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天津的妳 恐怖鬼屋 | ETtoday新聞雲

作者:港都小書生

修改時間 2018-09-10 11:00:16

來自天津的妳


從軍中役畢後,身為一個南部囝仔,我的朋友畢業後大多都是北上去台北追夢了,只剩下我一個人在高雄無所事事,猶豫不決,前途對我來說一片迷茫。

後來碰巧跟我爸一個台商朋友出去吃飯,這位大叔摸著我的頭,直誇我印堂飽滿,骨骼精奇,只要跟他去中國工作,三年之內必能出人頭地。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17年的那年夏天,我提著一卡皮箱,飄洋過海,跨越了兩千公里的距離,從台灣跑到了天津。

我用58同城找到了一個可以按月計費的豪華單人房,廚房、浴室、洗衣機應有盡有,包水包電,重點跟台灣的房租比起來還極其便宜,我一邊感嘆中國低廉的物價,一邊心存感激的搬進房間。

「鑰匙你給收好啊,我只剩這支鑰匙,不見還要打,而且我住北京,很煩麻。」房東用支付寶跟我收了第一個月的房租,百般叮嚀地給了我一磁扣鎖後,就風風火火地離開了。

我也開始了我每天早出晚歸的社畜生活。

帶我來中國的台商大叔帶我來天津就回上海了,我的職務是行銷企劃,但實際上就是給客戶業配寫軟文的,每天七點睜眼,騎半小時的共享腳踏車到公司,加班到晚上九點,天津街上早已萬籟俱寂,路邊隨便吃個驢肉火燒就再騎腳踏車回住宿地,人生地不熟的我,回到家也就是洗個澡、看看小說動漫,然後睡個覺後又要接著面對緊湊的一天。

接著奇怪的事發生了,每天早上我只要一進廁所,每天!

每天!

每天!

我都能在地板上發現至少30公分長的頭髮。

老子才剛當完兵呢,這麼長的頭髮哪來的?!

一開始我以為是上個房客的,房東沒掃乾淨,我也就撿起來扔掉而已,沒什麼在意……但連續他媽七天都有頭髮,一根就算了,偶爾開門還會見到一撮的,這就非常非常地匪夷所思了。

平常我要趕上班,基本上也不能怎樣,好不容易熬在這邊的第一個禮拜天,我早上起來啥都不幹,就開始大掃除,直到確認這間房子裡面沒有任何一根該死的頭髮之後,才開始用電腦處理公事。

當天我用「餓了麼」叫了午餐,吃完之後原本想再繼續拚一下的,卻沒想到莫名其妙地覺得累,我也就當早上打掃太辛苦,用最後一絲力氣跑到床上,迷迷糊糊就睡著了。

半夢半醒中,總覺得有人在搖我的身體,但我是那種只要一睡著,921都搖不醒我的人,所以我就繼續睡我的,全當沒這事。

後來醒來後發現竟然已經晚上七點了,我又只好用「餓了麼」叫了晚餐來吃,吃飽後也不打算弄公事了,反正每天都要加班,管他去死,我就坐到了窗戶旁邊抽菸。

我住的地方在一個看起來滿高級的小區內,整個小區被三個公園環繞,有1到6號六棟大樓,我住6號樓26樓,打開窗戶放眼望去能看到天津夜景,立交橋(交流道)上的燈火川流,美不勝收。

唯一的缺點就是我這房間沒有陽台,窗戶是安在一排立櫃之上,我要想抽菸我就得打開窗戶,整個人臥坐在立櫃上面,一手還要死死抓著柱子,畢竟稍微往外一點都是萬劫不復。

抽著抽著,我又覺得有點頭昏腦脹,看著下面的立交橋,突然產生一種「好想跳下去」的想法。隨著想法越來越強烈,我竟然還鬼使神差地試著將頭探出窗外!

就在此時,也不知道哪戶人家養的狗狂叫了一陣,然後是碰碰碰地開關門聲,我一個機靈,連忙從立櫃上面下來,把窗戶鎖得死死的,並發誓再也不去開那該死的窗戶。

事後我覺得奇怪了,我一個坐摩天輪都會狂念阿彌陀佛的人,是哪來的勇氣把頭伸出去26樓的窗戶外面?

