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命玄

修改時間 2018-09-10 07:00:19

劇組集體離奇嘔吐!道士去中影拍MV 一進門撞見3隻飄

老玄我熱愛演戲,作為一個演員,跑外景是家常便飯了,而攝影棚內鬧鬼更是時有所聞。

今天要來說一則在片場拍攝時遇到的集體中邪事件。

某個秋高氣爽的夜裡,我和往常一樣,接到某個經紀的小特通告,是一個只有600元的MV通告。那時的我已經很少跑這類通告了,只是因為這次是某個經紀朋友拜託我幫忙,而我剛好當時又沒事就去救火了。

「可以拜託你來幫個忙嗎?我臨時找不到人,又有個同學臨時放我鳥。」阿祥如此拜託我。

「在中影喔,好啦,反正離我家不是很遠,下次有好的通告記得多推一下嘿。」我也沒拒絕,爽快的答應了他。反正在這一行,你幫別人、別人就會幫你,遲早會上位的。當時的我一直抱著這樣的信念。

雖然離中影沒有很遠,但我還是準備了一下。等我到的時候已經比集合時間晚了一個多小時,但是當我踏進中影,不禁皺起眉頭……

靠!名不虛傳啊,果然所有的片場陰氣都很重,真的不是適合晚上閒逛的地方。一進門就看到至少3隻好兄弟徘徊在停車場附近,進了片場還得了?我隱約有個預感,今晚,可能不會過得那麼順利。

很快的,我找到了阿祥。看著片場內宛如廢墟又鬼影幢幢,我再次皺起眉頭,但也沒多說甚麼。

而阿祥一見到我,馬上跑過來對我說:「哇,真是謝謝你趕來幫忙,你吃了嗎,便當都在那裡,還有很多,你可以先吃,還沒那麼快輪到你。」

我看了下旁邊桌子上的便當,起碼還剩20個以上。通常來說,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除非劇組人員還沒吃,不然一般情況下,這些便當應該都會被掃光光。

「阿祥,劇組還沒吃嗎?」我問道。

「沒呀,大家一來都吃了,那是同學們的便當。」阿祥照實回答。

聽到這裡,我眉頭鎖得更深了。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只有一種可能了……也是,陰氣那麼重,一般人胃口好得起來才怪。

我不以為意的拿起兩個便當走進休息室,誰料到這裡好兄弟還有兩隻,我揮了揮手,將這兩位好兄弟「請」了出去。

看著一位位同學面色鐵青的從拍戲現場回到休息室,我的眉頭越來越緊,心下也好奇拍戲現場到底是怎麼了,怎麼會如此糟糕。當下,我吃完便當跟經紀講了一聲,偷偷的跑進拍攝現場。

看著混亂的現場,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當時心裡的第一反應是「What the fu--」,果然夜路走多了會撞鬼……好像不對啊,我不是天天在撞鬼嗎?

唉呀,反正現場不僅有2位好兄弟混在人群中伺機而動,棚頂更是有一位「仁兄」正在肆無忌憚的擺弄著浮游靈,吸取眾人的精氣。

當下我的火氣就上來啦,當我死人是吧,活該你撞到我手上,看我不整死你……好像不對,他已經死了。

唉呀,不管啦。我手一翻,結印,手捏龍爪劍訣,口誦金光縛地咒,先綁下收起來再說。

雖說鬧事的好兄弟們被收了,但也已經有很多人受到影響。果不其然,到休息時間時,許多人都在廁所吐,更有的在外面找面牆就開始吐了。

當下,我第一時間也沒說甚麼,默默的找到劇組發放的杯水,放了淨符及淨衣咒。但還是有個別嚴重的同學,我不得不畫符、點硃砂處理。比較麻煩的是當中還有一位基督徒的同學,我只好用了比較烈性一點的手段,將頭頂在他頭上快速念咒,幫他安了魂。

雖然當天我有帶硃砂及墨水筆,卻沒注意到我的符紙已經用完了。所以我將符令異化於手上,幫大家解決。

還好這次中邪並沒有鬧很大很兇,只是還是造成了部分同學的心理陰影,老玄能治好身裡的不適,而心裡的不適,我也只能從旁協助了……

話又說回來,雖然我拿天的通告費僅僅600元,不過事後收的紅包最大的卻有6000。對了,我們在外辦事雖然有規定要收紅包,不過我卻從來不定價,只收隨緣錢。這次的紅包比我的辛苦賺的通告費還多一大筆,搞得我真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編輯記錄

 (此文為命玄與ETtoday的合作文,因經過編輯順稿、修改,不列入說鬼參賽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