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Penny Chen

修改時間 2018-09-10 23:00:19

阿嬤的葬禮

  我的阿嬤非常疼我,甚至到了溺愛的地步;雖然她在二十幾年前就過世了。
當時的我才剛上幼稚園,年紀太小,並不是很理解到底『去世』是什麼樣的概念。所以在阿嬤的喪禮上,我其實並不知道難過。
只覺得奇怪,為什麼大人們要哭得這麼傷心,為什麼要把阿嬤的照片掛在廳堂中央。
爸媽也許是不想讓我太早接觸親人的死亡,所以就讓表哥帶我到殯儀館外面玩。
表哥似乎對照顧我的這個工作感覺到麻煩,於是就自顧自的打著掌上型電玩而不理會我。
『別亂跑喔,小心被妖怪抓走。』他只丟給我這句話。
『這裡才沒有妖怪!』面對我的抗議,他奸笑了一下。
『你知道附近有條河吧?上次有小孩就被妖怪抓進河裡不見了,最後只在旁邊的水溝裡撈到一隻鞋子喔......』
心裡只覺得他在騙人的我,賭氣不理他,自己跑去一旁的小公園抓蝴蝶。
公園旁有一條水溝,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水泥做的水溝蓋有一塊被拿了起來,留下一個洞。
大概是玩得太開心,沒有注意到地上,結果就跌進了那個洞裡。
雖然只是條高度約一個成年人腰部的水溝,但對一個幼稚園的小朋友來說,卻是沒辦法靠自己的力量爬上去的。
水溝裡又臭又有爛泥,即使水只到我的腳踝,但我還是怕死了。
而且就算我怎麼哭怎麼喊,還是沒人來救我。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下起大雨來。
雨水不斷從我頭上淋下來,很快的,水溝裡的水就漫過我的膝蓋。
已經嚇到六神無主的我只能繼續大哭,就這樣哭了一陣子,我的下半身已經泡在冰冷的雨水裡了。
『噗通』
就算在嘩啦啦的雨聲裡,我還是清楚聽到,在我身後有物體落進水中的聲音;這聲音在水溝孔道裡迴放成不小的回音。
是什麼東西掉進水裡?
與此同時,蕩漾的水波從我背後一波波傳來,就算年紀還小,我也知道,那是有東西涉水向我靠近的意思。
我突然想起表哥剛剛說的妖怪的故事:
『被妖怪抓走的人也會變成妖怪,它會在附近徘迴游蕩,專門抓落單的壞小孩吃掉喔......』
我已經嚇到連哭都忘了,那是一種不斷累積堆疊的恐怖,而且就在短短的幾秒裡,已經把我逼向可以承受的極限。
『啪!』一隻冰冷的手從背後搭在我肩上。
用盡全力尖叫的同時,我轉過身,在昏暗的光線下,我只看到一團深黑色、像蟲一樣扭動、黏稠到像爛泥的人形黑霧,就這樣矗立在我眼前。
它伸出另一隻黏呼呼又冷冰冰的......大概是手吧?抓住了我。
爆哭的我只能哇哇尖叫、發瘋一樣的掙扎,想要擺脫它。慌亂中,我好像還用短短的腿踢中了它幾腳。
就在我以為我要被吃掉的時候,卻發現我的腳又重新踏到了平地。
『那個東西』把我從水溝裡救了出來。
終於發現我不見的表哥帶了爸爸媽媽往我衝來,然後就是一陣兵荒馬亂。
就在爸媽對我的數落和對表哥的抱怨聲中,我們回到殯儀館。
『欸欸欸!有很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親戚們一看到我們,馬上圍了過來,七嘴八舌的說。
原來,在爸媽來找我的時候,本來守在棺木旁的親戚,突然發現從棺木的兩旁,滲出了一絲絲泥水。
手忙腳亂的打開棺木後,竟然發現阿嬤身上的衣服,就像跌進水裡一樣溼透了。
最讓大人們疑惑不解的,是阿嬤沾滿泥巴的褲子上,還有兩三個小孩子的鞋印。