隔天,浴室裡,情理之外卻意料之中地,又出現了幾根跟我老二一樣長(30cm)的頭髮。

看來果真事有蹊蹺,不過我忙著去上班當社畜,只好暫時不去理會。

這個禮拜一,主管可能今天吃素,佛心大發,下班特別早,我悠悠哉哉地在公司外面吃了碗過橋米線後,在七點半左右就回到了我住的地方。

然而,老子我眉頭一皺,發現事情有些不太對勁。

這個小區裡面,也他媽太黑了。

原本每天十點回來,小區裡面沒什麼燈就算了,今天我七點半就到家了,站在中庭抬頭一看:密麻麻數百個窗戶,開著燈的卻寥寥無幾,中庭裡面唯一一家掛著7-11招牌,英文卻寫著DAYS的商店也一副廢墟模樣,幾個老人在中庭裡面走路,也沒有台灣常見那種互相嘮嗑的樣子,全都自己走自己的,唯一讓我感到親切的竟然是幾個「餓了麼」的外送小哥……

這一切,再結合上這一禮拜以來的種種跡象,根本就像是在為了一個俗到不行的恐怖故事做舖哽。

俗氣,但身歷其中,依舊讓人膽戰心驚。

我搭著電梯上了26樓,門一打開,整條走廊黑的跟斷水斷電一樣,不知道哪間房間傳出來沙沙的老舊廣播聲,低沉、像在念經似的,給這已經很恐怖的氣氛再添上一兩分詭異。

我的房間是倒數第二間,回到家我決定先洗洗澡壓壓驚,進到浴室,我先把我一個禮拜的衣服丟進去洗衣機,然後為了壯膽,我用手機播放了平常不常聽的電子音樂,結果洗到一半浴室燈忽然開始瞎雞巴地亂閃!

重點是閃就算了,還配合著音樂的節奏在閃,孰可忍孰不可忍,我終於按耐不下我洶湧的情緒,大吼了一聲台灣國粹。

「幹你娘咧!」

浴室燈「ㄘ!」地一聲熄滅,然而洗衣機依舊在轉。

老子澡也不洗了,板著臉跑到床上抽菸滑手機,等到洗衣機好不容易洗完之後,開著手電筒把衣服拿出來吊在空空蕩蕩的衣櫃裡面,然後跟主管請了一天的假,騎著腳踏車就跑去最近的網吧打了一整個晚上。

隔天一早,我買了個「大餅夾一切」當早餐,然後一路衝到物業管理部去要了燈泡跟梯子,物業部派了一個老師傅跟著我上樓,趁老師傅在換浴室燈泡的時候,我發現我晾在衣櫃的衣服一個晚上就全乾了,老師傅解釋道這邊濕度較低,衣服晾室內也乾很快。

送走老師傅後,我原本想把「吹響吧!上低音號」這部動畫補完,沒想到才打開沒幾分鐘,我又開始睏,我只當我昨天晚上熬夜,也就順其自然地給他睡下去。

睡到一半,感覺又有人在搖我,這次搖的特別大力,我不耐煩地睜眼,揮了揮手。

但我眼前的那隻手卻沒動。

我是側躺的,用手枕著頭睡,迷迷糊糊我還以為是舉錯手了,又換了另外一支手,結果兩隻手都試過了之後,眼前的那隻手臂依然無動於衷。

我頓時一陣雞皮疙瘩,馬上跳起來,回頭一看,床上哪還有什麼手?

媽的,真見鬼了!

醒來的我往窗外一看,發現竟然已經晚上了,這不知不覺竟然睡掉了一天,我只好又打開「餓了麼」,一狠心給它訂了一大盤麻辣小龍蝦跟一手青島啤酒。

吃完之後腦袋又覺得暈乎乎地,抽完菸之後我就繼續睡,睡到一半突然聽到嘩啦啦、嘩啦啦的水聲,原本不想鳥它,但越來越大聲,都變成轟隆隆了,我才不情不願地起床。

循著聲源到廁所一看,發現洗衣機上面那熱水器,有兩個水龍頭,其中冷水的水龍頭被轉開了,兩指粗的水柱從熱水器下面傾洩而出,像瀑布一樣打在洗衣機上面。

真的是豪洨,這種圓形要轉半天的那種水龍頭,竟然在沒人的情況下打開,再蠢的人都不會覺得這是正常的吧?!

