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CL

修改時間 2017-09-19 21:14:05

那對母子

這故事至今回憶起來還是覺得有點不舒服,即便已經有著完善結局......

約莫5、6年前的夏日,我和一群大學朋友相約去南投玩,那時候對南投沒什麼景點概念只依稀記得妖怪村好像很紅就想說去那玩好了。當天一早早餐買好就一路殺去台南,吃吃睡睡再哈拉一下很快就到目的地,那天天氣很好旅客也很多,就這樣玩鬧了半天後吃個晚餐便起身回台北。

回到台北的時候已是半夜,因為先送我回到家同車的一名朋友就順道住下,這樣就不會讓開車的人太累還要另外送,到家後我和朋友也累壞,洗完澡就昏昏沉沉睡去。

隔天睡醒走出客廳準備吃早餐時我媽看到我臉色突然下沉,問我昨天是去哪了?正當我以為是不是要被唸一直往外跑時卻聽到我媽說:「你知道你印堂發黑了嗎?」

我媽是我們家唯一個有感應體質的人,雖無法看到明確的什麼但如果有一些「相關的」事情發生她是可以感應到的,所以當我媽一講我印堂發黑我就傻住,想說該不會真這麼衰遇上「什麼了」吧?

我們家有安家神,我媽詢問一下家神才知道原來從南投回來時有「一個」跟著回來,雖沒有什麼大問題但還是把「對方」請走。由於這件事很快就處理完畢也沒發生什麼大事,過了段時間我便忘了有這段小插曲事件。

之後大約過了2個月吧,有一天曾一起去南投玩的朋友來我家住,睡前我們聊著這陣子發生的事情,聊到夜深了才睡去。

但我卻沒想過我這一睡就遇上讓我難忘的「夢」

有做過夢中夢嗎?就是一個夢接著一個夢,當你以為醒了時候其實還在夢中,也不知道這樣的夢要多久才醒。那天晚上我做了三個夢,這三個夢看似沒什麼關聯卻在最後一個夢境時發生讓我永生難忘的事情......

第一個夢我夢到跟前男友出去玩,在遊玩的過程中前男友跟我分享了一個故事,一位母親與兒子在路上發生車禍,孩子的下巴整個被削掉不見了非常痛,不停的哭,而媽媽抱著兒子心急找哪裡有醫院。故事聽完後我便進入第二個夢,不過事情過了有點久不太記得第二個夢的內容是什麼,只記得跟上一個夢沒有太大關聯。

接著,我做了第三個夢

在第三個夢境裡一開始是夢到我和我媽走在類似墾丁大街的熱鬧街上,人聲鼎沸好不熱鬧,母女倆就這樣邊走邊聊天。走著走著身旁的環境音有點轉變,一樣有點吵但內容好像不一樣了?無奈我怎麼認真聽都聽不出來內容是什麼便放棄繼續走,走阿走突然發現......

咦?怎麼走到一間廢棄屋?

這時候前男友突然出現在我面前,面無表情的看著我,緩緩的跟我說:「你,還記得我跟你說過的母子故事嗎?」

在第三個夢境裡的我原本早已忘了第一個夢境裡聽到的故事,但前男友的這句話彷彿有魔力一樣瞬間把第一個夢境裡的回憶塞回腦中,那些在第一個夢境裡所想像的車禍畫面就這樣從我眼前閃過,當時我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

當我回想起那對母子的故事時,我再抬頭一望才發現原來那間廢棄屋根本不是什麼一般民房,而是間醫院啊!是荒廢已久的醫院!就在這時原本環繞在身旁很吵的聲音漸漸清楚,原來是一名小男孩的聲音聲嘶力竭的喊著

「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

那時候的我嚇傻了,馬上閉上雙眼摀住耳朵想擋住那恐怖的聲音,過了一段時間聲音漸漸變小並回歸於平淡,彷彿什麼事都沒有發生。我鬆了一口氣想說事情都結束了,正當我把摀住耳朵的手放下時突然之間

有一個人

在我耳邊說話

貼著我的耳朵

用細小卻又清楚氣音說:「你以為這樣就結束了嗎?」

睜開眼時看到再熟悉不過的天花板,但一身冷汗的痕跡讓我不得不相信剛剛的夢真實存在過,顧不得朋友還在熟睡趕緊叫醒讓對方陪著我,當時我全身發抖害怕到不行,就算朋友抱著我還是止不住顫抖,也不敢再睡下怕會又做夢,所以朋友就這樣陪著我直到天亮。

天亮後我精神狀態好很多,也沒有剛睡醒的恐懼,雖還有點毛毛的卻不想多想,決定跟朋友出去走走轉換一下心情。玩了一天後回到家也累垮了,洗完澡跟家人小聊一下就要去睡,回想起凌晨的夢還有那麼點不舒服,決定告訴自己那只是一個突發的惡夢,雖然這一次朋友沒有一起睡在身旁也會沒事的,睡前心理建設好段時間後便躺下緩緩睡去。

很好,一覺好眠!果然那個夢只是一個惡夢沒啥奇怪的,不要自己嚇自己嘛~睡醒後因為沒什麼異常就不再回想前晚的夢,衣服換一換就出門去。

過了一天後前天來我家的朋友又跑來住我家,雖然一邊嚷嚷你怎又來了卻也知曉朋友是怕我還沒忘記惡夢會睡不好所以來陪我,於是兩人就這樣聊阿聊聊到眼皮撐不住了才睡。

這一晚,我又做了一個夢

這次的夢發生在家裡,夢裡的我在客廳做一些常理無法理解的行為,例如手呈現一個怪異姿勢,很像被人坳住一樣的不協調,雖不痛但卻無法改變姿勢,又或者我會在原地一直跳,沒有理由的跳跳跳,諸如此類的離奇行徑就這樣一直循環做著,直到我夢醒。

夢醒後我覺得有點奇怪,夢裡的樣子很像是被人附身一樣才會做出自己無法控制與解釋的行為,覺得不妥便趕緊告訴我媽這三天內我做的兩個夢的內容,我媽聽完後不怎麼說話決定幫我問看看家神是怎麼了。

原來,我在第一個夢裡聽到的母子車禍故事是真實事件,就發生在南投妖怪村那一代,當時從南投跟我跟回來的「那個」其實就是那對母子的媽媽,而兒子則是最近才找上我,原想透過我找他媽媽卻沒想到媽媽在兩個月前已經被我們請走,在找不到媽媽的情況下這孩子就把我當作他媽媽跟在我身旁。

知曉前因後果後我們也把兒子請走,希望他可以在「另一邊」與他媽媽團聚,整件事也到這裡差不多落幕。那件事過後我的生活也跟往常沒什麼不同,唯一不同處就是我手上多了一條保平安的水晶手鍊。

某天回想這件事時突然好奇一個地方:怎兩次做夢剛好都是朋友來家裡住的時候,莫非有什麼關聯嗎?

當時我得到一個有點後悔的答案

「因為那孩子跟你跟了段時間,跟你一起進出一起睡,你朋友來住的那兩天剛好睡在你身旁,但她躺到平常小男孩睡覺的位置,所以小男孩很不開心就跑去你夢中鬧」

原來,那段期間有人一直看著我睡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