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來說鬼/樓頂上的黑影 恐怖鬼屋 | ETtoday新聞雲

作者:Yi Jing

修改時間 2018-09-10 07:00:19

大家來說鬼/樓頂上的黑影

今天來分享一篇小故事,是我的親身體驗。
我沒宗教信仰,只是在分享一個故事。
時間:我14歲的夏季。
地點:新北某社區舊公寓三樓+四樓改建鐵皮屋

我家是個很平凡的小家庭,父親是包工程的老闆兼員工兼設計師,母親是個全職家庭主婦在家照顧三個孩子。

父親家族是個大家庭,我父親排行第二,上面的長兄被長輩們寵驕,不做事還很自以為是,下面還有三個弟弟也沒什麼責任,整個家庭經濟常需要父親支援。父親有舊觀念的想法認為「天下無不是的父母」,父母的要求就要做好。

小時候的印象是奶奶常打電話來要錢,說某叔叔又需要錢了,伯父什麼款要付等等要求我父親拿錢回去。

為了錢為了扛起家族的責任,他不得不離家在外打拼。我小時候一個月看不到父親幾次,他回來總是匆匆住幾天又匆匆去工作;明明父親很能賺錢,我家卻一直沒有錢。父親的風流事也不少,時常聽到他和那位員工怎麼了,或有女生打來嗆母親要她快和我爸離婚,時不時聽到我父母因為這樣爭吵。

國二那年的暑假,家裡又有爭吵聲,摔碗摔盤,母親又開始上演一哭二鬧三上吊,喝醉的母親鬧著要自殺跑到四樓說要跳樓。

四樓是頂樓改建,那年代有許多頂樓改建鐵皮屋,我家的鐵皮屋有告知房東,是我父親親手自己一個人建起來的,有兩間房間(以前給工人睡的,沒工人時是客房),加一個倉庫(放我父親工作用的工具),母親把自己關在最前面有陽台的房間裡,怕母親真想不開,我跟著去隔壁另一間房間默默看著等著。

我習慣睡前看些書,有印象睡之前有多看一下時間,大約已經12點多,隔著牆聽到母親的打呼聲我才關燈睡覺。躺下去沒多久,我確定我還沒睡著,突然身體有重量壓來全身無法動彈,背著門眼半瞇看著電視櫃努力掙扎,這時發現我竟然能感覺到背後的影像,顏色比眼睛看到的暗淡很多,卻又很明確。

鎖著的房門被拉開,耳裡傳來拉門的聲音,有個女生身穿白色連身長裙,長髮至肩低著頭走進來。
(裙子很長把她的腳遮住,我不知道她是走進來還是漂進來的)

床邊有個書桌,她拉出來桌前的椅子轉向床,輕輕的坐下來,頭依舊低低的。
我聽到女孩的哭聲,第一次碰到這情況嚇都嚇壞,狂掙扎想要身體動,但愈掙扎身體就愈重,連聲音也發不出來。

沒有心思去想為什麼我能看到她,為什麼我背著門睡還能看到背後的影像,為什麼是我啦………。

她帶著哭泣聲輕輕的說,「妳媽媽是好人,叫她不要自殺;只有妳媽媽給我東西吃,妳要告訴她不要自殺。」
我心裡想,什麼???妳去找我媽講阿!幹嘛找我,我媽在隔壁妳去找她講啊!

她說她是跳樓自殺的人,她知道她為情自殺,但她不記得自己的名字、不記得她的家怎麼回去,她只知道她已經自殺。

她說死了不是一了百了,死後有很多磨難,她想回家回不了家,餓了沒東西吃,冬天她要忍受很冷,夏天她也很熱,只能在別人家的屋頂走來走去。
每天一定的時間,她就要一直重複她的自殺和自殺時極大的痛苦。


七月大家都在樓下拜拜,她在屋頂都吃不到,只有我媽會來屋頂拜拜她才吃得到東西。所以她說我媽是好人,她不要看到我媽和她一樣痛苦、後悔,請我告訴我媽不要自殺。自殺沒有一了百了,從樓上跳下沒機會後悔,她哭著說著,我掙扎著要起來。(因為心裡害怕到了極點,她說了很多話,我沒聽幾句,我只記得這些)

不知過多久她說她要走了,交代我一定要告訴媽媽不要自殺,自殺很苦,她就這樣沒有聲音突然消失。在她消失那剎那我整個身體從床上跳起來,看時間四點多快五點,轉身看書桌椅沒變,房門依然是鎖著,外面還是暗著,嚇得我躲進被子裡等天亮才下樓。

後來我把這件事告訴了我媽,老媽看著我說:妳看到她了?是不是長頭毛到肩膀,查某ㄟ~

我驚訝的問,「媽,妳知道喔!妳都沒說過。」

我媽說,「甲妳哄作什麼,嚇死妳哦!卡早看過很多次,大部份是一團黑影,看到我就跑起,有時候會一直在我面前,我就說妳走妳的路,我做我的事,妳別來煩我,她就走了。舊年很熱我們不是都去樓上睡覺嗎?她出現在我身上壓著我,我才看到她的樣子。,說她餓了跟我要吃的,我說7/15才能有吃的,她說不管她很餓,就是要吃,我就很生氣罵她,後來她走,我馬上叫醒你們回樓下睡覺。」

我回想才知道那夜我媽那麼急忙叫醒我們下樓是這個關係阿!

我好奇問我媽,妳為什麼不怕?
我媽說,「有什麼好怕的,又不是我害她的,她能對我做什麼?如果她想害我們早害了,她已經在那麼久,才出現幾次。人阿!不做虧心事,不用怕鬼害我們。」又過了幾年,住鄉下的爺爺要求我們搬回父親的老家,我們要搬家的數個月前,母親交代在家裡不可以提要搬家的事,我們要慢慢的搬,靜靜的走,什麼都不可以說。我們真的慢慢的搬了幾個星期,我們三個小朋友們先搬回爺爺奶奶家,爸媽過了1~2個月才全搬回來。

經過那件事後,我也開始了能感覺異界的事,陸續看得到聽得到,感覺的到祂們的存在。從剛開始怕得要死,到麻痺平常到開口罵人,啊!不對,是罵飄。

幾年前我母親離世了,我也開始慢慢感覺不到祂們,現在幾乎就沒什麼感覺。

至於我媽,她天生就有這樣的感應,我媽說看到當沒看到,聽到當沒聽到,不要做壞事心裡就不用怕,只要你不怕,祂們也不敢怎麼樣,別去抓交替的地方,別去亂打擾人家,別亂說話。祂們和我們一樣,沒什麼。(這和八字輕重沒關係,我5兩2不輕了,我爸3兩多從沒看過,他完全不信。)

我一直記著她說的,千萬別輕易自殺,自殺不是一了百了,而是另一個痛苦的開始。

我們搬走後幾年,母親有回去看老鄰居。阿姨們問我媽,以前住的時候有沒有看到黑影在屋頂走來走去?
最初我媽沒講,要走前才笑著對阿姨們說:黑影沒關係啦!妳們7月半記得去屋頂拜一拜就好。

我白了媽媽眼,妳這樣說不是讓阿姨們更怕嗎?(我媽也愛惡作劇)又過幾年聽說阿姨們陸續搬走,至於為什麼我沒問。

而那些再住進社區的人有沒有再遇到祂,我更不知道了。

千萬記得...
自殺不是一了百了,死了連後悔的機會都沒有,另一個磨難會更痛苦。

編輯記錄

 8/1修改錯字及段落(Ninja)

留言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