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清虛真人

修改時間 2018-09-10 07:00:20

誤入

我常常跑日本,其實這算常態啦,畢竟我一個作日語翻譯的,不跑日本好像也不知道要跑哪裡。

總之,這是滿久之前發生的事情。
那時我接一個客戶,是台灣的文創公司要去熊本交流,看看熊本熊之類的,我作為口譯要跟著他們的老闆參加一連串的參訪活動。

那時五月底六月初,我們到熊本的時候天氣很不錯,一連串事情結束又在那裡的飯店睡了兩夜後我有半天的自由時間可以到處走走,於是我拿著單眼到很久之前就想去的神社拍照。

那神社環境很清幽,入神社前的鳥居和步道兩旁種滿了紫陽花,一路階梯蜿蜒往上,花正盛開時很漂亮的,我收獲不少很棒的照片,就這樣晃了許久,下午一點多,明明還是大太陽,卻忽然下起了雨淋得我一身。

同時出太陽和下雨,俗稱太陽雨,日本人又稱之為狐狸嫁女(狐の嫁入り)。

有一段滿可怕的傳說,不是什麼好預兆也不是什麼好事,尤其因為我沒有帶雨具,外套也脫下來包單眼了(廢話我的寶貝單眼如果被雨淋濕那我可能要哭死在路邊),所以我整個人被淋成了落湯雞。

我慌忙找地方避雨,突然看到旁邊左拐的小道盡頭有一間很小的木屋,看起來很破舊,四周樹都很高,屋簷很低只到我的下巴,再近一看,原來是供奉地藏,四五個小小圓圓佈滿青苔的地藏像排成一排,我蹲坐在其中一尊地藏旁看剛剛拍的照片,順道給地藏像拍幾張照。

雨還在下,沒有要停的趨勢,太陽光從樹葉間隙探進來,四周都是潮濕的味道,我抬頭看天空不知道要等多久雨才會停。

取出手機打算看看時間順便發訊息玩個遊戲,發現這裡沒有訊號。

我無聊了,實在不知道要做什麼,所以從包包拿出昨天買的饅頭打算吃,拆開包裝,又覺得自己這樣很奇怪,好像對人家不怎麼禮貌,跟人家借屋簷躲雨還自顧自的吃東西。

我想了想,乾脆在那些地藏像前一尊放一顆饅頭,雙手合十拜了拜,口中唸唸有詞,說著不好意思借屋簷躲雨,雨停了我就離開,這些饅頭請您吃不成敬意之類的。

我坐下吃饅頭,又過了一段時間,雨依舊大,我被困在這裡不知所措。

正在思考要不要直接衝下山,遠遠的就聽見沙沙腳步聲,應該是有人來了。
抬頭看到遠方走來一個瘦矮男人,撐著一把花傘,正朝我的方向過來。
男人一身黃色小飛俠雨衣,踏著雨靴,看到我也不訝異,自顧自的走過來蹲下與我平視。

“您好,請問您迷路了嗎?”

日本人一貫有禮的態度,我慌忙站起身告訴他我不是迷路,只是躲雨,雨一直不停。

“原來是這樣啊,不然這把傘借您可好,如您所見,我身上還穿著雨衣,我剛好要下去,我帶您走。”

男人遞出那把花傘,我心說幫大忙了,接過傘不斷鞠躬道謝。

“這沒什麼,我每天都在這裡走動,要跟緊啊,這裡路陡地滑,在到步道前千萬不要回頭,不然危險。”

終於可以下去,我撐著那把花傘跟在對方身後順利下山,到山下雨居然就停了,我跟對方一路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而後在神社門口道別。

回到飯店休息時我不知道為什麼腦中一直想著那幾尊地藏,心中有一個奇怪的衝動,很想要再回去看看,所以回國前一天我又到神社去,這次特意要找那天躲雨的那條路卻發現不管怎麼找左拐的那條岔路都找不到,來來回回走好幾次路都是一整條直的,甚至其實根本沒有岔路。

我覺得很奇怪,問了當地人也得到了這條路並沒有岔路的答案。

可是我很確信我有往左拐,在一個小屋簷躲雨躲了一個多小時,還有人借了我一把傘帶我一起下山。

懷著疑問回國,我到家後整理照片給我的男朋友看,我男朋友很喜歡一些有民族特色的東西,所以神社佛像這類的照片他都會拿出來看,其中幾張拍地藏像,他看完後不知為何打嗝打個不停。

我把照片存入電腦一張一張看的時候就在其中一張地藏像的照片裡看見不尋常的狀況。
一個若隱若現的人影似乎跟地藏重疊,照片有些模糊但看得出五官,那是一個矮瘦的男人,非常眼熟的樣子,再仔細一看,不就是借我傘的男人嗎?

我有點毛毛的,可是對方也沒有怎樣還帶我下山。

後來我回家問家裡有在修道的長輩,長輩說我或許是不小心走錯地方到了另一個空間,應該是他們山神土地的地方,對方好心把我帶回來而已,不用擔心。

太陽雨的時候磁場比較混亂,波長如果對上偶爾會誤入其他空間,就跟傳說那人看見狐狸嫁女兒一樣,正好透過混亂的磁場看見另一個空間的事情,而日本的地藏像,其實大多是山神土地,並不是佛教的地藏王菩薩。

長輩還說幸好我那時候沒有回頭不然可能回不來了,這算是一個比較特別的體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