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水蟲

修改時間 2017-09-19 21:14:03

衣櫥裡的捉迷藏

三個月前,交往五年多的女友因為工作的關係更換了住所。她是個獨立有個性的女孩,無論是在網上挑選租屋處或是聯絡房東洽談租屋事宜,她都是靠自己處理和決定。直到陪著她搬家的那天,我才首度看見她所選擇的公寓樣貌。

那是屋齡至少超過三十年以上的老屋,牆面的油漆早就斑駁脫落,地面的磁磚東漏一角、西缺一塊,天花板的吊扇只要開啟便咯咯作響,窗外更不時傳來汽機車經過的喧囂。能看見的問題先不說,像這樣的公寓免不了的會有老舊管線與衛生上的問題,而公寓本身的逃生和消防安全還有待確認,更遑論周遭的治安似乎也不太好。

「妳確定要住下來嗎?要不我再幫妳找找更好的地方。」環顧四周以後,我忍不住蹙眉搖頭。「舊舊的很不錯啊,我很喜歡這種熟悉的感覺,況且太豪華的房子反而很有壓力。」相較於我的反感,女友倒是很滿意眼前的環境。既然女友都說到這個份上,我也不好再多說什麼,只好摸摸鼻子幫她把紙箱通通拆封整理。在那之後,為了確保女友能夠住得安全,我幾乎三天兩頭就往她的公寓跑,只要是隔天休假的日子,就一定會在她家過夜。

不曉得是否是我們倆快論及婚嫁的緣故,我的女友雖然反對未婚同居,卻意外的可以接受暫時過夜,能夠待在她身旁保護她讓我安心不少。幾個禮拜過去,當我覺得這棟公寓應該沒什麼狀況時,沒想到真正的問題才漸漸浮現。

我的女友有個奇怪的小毛病,她總是不關上衣櫥的門。起初我以為她是貪圖方便而已。畢竟以前她的住處只有室內掛衣架,想穿什麼衣服,從架子上取下就行了。
替她關過幾次衣櫥門以後,我終於明白不是那麼一回事。第一次遇到的怪異事件,是當我把衣櫥門關閉的剎那聽見裡頭傳來奇怪的聲響。那時的我還很天真,認為那或許是牆壁夾層中有老鼠在竄動,絲毫沒有半點疑慮。

我開始疑神疑鬼,是每當我將衣櫥門給關好,可是視線只要稍微離開,再次回首,那扇門又會自動打開。我不敢詢問女友關於衣櫥的任何事,深怕得出的答案會和自己所想的一樣。況且她太過聰明,我不想因此驚動到她。「我幫你換些新傢俱好嗎?我最近正好有個新客戶在做那方面的進口貿易,給他做做業績我們也不吃虧。」

一日午後,忽然靈光乍現的我傳了訊息給女友。新客戶的事情自然是騙人的,總之先想辦法把衣櫥處理掉再找機會說實話,否則我實在是無法放心。我就像是剛步入青春期的小男生,為了等待初戀對象的回音而苦苦守在手機旁,期待著對方能夠快點看見訊息,卻又戰戰兢兢不希望得知告白的結果。聯繫用的通訊軟體很快就跳出「已讀」的字樣,但一向回覆迅速的她卻反常的沒有回應。

一種不好的預感從我的心底油然而生,時間彷彿凍結良久,幾滴冷汗從臉頰邊滑落,耳裡只剩下急促紊亂的呼吸聲,我的思緒完全被未回的訊息給綁架,已經無法專心工作。指針跨越半個時鐘,僅關閉音效的手機在桌面微幅震動,漆黑的手機屏幕躍出通知的信號。我趕緊拿過手機一瞧,確實是女友傳來的訊息沒有錯。

「我早和你說過,不要動衣櫥吧。」讀完訊息的剎那,我的頭皮整個發麻起來。那則訊息意謂著女友已經知曉衣櫥的事情嗎?又或者是單純的解讀錯誤,女友是基於別的理由警告我不要碰衣櫥而已?我不敢多問,更不敢再想,一直到晚上又裝作沒事到女友家過夜。

