在其中一段路還有大斷層,車子放慢經過都會大力的顛頗一下,很容易摔車。

比起罰酒,我更怕摔車,但還是努力的跟在他的車後面。

我們行經其中一段大路,左手邊整面山坡都是墳墓,右手邊則是比較陡峭的山坡,下面也是一片墳場,而在路旁,我看到一台白色的汽車,後車箱開著,有一個人站在車子旁邊看著山下。
「你覺得他在幹嘛?」騎到這邊阿茶放慢了速度跟我並行,笑嘻嘻地問我。

「可能心情不好之類的,站在這裡遠眺!」我隨口回答,這個時間在這種地方,除了心情不好出來散心我也想不到其他可能。

「走了啦,這裡風好大。」阿茶載著的妹子推了推他。

阿茶揚長而去,我回頭看了幾眼,那個人始終望著遠方發呆。

行到斷層處早已不見那傢伙的車尾燈,顛了一下我往前繼續騎,繞過一個大彎,眼前的景象看似有點眼熟。
剛才這裡好像已經過了啊?不過山上的路對我來說沒太大的差別,所以也沒遲疑太久,把時速維持在六十五繼續往前騎。
又顛了一下,難道是有第二個斷層處平常沒發現?
安慰了一下自己,我開始放慢車速,注意周遭的環境。
不會吧,是剛才那條大路。這樣的話本來站在路邊的那個人呢?

「是怎樣...」我往路邊那輛白色車子停留的地方望去,沒看到人,只看到一台燒焦的車子,車頭已經撞爛,唯一一樣的地方只有後車箱是開啟的。

我心裡開始發慌,但仍舊放慢速度繼續前進,這種時候騎越快越容易出車禍,只希望跑在我前面的阿茶他們平安。

就這樣在原地來回繞了兩個多小時,本來驚慌的情緒已經開始轉變成煩躁,我索性把車停在那台燒焦的車子旁。

「大哥啊,你就別再整我了好嗎?我們只是上山來跑一跑而已,沒要招惹你的意思啊!你到底玩夠沒?」對著那台焦車我生氣的說著。

說完等了幾秒,四周沒有任何反應,我把機車發動又往山上騎去。

「好啦,別再玩我了,我們不會逗留太久的。」騎到顛簸處,我放慢速度,嘴上唸著。

接下來,我很順利的抵達了我們約好碰面的交叉路口。

「很慢耶,罰酒!你會冷喔?」阿茶問我,或許是因為我的臉色很難看。

我搖搖頭沒說話,阿茶遞酒給我,我接過之後一口氣喝完。

「喝慢點啊,你很渴嗎?」阿茶察覺了我的異樣,拍了拍我的背。

「我們下山吧。」我小聲的說。

「你說什麼?才上來不到半個小時就要下山喔?」阿茶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

「都三個多小時了,很久了。」我瞄了一下手錶,指指時間。

「幹!你的錶也跑太快了!」阿茶瞪大眼睛,舉起他的電子錶。

我們十點半對錶,他的電子錶現在顯示十一點整。
而我的手錶已經一點半。

「到底怎麼了?」看我愣在原地,阿茶也放低了音量。

他載上來的妹子拿著啤酒坐在機車上一直盯著我們這邊看。

「下去再說。」我不想嚇人,而且只要還在這個地方我就什麼都不想講。

等他的妹子喝完手上那罐啤酒我們就往回騎,一路上我都緊跟著阿茶的車。

經過那條停著白色車子的大路,我又看到了焦黑的汽車。
阿茶頓了頓,壓低了身子又繼續往前騎。

到了山下,我們直接奔回安居街。
我把我碰到的情形跟他們說了,同時也問了他們有沒有碰到什麼怪事。

兩人在聽我敘述時臉色瞬間慘白,等我問了他們,他們才回答。

「我們也是下山時發現那台車,已經燒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