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陳鈺蓁

修改時間 2018-09-10 23:00:19

求求你不要再哭了

姐終於回來了,姐回來後我們就在離家不遠的成衣廠找到了工作,也跟著姐上了夜校,後來知道公司有宿舍,就決定搬到宿舍住,後來姐也跟著我搬了過去
日子就這樣原本很安穩的過著,誰知道過沒多久從那一夜開始夜夜都聽到有人哭泣的聲音,越來越明顯,越來越接近,後來我受不了,告訴宿舍的人,但是大家一致認為那是貓叫春,僅管我說不是也沒人相信我,直到有位男同事提議晚上與我換房間睡看看,因為所有的人都沒聽到任何的哭聲,唯一只有我聽見。

跟我換了房間的男同事一夜好眠,啥事啥聲都沒發生,大家更認定我胡思亂想,我知道不管我在說什麼都沒用,那半夜裡一直哭泣的孩子只找我,每天每夜就這樣折騰我,而我睡不好吃不下最終胃病越來越嚴重整個人瘦了一大圈,終於病倒住院。

出院後那天晚上小孩又再哭了,我決定好好的面對它。
我:求求你別哭了,哭也沒用的,你看像我這樣自身難保的人,能有什麼能耐幫你,我知道你被困在這,父母親都走了,那又如何,我一樣幫不了你啊!所以求你不要再哭了,求求你放過我吧!我跟你一樣都是被父母拋棄的人呀!從那天起我就在也沒有聽到哭泣聲了。

之後雖然沒有在聽到男孩的哭聲了,但也因為無法幫助男孩而感到愧疚,決定北上,先是辦了休學。

經過多年後再次拜訪當年在成衣廠的大姊,這時大姊跟我說,當年我離開後不久,公司發生了很多奇怪事件,最終老闆請了道師前來處理,據說前前公司有一對夫妻帶著2個孩子住在二樓套房,有天小男孩拿著小板凳墊高去拿放在電視上面的剪刀,沒想到椅子滑了剪刀落下,小男孩就這樣被剪刀刺死,他的父母傷心之餘舉家離開了公司,小男孩的魂魄卻被困住,道師超渡了男孩,但是過不久成衣廠也關門大吉。

我說:當年沒有任何人願意相信我,雖然如此,但我還是很高興男孩終於得到了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