我們就像達成默契那般,沒有人提起下午的訊息,也都沒有談論有關衣櫥的話題。睡覺之前我忍不住朝衣櫥的方向瞄了幾眼,這一次我不再將衣櫥門關好。我在床舖躺下、闔眼,逃避般想著:「既然它會自己打開,那麼乾脆不關上它就行了。」

夜裡,我在半夢半醒間隱約望見有個年紀莫約八、九歲的男孩坐在衣櫥內,神情看似相當落寞的凝視著我身旁的女友。我嚇得坐起身,立刻往敞開的衣櫥定睛一瞧,卻沒有看見任何不尋常的事物。「大概是睡昏頭吧。」我搔了搔頭,一邊自言自語,一邊往廁所走去。

我在馬桶上想了一下,最後還是打算把衣櫥門給關起來,免得自己胡思亂想會夜長夢多。等我躺回床上,不經意的再往衣櫥看去,這才發現衣櫥門的縫隙露出一截黑色衣角,應該是不注意夾到了。我再度闔上雙眼,心想女友是在何時買了新衣服,而且還是她口口聲聲說絕對不穿的深色系。我越想越不對勁,恍若領悟似的猛地睜開眼,說巧不巧,剛好撞見一隻枯瘦的小手把那截衣角拉進衣櫥裡。

隔天早上,待女友清醒後我終於按捺不住內心的煎熬,向她一五一十的道出我親眼目睹的駭人真相。我原以為她會像個普通人被嚇得花容失色,或是依然和平時一樣表現得無動於衷,豈料女友聽完這番話後竟然聲淚俱下。這種出乎意料的反應反倒使得我手足無措,費了一番功夫,她的情緒總算是逐漸穩定下來。

女友說,她曾經有個比自己小三歲的弟弟,遺憾的是她的弟弟在她念國小時就在意外中過世了。她們小時候家裡窮,放學回家也沒有電視娛樂,所以老是和附近鄰居家的孩子去廢棄老屋探險。作為目標的那個場所,是從日治時期保留下來的木造洋房。雖然外觀相當破舊,但看在孩子們的眼裡,無人管轄的偌大空間卻成為最棒的遊樂場。

這些孩子最喜歡玩的遊戲就是捉迷藏,只要不踏到房子外頭,所到之處都是可以躲藏的範圍。女友的弟弟個頭嬌小,尤其擅長鑽進狹窄的空間中,所以他時常躲到充斥著廢棄物的臥房的衣櫥裡,其他個頭較大的孩子便無法找到他。結果某天他們在玩捉迷藏的時候發生了大地震,原本就已經是殘破不堪的高齡老屋,再加上被白蟻蛀蝕過的木頭支柱根本無法承受劇烈的搖晃, 不到幾分鐘的時間房屋就硬生倒塌。

幾乎所有的孩子都成功逃生,可是女友左顧右盼,偏偏就是沒有看見自己弟弟的身影。後來周遭聽聞巨響的大人們跑來查看,雖然很快就通報相關單位前來救災,也很快的在被壓垮的衣櫥下找到女友的弟弟,可惜那時仍已經回天乏術。「以前玩捉迷藏只有我才能夠找到他,所以他到現在一定也還是孤伶伶的躲在衣櫥裡等我去找他。」女友在拭淚的同時仍不停訴說著她的傷心事。

之後我們兩人在討論過後,決定請人來好好處理這件事,希望女友早逝的弟弟得以藉此安息。半年過去,我們低調的結為連理並且搬到新家,隔年我的老婆就順利產下一名子嗣,然後現在正交由保母照顧。有次,我們孩子的保母閒聊的時候,她提到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她說:「你們家的孩子很喜歡陰暗狹窄的地方。要是哭鬧的時候,只要抱他坐進衣櫥裡就不會哭了。」

我和老婆面面相覷,對於保母的話語笑而不答。我從保母的手中接過自己的孩子,我在心裡默默想著:「等孩子長大,就在他的房間放上一個大衣櫥吧。」

編輯記錄

幫忙分段。(Oreo 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