但我還是關掉之後,回到床上倒頭便睡。

畢竟隔天要上班呢……

隔天下班後,回到家果不其然地又是晚上十點多,開門之前我曾想過,經過這幾天種種鳥事,我再看到什麼我應該都能處變不驚了吧?

結果我錯了,一開門我還是傻眼了。

一排HD高清的濕腳印,竟一路從浴室延伸到我的床上去!

前文房東說過,他的鑰匙只有一隻,並且在老子手上。

前文我也說過,這裡的衣服放在室內一個晚上就乾……衣服都能乾了,遑論是腳印這種東西,絕對不會是我昨天關水龍頭留下的。

來修燈泡的老師傅更不可能了,他沒事去我床上幹嘛?!

這排腳印濕漉漉地,看起來新鮮無比,腳掌略小,總之不會是男人踩出來的,

這門……

我到底是不進呢?還是不進呢……?

結果我不但進了,還在床上睡了。

實在是上班太累了,每天早九到晚九這種把人當畜牲用的工時,還有可以讓人騎到斷腿的通勤時間,每天我回到家裡真的就沒別的想法了,什麼工作順便旅遊,統統見鬼去吧!

再說老子也是付了一個月房租的人,為了這房租,老子一定住好住滿給你看。

於是,我跟「它」的鬥智鬥勇就開始了。

原本我只是在賭一口氣,後來竟變成有來有往。

老子先是在YOUTUBE上面找到了EDM版本的心經、大悲咒,也不管我在不在家,就是卯起來循環播放,然後我在家拼命的抽菸,一邊抽還一邊罵髒話,突然想到還會砸個酒瓶嚇嚇它。

當然它也不甘示弱,燈要開不開是基本配備,睡醒結果發現人躺在地板還玄關也是常有的事,被立交橋上的喇叭聲吵醒後發現窗戶大開更不是兩三次,偶爾洗澡拉簾拉上還能看到鬼影幢幢,老子就當在看免費的皮影戲。

但這些都不是最厲害的。

最扯的一次,是有次我半夜驚醒,看到一隻手在幫我打手槍。

幹!!!

你他媽身為一隻鬼,不認真抓交替,是在幫我打三小手槍?!

可是我那時不知為何就只有眼皮能夠勉強張開,其他地方都不能動,也沒見到鬼的樣子,只好屈辱地看著它幫我打手槍,然後迷迷糊糊地睡著。

醒來之後,陽光明媚,我的褲子溼了一大片。

我才知道,不是我當完兵之後身體變好,導致我來天津三不五時就夢遺,而是有個東西,天天晚上在幫我打手槍。

我很憤怒,真的很生氣,來到中國之後因為要翻牆才能看A片,那流量又是感人的慢,導致我興致缺缺,原本打算回台灣要大打特打的,結果沒想到早就全部都被一隻鬼打光光了。

想到它現在不知道在哪裡偷偷看著我,得意洋洋,我看著濕濕的內褲,不禁流下男子漢的淚水。

2017年6/30號,我搭上回台灣的班機。

人說,中國是個追尋夢想的地方。

但它令你夢碎的方式,往往超乎你的想像。

原本壯志躊躇的我,面對加班跟猛鬼也不曾退縮,卻因為被偷偷打了一個月的手槍,還連對方的臉都沒看過,而感到灰心喪志。

那時候,我真的覺得自己輸得徹底。

退房的時候房東有些心虛地問我覺得怎麼樣,還送了我一條天津麻花捲當伴手禮。

我沒有收,我決定忘記在天津發生的一切,回到台灣,好好地重新做人。

回到台灣之後,我交了一個很可愛又很色的女朋友,晚上睡覺時,她都會把手放在我的褲檔裡面,然後假裝睡著,早上問她的時候她總會紅著臉否認,但我也不戳破她,畢竟有妻如此,夫復何求。

某天我剛好放假,我就去接她下班。

跟她一起出來的同事,其中有個看起來就一臉很神經質的女生,她一看到我就跟看到鬼一樣的,大退了一步。

然後我就聽到她跟我女朋友講了一句,到現在我都心有餘悸的話。

「你知道你男朋友的背後……趴著一個女人嗎?」

留言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